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

124、124(1 / 2)

fog每年世界赛开始前,为了提高玩家观看比赛的积极性,游戏官方会在游戏客户端内发起世界赛夺冠预测押注活动,玩家可用游戏内游戏币对自己认为可以夺冠的队伍进行押注,待比赛结束后,幸运压中夺冠战队的玩家会根据赔率获得相应游戏币。

今年这项游戏内活动自各大赛区征战世界赛战队确认后就开始了,押注游戏币总金额的多少从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各个战队夺冠的热门排名。

游戏客户端内数据排名早在一星期前就逐步稳定了,如今夺冠热门排行第一:欧洲圣剑战队。

夺冠热门排行第二:中国free战队。

fog联赛成立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夺冠热门第一第二的战队在八强遇到的情况出现。

余邃将签抽出那一刻,代表着今年夺冠一二热门战队必然有一个会倒在八强赛上了。

不是free,就是圣剑。

圣剑俱乐部自成立以来征战世界赛最差战绩是四强。

free俱乐部今年刚成立,没法追溯历史战绩,若按余邃个人成绩来算,他的世界赛最差战绩是亚军。

按这数据来算,两方历史战绩都非常牛逼。

而这场八强淘汰赛结束后,输的一方不止要收拾行李回家惨淡收场,还会被迫刷历史最差战绩记录——

世界赛八强一轮游。

世界赛开始前,大家料到了free和圣剑这对宿命战队可能会遇到,会给赛季初那场没结果练习赛一个最终答案。

但谁也没料到两方会在这么早碰面。

场馆休息室内,方才提醒余邃上场抽签但工作人员还在。

根据规定,选手在没有本队随行工作人员陪伴的情况下,比赛方工作人员是要作为翻译和接待照顾落单选手的。

工作人员看着余邃抽出圣剑比赛签,满脸震惊,下巴都要掉了。

两个夺冠大热门,这就相遇了?这也太早了吧?!

工作人员惊恐之余心中为余邃遗憾,之前那么幸运,顺风顺水的拿到了宝贵的一号出线名额,一号种子战队在八强赛中本来是很有优势的,二号战队中随便抽谁晋级的可能都很大,只是没想到会有圣剑。

这会儿其他几个一号战队怕是心里都长舒了一口气,二号种子池里这条食人鱼、这个下下签被余邃抽走了。

工作人员短暂的震惊后摇摇头,扭头看向时洛,本想放缓语气安慰安慰这个刚成年第一次进世界赛的小选手,让他不要怕,心里压力也不要太大。

但待他看见时洛脸上的表情的时候,可怜的工作人员安慰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时洛看着同步直播屏上的“圣剑”两字,瞳孔放光,嘴角一点点勾起,搭在膝盖上右手指尖因兴奋在微微颤动。

时洛低头笑了下,继而忍不住笑出了声。

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内心崩溃,这新人是在笑吗?!

现在新人都这么狂的吗?!!!

新人选手要给当前夺冠热门第一战队送人头了,这么值得开心吗?!!!

不知是不是曾亲眼目睹余邃胃出血入院,时洛对血迹这些东西异于常人的排斥和戒备。

特别是这些东西同余邃捆绑在一起的时候。

所以在看到圣剑那条带有血迹单翼图片的推特时,时洛才会怒火攻心,才会恨不得真的出休息室去直播间撕了这群人。

不管圣剑是有意还是无意,时洛偏执的觉得这就是在咒余邃,就是在隔空挑衅自己。

时洛自来受不得半分欺辱,这事儿必然要有个说法,正巧圣剑玩控分想恶心其他几个一号战队,正中时洛下怀。

时洛身上的杀意和兴奋太过明显,工作人员满脸不可置信,今年世界赛到底是什么情况?一个个的这是全疯了?八强遇到圣剑,就算是free也不会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胜率,这有什么可开心的?

工作人员还是担心这男生是受刺激过大了,用中文柔声道,“抽签就是这样的,什么都可能遇到,运气的事情,没办法说的。”

时洛眼睛发红,紧盯着直播屏:“是,三分之一的概率,我们终于抽到了。”

工作人员费力确认道,“你……是真的开心是吗?对你们的八强赛,是真的有把握是吗?”

职业id第一年被写入世界赛大名单的新人evil,指着直播屏上的圣剑队徽,道,“看见这个战队了么?他们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