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

122、122(1 / 2)

瓦瓦被时洛一通精神输出震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语音那头,瓦瓦声音大了几分,咽了下口水,神志不清的开始希冀,“我们如果碰到圣剑,如果真赢了……”

“今年世界赛冠军就是你的了,不是你的也是你的了。”时洛语气坚定,宛若自己家里在世界赛组委有亲戚,“四强决赛都不用打了,你们提前加冕了,至少给你们一个精神上的荣誉冠军,你自己上外网看看,除了欧洲赛区那些毒瘤,谁待见圣剑?他们欧洲本土好多玩家都恶心圣剑,你要是把他们在八强就枪决了,今年主角就是你们nsn了。”

瓦瓦哆哆嗦嗦,“但要是输了……”

“圣剑现在势头这么猛,谁输他们都不丢人,真要输了……”时洛熟识喷子们的套路,道,“只要圣剑不夺冠,喷子们就不会揪着你不放。”

“你当然不用担心他们夺冠,先别说决赛的事。”时洛语气自然,“只要抽签时我跟圣剑在一个半区,他们连四强都挺不过去。”

“我就不会让圣剑活着去决赛。”

瓦瓦跪了。

时洛宛若已掌握命运剧本,瓦瓦一步步被时洛催眠,真信了自己是天选之人,nsn才是这届世界赛的屠龙王者。

瓦瓦揉了半天脸,嗷嗷嗷叫了半天催促快点开下一局。

众人纷纷回到自己机位前,周火定定的看着时洛,惋惜喃喃,“……时洛这种人物,要是流入了传销市场,肯定是个洗脑鬼才。”

“我深深怀疑。”周火忍不住又道,“nsn的心理辅导师都没你好使……老顾欠你一顿饭了,你这顿忽悠太给劲儿了,瓦瓦应该是真的信了。”

时洛认真反驳,“我不是忽悠谢谢,我是真的这么自信。”

周火:“……”

“我就说今年小组赛这个抽签不行,强弱分布不均。”老乔焦心的看着时洛,“在a组第一出线,给时洛弄膨胀了……洛,八强赛你就知道了,没那么多经验宝宝战队的。”

时洛看了老乔一眼,脸色不变,“不是经验宝宝怎么了?一样赢。”

宸火轻声咋舌,“历届比赛……十几岁头一次进世界赛的不少,但十几岁就能日天日地成你这样的,真的不多。”

“建议周经理专门做一期时神在这次世界赛的纪录片,卖给各大战队。”uy生财有道,“让他们给新人看,就跟他们说,我队视频,唐僧看了会起义,武大郎看了敢上梁山,建议每队青训生入队后先看时神纪录片一百遍进行洗脑。”

“没问题,前提咱们这次能打出成绩来。”周火什么都应着,“开吧开吧,你们陪练的时候顺便也给自己找找问题,明天要看nsn出线赛肯定没心思打练习赛了,今天补上。”

众人点点头,陪着nsn直接打到了凌晨。

送走nsn,free自己内部又复盘了两个小时,越复盘越精神,直到近凌晨三点才出了训练室。

free这些人睡前本来还神志不清的商量,明天要是起的早,那就同比赛方要票去现场看nsn出线赛的,奈何当晚一个睡的比一个晚,翌日一群人陆续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c组已经开始打第二场bo1了,去看现场是绝对不可能了,只能在酒店看直播。

“跟大家说个坏消息。”周火起的最早,他脸上半分笑意也无,对刚进训练室的时洛和宸火道,“时崽的洗脑好像实操不是特别有效,今天nsn第一局就输了,又丢了一分。”

时洛嘴唇一动,“操。”

宸火跟在时洛身后进了训练室,闻言一怔,“又输了一局?这、这nsn走远了啊,还能出线么?”

“不不不还不至于的。”周火忙道,“nsn现在战绩是2-2,从理论上说……我算算。”

周火要拿纸趣÷阁细算,时洛等不及周火写写算算,问,“nsn输给的谁?”

周火道:“还是那个北美战神队。”

时洛确认道,“北美队现在4-0?”

周火道,“对,这队好强,不愧是北美一号种子,到现在一局也没输过,咱们后面要是碰到他们也得小心点。”

时洛点头,“nsn小组赛第一已经没可能了。”

周火还没算明白,时洛坐下来,自言自语,“还是能争小组赛第二出线……可以的,只要北美队不拉胯输分,泰国队千万别当水鬼,韩国队别突然爆种。”

周火欲言又止,憋憋屈屈道:“对不起,一句也没听懂。”

时洛不解的看了周火一眼,“你高中时概率怎么学的?”

周火语塞。

众人现在最担心的就是nsn还能不能出线,时洛也多了几分耐心,坐下来脸色不太好的慢慢道,“北美战队基本确定是出线了,你现在拦不住他了,打不过大哥就只能去做二哥,现在反而要希望大哥多捞点积分,别养出另一个二哥来,那nsn出线就难了。”

“泰国队已经没出线可能了,这种队没心理压力了,不像我们似得有多重考虑和负担,有时候反而发挥特别好,有可能成了水鬼,他上不了岸,也拖的别人上不了,一会儿泰国队要是赢nsn一分,nsn基本也凉了。”

“韩国队就是那另一个二哥,他们今天要是状态特别好,三个bo3全赢了,那他们就是二哥或者去跟北美争一号种子,nsn彻底没戏,回家了。”

时洛看向周火,“懂了吗?”

周火深呼吸了下,想说没听懂,但怕时洛又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昧着良心勉强点头,“懂了。”

时洛沉着脸坐好看着直播屏,喃喃自语,“非要解释这么细,还上过大学呢……”

周火卑微的憋着气,想着等余邃一会儿来训练室时跟他告状。

二十几分钟后余邃也来训练室了,c组第二局也打完了,韩国队对泰国队,韩国队赢了,同nsn一般,也成了2-2。

uy叹气,“半凉了啊。”

“操了,泰国队你一个水鬼你有个屁的压力啊,你拖他啊!送送送!又特么送了一分,活活又养了二哥出来。”宸火一局比赛看的彻底服气,“泰国这战队以前也进过世界赛啊,咋今年这么菜,0-4了,散财童子!”

余邃坐下来,看了一眼当前积分,“……不太乐观了啊。”

“现在是二哥之战了。”uy离着直播屏最远,叹了口气,“我原本还想着nsn昨天被时洛忽悠的真能超常发挥弄个小组赛第一了,到时候八强赛大家各自精彩,现在没戏了,讲个鬼故事,nsn要是第二出线,根据小组赛同组八强抽签不同组原则,nsn会有百分之三十三的几率遇到我们,还有百分之三十三的几率遇到圣剑,还有……”

“现在看,八强遇到都是好事了好吧?”老乔也没想到今天c组能这么难,“先出线再说吧,能出线就行。”

第三个bo1开始,韩国队对北美队。

nsn不打,但这一局的输赢对nsn能不能出线至关重要。

周火默默祈祷,“韩国队不能再赢了啊。”

韩国战队方才刚刚拿了一分,比分同nsn追平,看到了出线希望,士气正盛,战队整体信心也够了,队员状态一个比一个好,开局才几分钟已打出了明显优势。

局面越来越不好,free训练室越来越安静,渐渐的说话声都没了。

打到十分钟的时候,就是周火也看出来了,韩国战队这边优势非常大了。

“……不是吧。”周火干笑,“这……这个二哥比咱们的二哥强啊,韩国队不是要第二出线了吧。”

这局再赢,韩国队积分就超了nsn了。

“还有戏。”老乔眉头紧皱,“这个北美队打的也挺好,一直在找机会,而且越打越仔细了,他们没准能翻。”

宸火咋舌,“有一说一啊,c组整体实力是真的高,你看看人家这小组赛质量,再看看咱们a组那质量……人家这才是世界赛,一比下来咱们那就跟网吧赛虐小学生似得。”

前期被韩国队打出了近碾压式的优势,地图残破不堪,中间快被清干净了,地图两边也是被东啃一口西偷一块,若是一般战队,劣势这么大,选手失误必然越来越多,很容易被人抓住机会。

但北美队没有。

纵然开场被韩国队针对性的拿到了优势,北美队也一直在死死咬着韩国队,失误并不多,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找机会翻盘。

时洛认真看了过来,也承认,“c组比咱们打的精彩多了。”

韩国队和北美队一路掐的死紧,北美队显然是不想破了自己全胜的好战绩,也不想再给韩国队积分,这局要是输了,后面北美队若再被泰国水鬼拖了腿,那就要跟韩国队打加赛争老大了。

这局北美队若能赢下来,那他们就稳小组赛第一出线了,这一分至关重要。

当然,对韩国队更重要。

两队越大越细,北美队死也不想输,不断周旋,活活把比赛拖到了四十分钟,奈何前期劣势一直没能完全扳回来,比赛进行到四十七分钟的时候,韩国队赢了。

当前积分,韩国队已经超过了nsn。

下个bo1是北美队对战泰国队,两队实力悬殊巨大,比赛结果比较明朗,输赢也不甚影响组内出线情况了,free训练室内众人看的不是很走心,都在担心后面两局nsn的比赛。

“下场打泰国队,下下场打这个突然爆种的韩国队,必须两场都赢才行,输一场就没了。”老乔想想昨日瓦瓦压力爆棚的样子,咋舌,“瓦瓦抗不抗得住啊……”

宸火耸耸肩,“扛不住也得抗。”

周火干笑,“我现在自我代入一下瓦瓦,压力爆炸了……我一个失误,输一分,就要收拾行李回家了,要带着这个包袱去打后面两场比赛……”

周火设身处地的想了想瓦瓦现在的状态,抖了抖,不住吸凉气,“职业选手这活儿真不是一般人做的,要我,别说下两场好好发挥,可能出休息室的胆子都没了。”

宸火哼了一声,“知道我们签约费不好赚了?”

uy无奈,“他们也是抽签运气不行,这次c组强队太多了。”

余邃一言不发,他听到时洛手机震动了起来,须臾,时洛拿着手机出了训练室。

宸火扭头看了一眼,“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