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1949

第1章:故乡寻故人(1 / 2)

一觉醒来,叶戎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破败窑洞,杂草丛生,残垣断壁,多年废弃的景象,不禁恍如隔世,陷入昨日回忆……

1949年,深冬时节,黄土高坡,中条山。

几乎与世封闭的深山小村,桑庄。

身为一名小兵的叶戎从血染的战场上走下来,告别部队,告别那段残酷浩劫般的战争生涯,劫后余生的活了下来。

他沿着冰雪覆盖、空旷寂寥的乡间小路,一路步行,形影单只的回到了无比熟悉的故乡……

进入村子后,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深沟、大山、窑洞、地道、防空洞……以及在冬天桑叶落尽的光秃秃的桑树。

桑庄,因桑树多而命名。

冬日是农闲季节,面临深沟的窑洞前,乡间小路旁,有几个年迈老者,衣着简朴的闲聊着。

“解放军解放山下县城的时候我看到了……都说土八路土八路,打游击土八路,没有几个兵!没想到解放军开过来的时候,浩浩荡荡看不到边,太震撼了……”

“哎,小鬼子被赶跑了,现在又打内战,不知道打到哪了现在?我们这个深山老村里,消息半点传不进来,也不知道全国解放了没有?”

“等戎娃子回来吧……他跟着解放军走了,回来后肯定能带回消息!”

“你说叶戎?”

一提到这个名字,其中一位身穿黑棉袄黑棉裤的老头,顷刻脸色一变,声音压低,道:“嘘……都小声点!这个名字,提不得……他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老卫头一家除了躲在床下幸免于难的卫虎子,其余一家上下七口人,都是被他杀的,听说老卫头的心脏都被他极其残忍的挖出来了……”

“……”

全场震惊,沉默,眼露恐惧。

不多久,好奇心驱使下的他们,又开始继续闲聊。

“这也怨不得叶戎,当年小鬼子迫害人,吃不饱穿不暖,老卫头和叶戎爹俩,同时拉杆子在中条山上落草为寇!一个占山南,一个占山北。一个名叫卫风寨,一个名叫叶家军。卫风寨是真正的土匪,打家劫舍,欺男霸女。叶家军还算纪律优良,有时候碰上鬼子扫荡,还主动开门接纳老百姓,并对着鬼子们的扫荡部队放两枪。听说那一次,叶戎爹回村探亲,被老卫头的土匪看到,老卫头一句一山不容二虎,便放冷枪打死了叶戎爹。叶戎为了报仇,这才杀了老卫头全家,还挖出了老卫头的心脏祭奠父亲在天之灵……”

“好像叶戎只杀了老卫头,老卫头一家其余六口人,是叶戎的弟弟叶马杀的!”

“嘘……叶马可是在村里的,声音小点,他也杀人不眨眼!”

“叶马现在就是个废人,当年游击队收编叶家军的时候,带领叶家军剿灭卫风寨,以匪剿匪,叶马在战斗中受伤了,一条腿残了!”

“不得不说,叶马也算是英雄了,当年卫风寨把我们村子可祸害的不轻,是叶家兄弟俩剿灭的呢……”

“……”

闲聊的几位农民老汉,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风雪中,由远及近的走来一个人……

一身军大衣,还带着解放军的帽子,沉默,安静,风雪中似乎还有一种肃杀意境!

等那人走进,所有人都不禁张大了嘴巴,战战兢兢的念了一个名字:“叶,叶……叶戎!”

“戎娃子回来了?”

只有两人敢出声打声招呼,其余人全都惊恐不已,眼前这个人,杀人不眨眼,当过土匪,当过兵。

“王叔,秦叔……”

叶戎露出与刚才肃杀气息完全不符的微笑,向众人打招呼:“看到你们都还好好的,我就开心了。全中国基本解放了,新中国已经成立了!以后,我们国家逐渐趋于平静了,大家不用再担惊受怕的躲避战乱了!”

“新中国……”

“成立了……”

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连一台收音机都没有,国家新建,百废待兴,消息还没有传到这里。

村民们稍稍震惊过后,一阵赞扬:“还是主席厉害啊!”

“没有战争好哇!战争中受伤最大的还是老百姓!”

“天下太平喽!”

“戎娃子……”

话题逐渐又回到了叶戎身上,村民赞叹道:“还是你运气好呀!当年当土匪的时候,同样是一介草寇,别的土匪基本都死光了,你怎么能想到追随游击队呢?这下是跟对了人,打到了这个天下啊!”

“我听说你弟弟叶马,虽然残废了,最后没有跟着解放军离开,依然算是战斗受伤,一辈子都有军饷补助呢?真是好生羡慕!”

“叶戎,部队也给你发钱吧?你们叶家这是要发达呀!”

“……”

叶戎微笑着向村民告别,继续往家里走去。

离开后,面对村民一直微笑和蔼的叶戎,脸色立刻重新冰冷起来,经历过血与火的战争,看到过尸横遍野的景象,亲手用刀捅过人,鲜血染红了视线,死过爹,兄弟伤残……

经历过诸般种种的叶戎,已经习惯了冷血。

但他的微笑和蔼,同样是真情流露,胜利了,解放了,新中国成立了,美好的社会即将到来!解放军面对劫后余生的老百姓,能够骄傲的抬头挺胸,骄傲的展示微笑!

因为这个天下,是他们用血与生命换来的!

每个人,踩着血染过几层的骨骸累累的江山,都应该珍爱来之不易的和平!

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