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1949

第161章:弟弟曾经救了哥哥的命(1 / 2)

第161章:弟弟曾经救了哥哥的命

十天后。

天气预报显示,今晚夜间是大雪。

015年的第一场雪,要来了……

农民们当然是欢喜的,因为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雨雪充足,无论是冬麦,还是冬天地里的药材,都是丰收的预兆。

年轻人更是高兴的,下雪天,漫天飞舞,银装素裹,天地一片白,总是纯洁而浪漫的。

孩子同样很期待,因为可以在雪地里尽情玩乐、堆雪人、打雪仗……

可能唯独叶戎最特殊,唉声叹气。

因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啊,大雪来了,地要冻了,不能继续挖坑了。

这十天来,叶戎一直在挖坑挖宝,但毫无所获。

当初画出来的地图,重标注的最可能存在宝贝的几个地,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没有开挖,其余的都挖了,虽然毫无所获,但再有两天时间,肯定就能结束地图上画出来的所有重要地。

也许……最终完全挖完,依旧毫无所获。然后只能继续思考,重新※∵※∵※∵※∵,m.±.co←m标注重地,再去挖坑……

这是最崩溃的结果。

但也或许,最后一个,就真的挖出宝贝了呢……这样的结果也够无奈的,挖了这么久,所有的地都挖了,一无所获,唯独最后一个挖出宝贝来了,也是够背的。

但如果这能挖出来,总比挖不出来要幸运。

“走起!”

功败垂成,最后一步,叶戎才不会放弃,不然相当于是前功尽弃。

即使最后依然失败,但至少尽力了。不后悔。

叶戎扛起镢头,再一次出发了。

今天,夜间有大雪。

明天肯定会地冻,想要再次去挖宝,就只能等到明年开春,天气变暖。才能冰消解冻了。

那样时间会耽搁太久的。

所以今天,叶戎准备辛苦,苦累没事,只要把地图上的重坐标,全部挖完,然后最后无论能否挖出宝贝,这件事都可以告一段落了。

如果挖出来了,那正好结束挖宝生涯。

如果没挖出来,则需要从长计议。重新寻找重坐标,这也需要时间整理,正好利用这个冬天整理,然后等明年再去挖坑。

今天叶戎还带上了干粮和水,准备一天都不回家了。

一天时间,要加把劲,完成以前几天时间的工作量,赶在大雪前。挖完最后一个坐标!!

叶戎出发了……

门前沟。

断崖旁。

最后一个坐标。

早上……

中午……

下午……

天黑了……

叶戎结结实实的干了一天。

以前还休息,今天没休息。

以前吃饭还回家。今天带着干粮。

以前两三天一个坑,今天只用一天时间,便挖了一个坑!

人的潜力果然是被逼出来的……

时间紧迫,逼迫的叶戎在天黑之时,就快速挖到了指定的地深度。

天黑了。

由于天气阴沉,大雪降至。夜里没有丝毫光亮。

但少许时刻,伴随着风,从空中飘飘舞舞的落下几朵晶莹的雪花,然后雪花在空中渐渐弥漫,下起了雪……

白色的雪花反让而这个黑暗的世界。有了些许光亮,不那么黑暗了。

那么,继续……

雪花落在叶戎的发梢,他再一次挥舞起了镢头。

最后的最后,虽然依旧什么都没挖到,但心中还是有期望的,还是不能放弃的,最后的地,只有完全挖一遍,才能问心无悔的离开回家……

嘭!!

熟悉的刨土的声音。

镢头没有触碰到任何异常,这一镢下去,尽是土壤。

换个方向。

嘭!!

铿锵——

异常的声音让叶戎心中一喜,但又刨了两下,发现是石块……

继续换个方向。

嘭!!

铿——

依旧是金属镢头撞击石块的声音。

继续换个地。

嘭!!!

叮当——

就在叶戎几乎放弃的时候,又一个异常声响从脚下的土壤中传出,再次让叶戎产生惊喜的念头。

心翼翼的用镢头刨两下……

并没有刨出石块,让叶戎有些奇怪,镢头下的叮当声依然存在。

轻轻移动镢头,仔细感受两下,似乎是个大家伙镶嵌在土里,而且很奇怪,如果是大石块的话,棱角分明的石块上,扣动镢头,应该能感受到阻力的楞。

但这一次没有楞,仿佛土壤里的大东西是光滑的外表。

“难道是外表光滑的罐子?”

叶戎异常惊喜!

早就听,当年的老王,是把家里的拆财产、老物件,都装在罐子里,然后埋在这里的。

罐子可以保护这些宝贝的完整,以及不担心被雨水侵蚀、损坏……

叶戎激动的迅速丢掉镢头,蹲下身体,用手刨开已经被镢头翻松的土壤,触摸到了质地冰凉,然触感光滑的弧形东西。

“不是石头!!”

叶戎心里仿佛豁然开朗,柳暗花明,这最后的最后,难道真的成功挖出宝贝了么?

现在当然不是开心的时刻。

叶戎重新捡起镢头,沿着土壤里的大家伙周围,继续挖起来……

而且瞬间动力充足,力量爆发,一天的劳累,在这一刻似乎没有了疲倦!

只剩激动、兴奋。

不多久。

一个罐子形态的东西,很快出现在面前。

此时,已经大雪飘落。

虽然没有月光,没有矿灯,但周围的夜色,更加透亮。那是雪的颜色,是纯洁的颜色。

叶戎用有些激动、寒冷而颤抖着的手,轻轻拭去罐子形态东西上的泥土和雪花,一个模样古朴的黑色老式瓦罐,出现了。

可以确定了……

叶戎真的挖出东西了!!

尝试着用力移动瓦罐,感觉分量还挺足。里面似乎装着的东西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