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幻星辰

第二十四章 魔法师(1 / 2)



听完奥德森的话,池宁秋的心里一紧,没想到自己竟然在无意间触发了血脉的觉醒,只要是正常的坚持修炼,自己未来的成就或许会超过先祖池峰,前途甚是光明。

但一回想到血脉觉醒时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池宁秋的心也是瑟瑟的发颤,那简直就不是人能承受的。而且以后要修炼这部‘兽血秘籍’就必须得吞噬魔核,就是用脚趾头去想,池宁秋都能知道那将是会极度的痛苦,至于自己在那样的痛苦下,是否能坚持下来,心里根本就没有一点的信心。

池宁秋那忧虑的表情被奥德森看在眼里,他并没有去打扰池宁秋,而是静静的注视着他,有些事是必须要自己去决定,在外力的影响下做出的决定,是不稳定的。

池宁秋的心里在激烈的挣扎着,经过了觉醒的痛苦后,在池宁秋的心底对于任何的痛苦都有了阴影,他真的是没有信心在去面对魔核入体的痛楚,也不知道自己在是不是能熬过那痛苦。

不吞噬魔核,就无法补充和强化血脉觉醒所产生的能量,一想到那经脉被强化后,提高了数倍的炼化速度与斗气精纯度,那种畅快的感觉实在是爽快。

而且只有在实力强横的情况下,他才能为自己的父母报仇,为培根报仇。

一想到自己的父母的仇恨,池宁秋的心就像是被刀割般的作痛,身出父母,就要为人子必尽孝,难道自己就为了逃避痛苦而放弃了父母的血仇吗?

培根作为一名剑圣,已经是有着近乎无限的寿命,虽然是被断了左臂,也只能是影响到他的实力,与寿命毫无关系,可是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培根竟然去以命换命,给了自己生存的机会。

在大的痛苦与生命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培根都能舍弃自己的生命来挽救自己,难道自己就连这点痛苦都承受不了吗,那也太辜负培根的期望了。

池宁秋内心在反复不断的挣扎着,逐渐的,对于实力的渴望,难以抹灭的仇恨还是战胜了对痛苦的恐惧,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获得,就必须要有相应的付出。

池宁秋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奥德森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说道:“奥德森,你还没告诉我,我究竟是有那系魔法的亲和力呢。”

突然的发问令奥德森一惊,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在池宁秋抬头的一瞬间,他就池宁秋已经有了决定,他的心高高的悬起,紧张的就连呼吸都停止了,他真的很害怕池宁秋说出拒绝修炼的话,那样浪费了池宁秋的觉醒是小事,他埋在心底的那件事就几乎是彻底的化为泡影了。池家在出现一个血脉浓度达到觉醒浓度的后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他等不起啊。

一阵错愕后,奥德森才明白了池宁秋的意思,他已经是下定决心修炼‘兽血秘籍了’,心底一阵狂喜,可一想到吞噬魔核的痛苦,看向池宁秋的眼里有着怜悯与不忍,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啊。

迟疑了一下后,奥德森满脸忧虑的说道:“少主,依老奴看,你也不必急着修炼‘兽血秘籍’等你大一点在修炼也不迟。那种痛苦不是你能想象的。”

“我已经决定了,你告诉我是那系魔法亲和力即可。”看着为自己担忧的奥德森,池宁秋的心里感到了一股暖流,他还不算孤单,至少世上还有人是真心的关怀他。

“好吧!”奥德森见到池宁秋这样的坚持,也只好长叹一声,接着说道:“据老奴探查,少主是雷系和土系这两系的亲和力达到了修炼‘兽血秘籍’的要求。

你将来施展斗气的时候,这两系的魔法也会融于斗气中,威力要比单纯的斗气攻击强横的太多了。”

听完奥德森的说明,池宁秋的心里一动,自己竟然还是双系的魔法亲和力,那自己是不是也具备了魔法师的资格呢,魔法师的地位在大陆上凌驾于贵族之上的,而且池宁秋也没少听爷爷讲诉那些关于魔法师们的故事。

对于那神奇的魔法世界,池宁秋始终是极度的向往,之上条件的原因,这一切只能是被埋在心底,如今他已经在魔武学院,离那魔法世界是这么的近,要是可以的话,池宁秋会毫不犹豫的去修炼魔法。

“奥德森,既然我对雷系和土系这两系魔法有亲和力,那我是不是也同样能成为魔法师呢?”怀着忐忑的心情池宁秋问道。

“哈哈,少主你真是对一些修炼常识是毫无基础可言啊。”池宁秋的问话令奥德森一阵大笑,似乎是池宁秋的问题实在是太无知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