凌幻星辰

第一章 格林镇(1 / 2)



盛夏的黄昏,即将落下地平线的太阳,已不复正午时那刺眼的光亮,散发着那柔和的淡淡金光,一阵阵微风吹过,卷走了人们身边的酷热,令煎熬在酷暑下的人们舒畅无比。

格林山脉边缘的格林镇上,当人们正在享受着这黄昏的惬意时,镇外那通往山脉的一条小路上,一道瘦小的身影背着一捆几乎与他身高差不多的木块,正一步一步的向着小镇走来。

这个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的孩子,虽然背负着这么重的木块,可是这道身影的步伐依然是那么的稳重,没有显出任何的吃力,可见这个孩子的耐力和体力与他的年龄很不符合。

不时从孩子脸颊上滑落的汗水和那略显疲倦的面孔,也同时在印证着那句古话,长路无轻担啊。

当池宁秋背负着木块走到格林镇外的时候,夕阳的余晖将他那瘦小的身影印在小路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影子。

停下身,池宁秋那半弓着的身子微微的挺直了些,用右手简单的擦拭了一下额头和脸上的汗水,望着眼前的格林镇,那疲倦的脸颊上,显出了一丝幸福的微笑。

一想到爷爷要是看见了自己砍到这么多木块后那高兴的表情,池宁秋的心里就有一股暖流升起。

当他走到小镇口的时候,一群年纪和他相仿的孩子们,正在相互的嬉戏和打闹着。可是池宁秋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径直的在这群孩子旁边绕了过去。

他心里清楚,那种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对于池宁秋来说简直就是奢求,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坏,现在能进山狩猎的日子也是越来越少了,去年更是在一年的十二个月里,才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在山里狩猎,其余的时间一直在生病,尤其是在花了大价钱请了几次镇里的牧师为爷爷治病后,使得本就贫穷的家里更是雪上加霜。

那段时间,基本都是靠池宁秋每天砍柴卖给镇里的酒馆,换点铜币来维持生活。所以能像其他孩子那样的玩耍,对于池宁秋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他要砍柴换钱维持自己和爷爷的生活。

当池宁秋来到自己家的街口时,一阵吵闹声传进了他的耳朵,停下脚步,池宁秋微微抬头顺着声音望去,顿时一丝凝重的表情显在了他那幼稚的脸颊上,微微的皱了皱眉,池宁秋大步的向着家里走去。

此时池宁秋家的院子里,有着一群人,可是明显的分为了两伙,一边是二十几名猎户打扮的人,另一边是七八个身穿武士服的壮汉,将一名衣着华丽的中年胖子护在中间,两伙人在不停的争吵着什么。

由于距离的关系,池宁秋虽然听不清他们在争吵什么,可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已经笼罩在了他的心头。

很快,池宁秋就来到自家的门前,走进院子,将木块放在院子的角落。这时,原本争吵的两伙人,在看见池宁秋进来后,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争吵,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刚刚进院的孩子身上。

池宁秋的目光也同样在这些人的身上扫过,很快,池宁秋就在那群猎户当中发现了几个和爷爷要好的人,连和爷爷最为要好的刘四爷也在其中。

看着池宁秋那询问似得眼光望过来,刘四爷的眼里显出了一丝哀伤,望向池宁秋的眼神里更是有着怜悯与同情,在犹豫了一下后,刘四爷对着池宁秋招了招手:“秋儿,过来,爷爷有些话对你说。”

听到刘四爷的喊声,略显迷茫的池宁秋急忙跑了过去,在除了自己的爷爷外,这个和自己爷爷最为要好的刘四爷在平时对池宁秋也是最好的。

尤其是刘四爷那中级剑士的身份,在整个格林镇里的猎户当中也是首领般的存在,就连镇长大人都对他礼让几分,自己爷爷不在场的情况下,刘四爷几乎就是池宁秋的唯一一位可以依赖的人。

轻轻的抚摸着池宁秋的头,在池宁秋的再三追问下,刘四爷才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是对面那位衣着华丽的中年胖子,为了讨自己的一名小妾的欢心,用高价钱请了一批猎户进入格林山脉去猎捕一只雪狐,用整只的雪狐皮做一个皮领,类似这样的皮领在贵族夫人们当中很流行,尤其是雪狐制作的皮领,更是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