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皇华

《女王纪》试读(1 / 2)

热门推荐:、、、、、、、

第七章永远失去

长长的婴儿车,内里全是粉嫩嫩的小婴儿。元启睿脸上露出真心的喜悦笑容,看见这些小不点,他就想起了同样很可爱的堂弟。

不过,直到现在,龙凤双胞胎里的妹妹还住在元氏医院的监护室里,由元启睿的父亲元继明亲自看护。别说元启睿,就连他的二叔二婶也还没有见过她。

对元启睿的二叔二婶来说,这对龙凤双胞胎给他们带来的既有喜悦,也有悲伤。因为元启森的身体很不好,从喝第一口母乳开始,他就必须接着喝药。而元慧初的身体则是极其的不好,都住院了,能好么?

这个消息秘而不宣,元家不想让外面知道这对小兄妹的身体状况。元启睿听父亲说过,家族现在面临着很严峻的考验,五年前刚刚成为天舟第五位封号国民的“引领者”盖茨家族,已经拥有了足以媲美当初“曙光”先生的发明。

所以,一位健康的未来超级天才婴儿此时此刻对家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被有心人知道元启森、元慧初兄妹俩的身体状况,不知道会掀起什么暗潮。

元启睿想到这儿,看向这些小婴儿的目光便带了几分羡慕。这些孩子看上去真的很健康呢,小脸儿白里透红,小胳膊小腿胖乎乎的,不像小堂弟那么瘦弱。

他的目光慢慢移动,终于落到了那个女婴满脸的黄色癣记上面。猝不及防之下,元启睿下意识惊呼出声,随即反应过来,很有些尴尬与惭愧。他不应该这样。

白选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却还是被元启睿突然的尖叫吓着。她的小身子一僵,随即闭着眼睛、咧开小嘴干嚎起来,完全是被吓醒了的模样。

丁嬷嬷把白选从婴儿车里抱起来,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柔声哄她。白选也识相地住了嘴,其实是因为她怎么哭都哭不出眼泪,生怕穿帮。慢慢睁开眼,她看见了满脸歉意的小正太。

哇哦!白选在心里吹了声口哨。小家伙的五官只称得上文秀二字,不过这双清亮如水的大眼睛还是很惹人喜欢嘛!

元启睿见被哄过来的女婴看着自己咯咯直笑,努力忽略她脸上丑陋的黄癣,并且试图伸手去抱她,以弥补自己方才失礼之举给她带来的不便。

白选求之不得,向元启睿倾着身子,啊啊叫着,笑呵呵地对他张开手。丁嬷嬷失笑,对身后的阿罗说:“小乖还真是不怕生。”

阿罗笑着说:“她这么小就自来熟,以后别讨人家的嫌。可不是谁都像元启睿先生这么平易近人的。”小小的拍了元启睿一记马屁。

白选哪里顾得了这些,小白爪子直接拍到元启睿脸上,又蹭又揉,还很隐蔽地捏了捏。果然手感不错,白小乖大喜,抬高爪子抱住了元启睿的脸,啃哧一口就啃了下去。

元启睿没想到这个被自己吵醒了的小家伙居然如此热情,感觉脸上湿漉漉的,他真不知道该不该立马拿手帕给擦掉,心里一阵又一阵反胃。没错,他有轻微的洁癖。

一直紧紧闭着嘴巴的花倾城显然知道元启睿的性情,见状把白选从元启睿怀里捞起来,自己抱住,带着几分促狭笑意,说道:“启睿,你不是带了好多东西要和小朋友们分享吗?”

元启睿忙不迭点头,抬头看向丁嬷嬷说:“丁嬷嬷,我应该先去哪里呢?我想和大家一起玩。”

丁嬷嬷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不如先到手工作坊那儿去看看。不过,我们院里的孩子干活不是为了玩,是为了争取生活配额中需要他们付出劳动的那一部份。所以,你假若抱着玩耍的心态去和他们说话,他们也许不会理你。”

老太太的声音有些许的沙哑,孤儿院里的孩子与元启睿身处两个世界。基于数十年前的某些友谊,她很愿意给元启睿上一堂他人生当中本不应该接触到的特殊的课程。

如花倾城和元启睿这样没有亲身经历过那段黑暗时光、也不需要继续挣扎在痛苦中的孩子,永远也体会不到“生存”以及“生活”这两个词的真实含义。丁嬷嬷念着几分故人之谊,所以愿意伸一把手。不管怎么说,忆了苦才能念着现下的甜。

元启睿跟着丁嬷嬷等人走了,花倾城没有离开。她把白选放进婴儿车之后,与特意留下来陪同的阿罗有一言没一句地聊起了天。

阿罗不知道该和这位天之骄女说些什么,她们的差距大得不可想象,她们也没有共同语言可以交流。

阿罗是个不久之前死了丈夫的可怜单身母亲,需要养育两个孩子。其中有个孩子很争气,但高昂的学费又让阿罗伤透了脑筋。

花倾城却是“国士”先生的孙女,今年才二十二岁,却已经是一位水晶级机甲武士。十几天前,阿罗曾经亲眼目睹这位身材瘦削的秀美少女驾驶机甲与修真者战斗。而阿罗只能战战兢兢地躲在地下通道中发抖。

与花倾城站在一起,阿罗浑身不自在。尤其花倾城是个言语不多的人,她的神情分明不冷漠不傲慢,却总是让阿罗觉得少了几分热乎气。

花倾城也许看出了阿罗的站立不安,对她浅浅一笑,说道:“罗管事尽管去忙,我可以自己走走看看。”

尽管阿罗觉得把贵客扔下,自己走开不太好。但花倾城实在太有气场,阿罗原来也自诩沉着镇定,可是在这位比自己小很多的少女面前,她就是无法保持原先淡定的心态。

阿罗犹豫了片刻,直到花倾城又重复了这句话,她才不安地推着婴儿车告辞离开。阿罗心道,也许倾城小姐也觉得和我在一起很难受?她叹了口气,眼神灰暗。

花倾城把还留在自己身边的随从也支开,身体内的真气慢慢运转,流淌到了她的眼睛和耳朵两处器官。花家古武术传承久远,向来崇尚内外兼修。既炼体,又修习真气。

花倾城虽是女儿身,但论武力在花家“倾”字辈当中已经能排得上前三之列,她是最得“国士”先生喜爱的晚辈。“国士”先生甚至为了庆祝她成为水晶级机甲武士,厚着脸皮跑去元家给她量身定制了一台机甲,即是那台如火焰般燃烧的火莲。

花家与元家通世之好,花倾城同样叫元继明、元继理两兄弟为大兄二兄。龙凤胎诞生的那天,她正巧不在血玉市,否则绝对会跟着祖父一起去元氏庄园探望。当晚她接到消息便连夜去了脂玉市,直接奔往元家,第二天赶到之时恰巧遇见那桩糟心事。

今日来到慈心孤儿院,花倾城其实有任务在身。除了祖父交待的看看丁嬷嬷是否还健在这一奇怪要求外,还有一项令她满头雾水的委托。

元继明星夜亲自开了车来到黄玉市,找到花倾城,交给她一个只有手指那么粗细的盒子。请她带着这个盒子前去慈心孤儿院,如果感觉到盒子在跳动,那么务必请她留意是什么原因。

现在,花倾城就要开始这个委托。她在孤儿院漫无目的地游逛,那个小盒子就放在她裤兜里面。

没走多久,她忽然感觉到了震颤,却来自于另一边的裤兜。她摸出手机,是元继明的电话。花倾城微微蹙起眉,有点惊讶。大兄如此迫不及待地来电,莫非为的就是这个盒子?

花倾城按了通话键,轻声说道:“大兄,还没有任何反应。”花家人做事说话都是这么直接,没有半句废话。花家武学也是如此,往往直击对手要害,浑不顾自己的弱点也暴露于人前。

元继明沉默片刻后,说:“在孩子们中间,也没有任何反应吗?”说出这话时,他的声音显得艰涩干枯。

花倾城回答说:“没有。”这盒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她很想知道,却没有问出口。因为她清楚,即使是通世之家,也有互相都不想让对方了解的秘密。不该问的,不能问。

电话那头传来元继明很沉重的叹息声,随后他说:“那就算了。你把它交给启睿带回来,就对他说,是我请你从公会里弄来的东西。”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这是我的一件私事,希望倾城你能给我保密。”

“好!”花倾城毫不犹豫地答应,然后挂断了电话。通话时,她的左手一直放在裤兜里摩挲着那个木头盒子。

大兄究竟碰上了什么事情,他的语气中透着那么无奈与伤感。花倾城的目光游移,忽然看见树后一闪即逝的身影。她的瞳仁微缩,冷喝一声,是谁?

那个身影慢慢地从树后探出来,这是个和元启睿差不多高的男孩子。但看清楚了这孩子面容的花倾城却知道,他其实只有六岁。

“是你!”花倾城的神色放松了许多,对那男孩招了招手,柔声道,“过来,让姑姑看看你!”

那男孩犹豫了片刻就嗵嗵嗵跑过来,在离花倾城还有三四米时站住脚。他生得虎头虎脑,古铜色的皮肤,很健壮有力的小身板。他有些羞涩地低着头,却用眼角不时偷偷地瞟面前少女一眼。

花倾城向那男孩走过去,男孩有点拔腿就跑的意思,最后还是老实站住。花倾城蹲下,仔细端详着男孩的模样。她在心里感叹,和二哥长得可真像。一看这双眼睛就知道是静不下来的性子,那双粗黑的眉毛就像两把大刀,透着一股子花家人独有的彪悍味道。

“叫我姑姑。”花倾城带着几分命令的口吻说道。

男孩飞快地看了花倾城一眼,却更用力的抿住嘴唇,也许因为紧张,他的唇有些泛白。他不说话。

“傻孩子!”花倾城伸出手去想摸这孩子的光脑门,却被男孩倔强地一甩头给晃开。她失笑,屈手指在他的脑门上凿了个爆栗,再一次说道,“叫我姑姑!”

男孩猛地抬起头,低声吼道:“我又不姓花,凭什么叫你姑姑?!”他瞪大双眼,张大嘴愤怒地喘粗气,看上去似乎想咬花倾城一口。

花倾城神情一僵,她听说过这男孩的事情,所以对他的指控无言以对。但见孩子委屈泛红的双眼,她把脸一板,面无表情地说:“你为什么不向花家证明,没有让你姓花是一件天大的错误事情?!”

男孩对花倾城扬了扬拳头,气咻咻地说:“当小爷好稀罕吗?小爷才不要姓花!”说完,他转身飞快地跑了。

小爷?你是谁的小爷啊?花倾城啼笑皆非地站起身,看着那孩子的背影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将“花”这个姓氏牢牢地记在心里,他又从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怨气?外室之子?嘿嘿,花家的男人风流之名早就臭了大街。外室之子、私生子当中有出息的人再列门墙的多着呢!

午餐很简单,元启睿和花倾城以及来访的众人都非常仔细地把分配给自己的食物给吃完。不浪费任何一粒粮食已经是天舟国民的基本美德,他们这样的大家族子弟在外面更不会由于这样的小细节败坏了家族名声。

回去的路上,花倾城问元启睿,今天这趟慈心孤儿院之行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他又学到了什么?

元启睿想了想,回答说:“我看见很多很小的孩子在做手工活。我想我应该珍惜我所拥有的一切,并且,我要努力。”

花倾城不置可否,拍了拍元启睿的肩膀。出了黄玉市,眼看就快到通往脂玉与血玉两个城市的分叉路口,花倾城拿出那个小盒子交给了元启睿,用了元继明给的借口。

元启睿好奇地接过小盒子,想打开看看,却发现这么小的盒子居然用了很复杂的一种密码锁。他问道:“倾城姑姑,这里面是什么?”

花倾城心想,我也想知道。她含含糊糊地说:“是你爸请别人弄了来,让我交给你带回去的。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元启睿“哦”了一声,随手把小盒子给塞进口袋里面。不多时,两支车队必须分开,元启睿与花倾城道别,自行回脂玉元氏庄园。

车上实在无聊,他拿出那个密封着的小盒子,看了许久,嘴里嘀嘀咕咕,开动了脑筋计算。终于,他眼睛一亮,手指在密码锁不停变幻着图案的显示仪上按了按。从小盒子里面传来轻微的咯喇一声响。盒盖弹开,露出里面很短的一截蓝色的小棍儿,顶端一明一灭闪烁着蓝光。

这是什么?元启睿捏起那根小棍翻来覆去地看。他不知道这是元家名下的研究所没多久之前制造出来的便携式追踪器当中的一个配件。

看了半天不懂,元启睿把小棍放回盒子里,又用方才记下的密码锁把它给锁上。后排座位与司机之间有一个能放置食品和美酒的小吧台相隔,司机看不见他的动作,所以元启睿并不担心会被老爹发现自己擅自打开了这小盒子。谁让他是个密码爱好者呢,看见了密码就想试着解开啊解开。

吐了吐舌头,元启睿有些窃喜。这些天他连轴转,忙个不停,已经感觉很疲倦了,因而在车上睡了一会儿。

又三个小时的车程之后,元启睿回到了家,把那个小盒子交给了他的父亲元继明。元继明温言夸奖了一番儿子这几天的得体应对,让孩子赶紧去洗个澡,准备吃晚饭。

微笑着注视儿子像头小鹿一般欢快地跑走,元继明把那个小盒子顺手塞进裤袋里面,走向父亲元承智的书房。

经过小花园时,他看见了正扶着妻子散步的弟弟元继理,脚步一滞。他的心情很复杂,那对正在絮语的夫妻只怕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真正的女儿已经永远找不到了。

就在那天夜晚,他刚一回到家,向父亲汇报处理那女婴的经过。父亲就脸色沉郁地告诉他,不久之前,还在不停发射信号的追踪器已经停止了工作。

元继明惊愕不已,这才多久的事情?他想返回去慈心孤儿院看看究竟,却被元承智拦住。事已至此,这就是天意。

话虽如此,父亲还是在庄园遇袭之后提出要派人去慈心孤儿院察看一番,最好能找到这枚追踪器的下落。如果去的是元家的大人,不管是家主还是元继明元继理两兄弟,只怕都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而元启睿是个孩子,由他去探望那些孤儿再合适不过,所以,元启睿干脆被承担起了这次慈善活动的所有担子。

但追踪器的事情交给孩子去办,元继明又有些顾虑。他害怕面对孩子的疑问目光,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于是,他将专门用来寻找失效追踪器的指示仪交给了花倾城。

果然一无所获!那个孩子去了哪儿?

慈心孤儿院不久之前曾经送了一批孩子去黄玉市鉴定中心进行初次鉴定,以元家的能力,很轻易地就弄到了那批孩子的所有资料。当中没有一个是刚出生的婴儿,武力值评估中有骨龄检测,报告书上面写的那批孩子里最小的也有一个月大。

元继明把指示仪交还给父亲,父子俩都隐有忧色。既担心孩子的失踪是有人故意为之,又深觉对不起还被瞒在鼓里的元继理夫妻。儿子喝完奶就要喝药,女儿更是病重住院,元继理夫妻因龙凤双胞胎诞生而来的喜悦几乎已经磨没了,只剩下浓得化不开的担心。

元继理的妻子沈幼菁更是每天都要向元继明打听好几次女儿的病情,元继明每次都要斟酌着语气回答,唯恐让她更加不安。

元承智神色间见憔悴,这是元家第一个抛弃的孩子,他当时下了决心,事后想想却又有些后悔。若是父亲“曙光”先生还在世,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吧?

这个永远也找不回来的孩子注定会成为自己心间的一根刺,元承智打发长子离开,靠在椅背上,深深地叹息。

第三十三章纷至沓来

花家倾城,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血色资能源公会的护卫团主干力量。风闻她如今已有水晶级中段的古武术修为,花家的机甲武学虎咆刀更是深得“国士”先生真传。军委大佬们真真假假打趣“国士”先生,说要把花倾城弄到直属机甲大队去当教官。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当兵可以,当教官免谈。虎咆刀是可以造就机甲武神的高品绝技,花家非核心子弟不传之机甲武学,怎么能轻易授人?就是花倾城学习虎咆刀也不过两年。

她才二十岁出头,却已经是天舟众多名门年轻俊彦们竞相追逐的对象,她在各大小资探公会里也有许多拥趸。奈何这朵于清幽之地静吐芬芬的花儿实在太过扎手,迄今为止也没有听说她有相交甚密的同年龄段男性友人。

花倾城内外功兼修,别看她身材纤瘦,内力一吐,便能施放出令人惊讶的恐怖力量。不过从外表来看,她面容秀丽、神色恬静、举止优雅,是个非常有教养的大家闺秀,没有半分暴力女的影子。

此时,听闻有人激动地不住呼喊自己的名字,花倾城站住脚环视四周,并且向众人颔首示意。这位少女性情清冷,想得她开怀一笑,一定得是非常亲近的人。

但是能如此近距离地看到偶像真容,这些雄性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年轻人越发激动起来。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如临大敌,紧紧握着警棍瞪着他们,唯恐这些年轻人脑子一发热就此冲上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