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

126、126(1 / 2)

free主动放弃了联赛提供的八强选手亲属免费欧洲游待遇,也不算是完全没有好处,他们同时也免去了同亲属录视频的流程,比其他战队多了一整天的训练时间。

八强赛一天一天临近,free几人除了没日没夜的训练,就是隔空同圣剑在网上互喷。

按照周火原本的意思,八强赛之前是想给这四个人断网的,反正打练习赛时用的是官方给的服务器,可以单独给网,其实是可以把众人电脑设置一下,让选手们上机时只能登游戏。

再将选手手机暂时没收一下,瞬间干干净净消消停停,有多少恩怨比赛后再说。身为经理,周火还是有这个权限的。

不过这计划没等周火同选手们说,先被老乔拦了下来。

“百害无一利。”老乔摇摇头,“必须让他们习惯这个被喷被搞心态的节奏,你保护他们保护的太好,他们抗压能力就弱了,真的,人就是这样……越惯着越娇气,等比赛当天被说点什么突然受不了,心态一时调整不过来,影响比赛就歇菜了。”

周火很纳闷,“比赛当天能怎么搞心态?比赛场馆安保那么严格,他们敢怎么?还能比现在更搞心态吗?”

圣剑推特天天在骚,前天问时洛紧不紧张,昨天晒余邃以前在圣剑用的外设问余邃怀不怀念,今天问free有没有订八强赛后返程的机票,一天发好几条推特,全方位立体性的问候,周火这些天本来就忙,焦头烂额的时候看见他们的推特总是一头火,“我特么要不是这些天抽不出空来,我真的想整理一下文件报给联赛组,妈的这就一群电竞流氓!”

“你找联赛组也没用,人家就说我们是正常友好的赛前开玩笑,而且他们明显是有准备的。”老乔冷笑,“官方推特说的都是不太过分的,真的扎心的都是他们老板啊经理的私人账号在说,这是个人言论,联赛也管不了,还有就是……”

老乔认真道,“信我,这真的还不算最搞心态的。”

周火只得惺惺作罢,仍不信还能如何过分。

直到八强赛前彩排的那一天。

八强赛的比赛场馆就已经换了,同小组赛不同,八强赛会换到当地观赛席最大的一个场馆中,赛前相对小组赛也会多一点流程,比如会多一个开幕式,比如会依次介绍每个选手战绩等等……全程都在直播,未免有什么疏漏意外,开赛之前选手们要先来走一遍流程的。

彩排当天,周火看着已搭建完成的巨大场馆还算满意,他头一年带队进世界赛,觉得这牌面儿还够大,周火从自打没下车远远看着场馆就笑吟吟,直到众人下了车,进了内场经过观众席的时候。

今天只是彩排,但不少当地的粉丝也来了。

本地粉丝,自然是支持圣剑的。

今天所有八强赛战队都会来彩排,主办方担心有什么意外,还早早拉了护栏,以免粉丝们太热情冲上来对选手造成困扰。

可拦得住粉丝,拦不住粉丝们的灯牌。

周火看着圣剑粉丝们举着的一个个灯牌,听着圣剑粉丝们的哄笑,脸色一点点变青。

周火走在最前,他担心选手们会留意到灯牌上的问题,迅速收敛脸上怒意,扭头催促,“走快点快点,走一边流程就能回酒店了,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咱们来的最早,可以先彩排先走,快点快点,别东张西望的……”

老乔和宸火是真的没发现什么,uy戴着个耳机也没东张西望,埋头往前走,只有时洛不经意的往喧闹的圣剑粉丝那边扫了一眼。

时洛看着远处圣剑粉丝们举着的灯牌,停了脚步。

圣剑粉丝们除了举了自家战队灯牌,还举了余邃的。

圣剑粉丝们举的余邃灯牌是:eu-whiser。

由于国籍原因,余邃就是在效力圣剑俱乐部的时候,eu-whiser这个口号也是侮辱性质的。

联赛是赛区对抗,并不是国籍对抗。

从始至终,就没有在选手前缀上加国籍的惯例。

圣剑粉丝玩这一手,就是明着嘲讽余邃曾经效力他国赛区。

翻译过来,较国内喷子之前骂余邃是三姓家奴有过之无不及。

发现时洛在看他们了,圣剑粉丝开始起哄的叫了起来,不住喊whiser的id。

带着前缀,先喊一声eu,再喊一声whiser,还十分有节奏感。

走在前面老乔宸火他们回头,一个个脸色全变了。

时洛面若冰霜,突然抬手摘了墨镜。

“停下做什么?”

余邃最后一个下的车,恍若未闻的走到时洛身后,把手搭在了时洛拿着墨镜的右手上,道,“走了。”

时洛目光依次扫过的圣剑粉丝们,继而重新戴上墨镜,一言不发的进了后台。

进了后台周火把选手们交给手下领队,自己直接去找官方人员去了。

周火一直没回来,彩排的前半段,除了余邃,

free全员冷着脸。

对接free这边彩排任务的工作人员不住擦汗,也不敢说什么,只是不住道歉,翻来覆去的同众人说辛苦了。

free专属休息室里没人开腔,宸火突然烦了,抬头问工作人员,“我们辛苦什么?”

工作人员讪讪,余邃在玩俄罗斯方块,低声道,“难为工作人员做什么?”

宸火憋气,起身道,“nsn估计也来了,我找老顾他们聊两句去。”

uy也懒得在屋里等着了,起身跟着一同去了。

时洛不玩手机也不看流程表,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两条长腿直接搭在了沙发前的小茶几上。

余邃抬眸看了时洛一眼,笑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