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皇华

第五十七章 他亲手送上的毒药(1 / 2)

热门推荐:、、、、、、、

淳婕妤跪在发烫的青石砖上,浑身汗如雨下,脸色苍白如纸,摇摇欲倒。来往经过她的宫人肆意取笑,她低垂着头,面无表情。

这里是通往金锦湖的御花园小道,别处都绿荫蔽日,唯有此处是少有的艳阳直晒之地。不远处就是波光鳞鳞的广阔湖泊,湖面凉风习习,小皇帝的新晋宠妃——也就是罚淳婕妤跪足一个时辰的喜妃正与几名低等宫嫔在湖心亭纳凉。

罪名很小,不过是走了一个面对面,淳婕妤慢了那么一点点给喜妃请安而已。但这已经是喜妃第三次藉故惩罚淳婕妤,第一次还大张旗鼓地请小皇帝下旨将淳贵嫔降成了淳婕妤。

现在后宫人人都知道,皇上最宠爱的人是喜妃。其实,自从东昌兰真公主吞金自尽,郑家又将淳婕妤赶出了郑府,淳婕妤就失宠了。小皇帝难得见她一次,便是召见她也多数没有好脸色,甚至会对她大声斥骂,还曾有一次罚了她的跪。

早在淳婕妤以淳妃的位份入宫时,太皇太后就表示等小皇帝除了服,要再给他挑选几位妃嫔。但去岁圣祖周年死祭出了那等事儿,太皇太后也懒得再为小皇帝操心,此事就搁置下来。

不料今年年初,小皇帝自己去太皇太后那儿求旨,说是看中了几家的小姐,要纳进宫来给他解闷儿。太皇太后当时说要验看人选,不过三天便下了懿旨将那几位小姐给抬进宫里,给了妃以下的位份。不过小皇帝着实喜欢其中一个嫔侍,便在三个月后将其升了位份,便是如今的喜妃。

这位喜妃娘娘生得娇美艳丽,年纪比小皇帝大五岁,在小皇帝面前俨然是温柔可亲、善解人意的大姐姐。小皇帝爱她爱得不得了,已经令她侍了寝。这可是头一份儿,无人可比的荣宠。

喜妃的风头真是一时无两,何况她又会讨宫中一应长辈的欢心,便连永泰亲王妃对她也是另眼相看。宫人们暗暗都道,恐怕皇后娘娘就是她了。

什么小话儿都会一字不拉地传入淳婕妤耳里,她只是默默听着。小皇帝的后宫不再只有她一人之后,她便日渐沉默。她也不再主动去靠近小皇帝,就算宣她前去伴驾,她也不再是往日的解语花。对着小皇帝,她总是忍不住用一双泪眼去凝睇他。

一来二去,小皇帝便不再见她,而她在宫中的处境也越来越艰难。以往她虽不为宫中长辈们所喜,倒也不会有人特意来刁难她,克扣她的日常用度。但现在不同了,喜妃入了宫,居然敢收买指使宫人专门针对她。

如此炎炎夏日,她宫里半块冰都没有。她在屋里实在待不住,白天便带着乔嬷嬷往宫里凉爽的去处,一坐就是大半天。到了晚上,还得乔嬷嬷舍了老脸,靠了以前服侍太皇太后积累的人脉弄到一点子冰,放在屋里,二人共用。

如今,淳婕妤身边就只剩下乔嬷嬷一个宫人了。她有时候想想这短短一年多的经历,再和自己以前还是淳和郡主、淳和公主时的日子相比,简直就是两世为人。

不入宫门,不知宫中苦。

淳婕妤听见脚步声,从汗湿的额发间看过去,正见乔嬷嬷正怒气冲冲地小跑而来。她对乔嬷嬷摇摇头,示意对方不要再为自己触怒喜妃。乔嬷嬷满脸心痛之色,却只能远远站住脚,焦急地在原处徘徊。

如今的宫里,没有人能救得了淳婕妤,除了她自己。乔嬷嬷实则是昌国公费尽心思安排到淳婕妤身边的自己人,以往的种种阻挡和阴阳怪气地劝说,都是为了淳婕妤的未来着想。

哪怕淳婕妤伤透了昌国公的心,这位确实疼爱女儿的好父亲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她。而眼下,正值宫中表面平静实则暗地里波诡云谲的时候,淳婕妤更加要小心谨慎。她宁愿受些处罚,也不愿多生事端。

一个时辰终于挨过去,淳婕妤慢慢站起身。这时候,已是正午最热时分,喜妃早就带着人回宫享受消暑的冰块去了。淳婕妤出现了中暑的征兆,乔嬷嬷含着泪将她搀回宫里,见她倒在床上面色青白,匆匆给她灌了一杯白水,再急急慌慌地去了坤熹宫。

等太医赶到这座小小宫殿,淳婕妤已经气若游丝、人事不醒。乔嬷嬷伏地大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淳婕妤已经去了。好在,乔嬷嬷当机立断求医及时,淳婕妤这条小命还是被抢了回来。

小皇帝并不知此事,热得人发慌也等得人发慌的这个下午,他正在喜妃的小意服侍下享受软玉温香,太皇太后突然急召他去坤熹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