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

125、125(1 / 2)

周火发表完经理人感想后,又同跟拍摄像小哥道,“过来,拍我手机。”

跟拍小哥一头雾水,但还是依言靠近。

周火随手打开推特,让摄像给到特写,刷新了下,问摄像,“拍到我推特软件的时间了吗?”

摄像小哥云山雾罩的,老实道,“拍到了。”

“社交软件上这个时间是做不了假的。”周火做起这些事儿来再没了同时洛讨论赛制时的呆滞,他把手机随手丢在桌上,条理清晰,逻辑严谨,“这是我们八强抽签刚过不到两个小时,对吧?”

摄像小哥再次点头。

周火又道,“给我拍这屋里所有人,每个人给特写。”

摄像小哥已经完全懵了,小声提醒,“周哥,选手他们没化妆,还有没洗头的……”

周火经营战队向来很注重选手对外形象,平时在基地,选手形象不好的时候周火一向是不许任何工作人员拍他们的,但这会儿周火却主动道,“给我拍。”

摄像小哥调整镜头,依次拍过余邃、时洛、宸火、uy、老乔……随后镜头又转向周火。

“时间地点为证,这是我们俱乐部刚刚抽过签后的状态。”周火冷静道,“我不知道大家看到这段影像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大家看到这段影像的时候我们是输是赢,能不能迈过八强这道坎,但我只想留下记录,留下证据,让大家知道,八强赛前,我俱乐部全体人员,没有任何人畏战。”

“对于这次八强对手战队,我们确实有些意外,但我队没有被吓到,没有担忧,没有狼狈,几位选手甚至很兴奋,对这个抽签结果很满意。”

“如果八强赢了,那是我队选手牛逼。”

“如果八强输了……请某些战队了解一下,你们赛前这些花里胡哨的操作并没吓到我们,这场比赛也是我们乐见的;请某些喷子了解一下,我队所有选手从始至终没怂过,面对某些战队的恶意控分,我队风度良好,维持了我赛区在异国的全部体面,选手们已尽全力。”

“卡。”周火示意摄像小哥可以了,“这段素材给我保留好,做个备份,赛后我公关用得到。”

摄像小哥关了镜头,周火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额角上不易被察觉的细密汗珠。

老乔看着周火安抚选手顺手留下公关素材这一套行云流水的专业操作,被震的目瞪口呆,忍不住看向余邃,“那么多钱请周火来做经理,这钱真没白花……前后路都给你们铺好了。”

“真的不是为了公关。”周火擦好汗摇头失笑,“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现在被你们这群人弄的心智倒退了十岁,不,就是再小十岁的时候我也没这么中二,我被你们弄的已经非常不商务了……好了,我的工作完成,下面真刀实枪,还是靠大家了。”

所谓真刀实枪,还是训练、训练、一天不停的训练。

free和nsn一起进了八强,sat一个战队当陪练已经不够了,跟其他赛区的对练又怕泄露战术,老乔想办法临时联系国内,又东拼西凑的组了两支陪练团,全部都是在役顶尖的选手,全部接受扛着时差为两战队陪练,全部不接受两战队支付陪练费。

“这么多年,我跟这人一直没法和解……每次国内比赛遇到必然相互堵心一下,平时自己单排遇到了,他不听我指挥,我不吃他的奶,都觉得对方不配靠着自己上分……”

隔日练习赛前,时洛看着对面陪练队的医疗师id,自言自语,“三年前,我俩都没成年,都是刚注册联赛的新人,在人家火锅店的洗手间里遇到了,他往我身上甩水,我往他脸上呲尿……我们激情互殴,当时我就想,我这辈子不可能跟这个孙子和解,我想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

练习赛还没开始,铁骨铮铮宁折不弯的时神,盯着对面陪练团的id许久,拉过键盘,老老实实的如往常在练习赛开始前一般,在房间全体频道打字。

只是这次打字慢了许多。

【free-evil】:[谢谢兄弟们,辛苦了。]

【unrulybook】:[……]

【free-evil】:[……谢谢。]

【unrulybook】:[倒……也不用客气。]

【free-evil】:[不是客气。确实麻烦兄弟们了……谢谢。]

【unrulybook】:[……[心]]

时洛闭了闭眼,挣扎了许久后,也发了个表情。

【free-evil】:[[一朵小花]]

宸火也进自定义房间了,看着时洛的全地图聊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活久见啊,时崽是在对仇人道谢吗?你还送了个小玫瑰哈哈哈笑死我了……成熟了呀,崽儿。”

时洛脸红了下,烦躁道,“不然呢?!人家都能来帮忙陪练,我倒不能道个谢?”

“能啊。”uy笑吟吟的,“时崽就这点好,知道好歹,真的,昨个老乔跟我说陪练的医疗师找的是暴躁书我还担心你一气之下不练了呢。”

时洛蹙眉,“我又不是傻|逼。”

老乔很满意,“看看,我就说没事吧?三年了,据说不少人帮忙说和过,这俩人都没和解,现在,啧啧……成了。”

余邃看着聊天记录,莞尔,“……这么多人没做到的事,圣剑轻易就做到了。”

周火:“噗!”

在圣剑的各种挑衅下,中国赛区内部达到了空前的团结和友好,外战期间大家一致对外,不管过了世界赛新赛季开始大家还要如何内战,至少是现在,所有人只想干翻圣剑。

国内有战队甚至主动联系了周火,询问需不需再帮忙组一个陪练队,如今nsn也需要陪练,要练习不同打法,三个陪练队只能说是堪堪够用,free作为左半区第一支战队,是八强赛的首战战队,距离比赛只剩了六天,中间还要录垃圾话,配合官方采访,赛前头一天彩排……

没多少时间了。

周火谢过了国内兄弟战队们的好意,又组了第四个陪练队,从抽签当晚开始,free几个选手除了睡觉吃饭,几乎没休息的时间,周火管理团队是十分靠谱的,各项活动安排的十分周到,每给选手任何困扰,偶尔有事也是掐在众人复盘后,心情稍微放松的时候来说。

比如抽签第二天的中午。

“问个事儿。”

众人都在吃饭,周火等着大家吃差不多了才问道,“官方这边问的,照例需要挨个让你们写表格申请,知道你们没这空,我给你们看一下,需要的人跟我说一声,不用你们自己填,我来安排,不用你们自己操一点心。”

周火把几份表格递给四人。

时洛放下筷子,接过表格——

《选手随行家属陪同申请表》

“官方这边是从八强赛开始,就免费报销所有出线选手家属的随行旅费,有需要就把家属信息填写好,这边来订酒店机票。”周火早已细看过条目,解释道,“其实不用这么早,有的战队是四强或者决赛让父母家人过来,也有请女朋友的……隔壁nsn经理跟我说,他们怕挺不过八强,到时候也不能享受这项福利了,所以催着我也给你们把表格送来,就……”

周火只知道时洛跟家里关系不行,其他人的情况也不是特别了解,他其实不想来提这事儿,奈何是比赛正规流程,还是要交代一下,周火笑笑,“就……有需要的吗?”

“我不用。”时洛将表格揉了丢进了一次性饭盒里,“没人来。”

周火干笑,“就……其实nsn那边也不是各个选手的家长都来。”

“我爸妈肯定也不来。”宸火将表格丢到一边,无所谓道,“这一二年才刚刚接受了我这职业,刚刚缓和了关系,让他们来支持那别想了,不找这麻烦。”

uy慢吞吞道,“我爸妈倒不骂我,他们觉得我挺厉害的,这么能赚钱,但他俩人根本就不看比赛,也不懂,硬把他们弄来也就是配合官方玩儿点煽情戏码,没意思。”

周火干笑,看向余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