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

127、127(1 / 2)

时洛呆在原地。

时洛记得余邃说过,他现在用的这个账号是他十五岁时就注册的,当时未成年,注册还是用的他爸爸的身份信息,之后陪着余邃南征北战打了这么多年,号上无数绝版称号和皮肤就算了,那是余邃拿了无数大奖的账号……

时洛并不畏战,也不觉得自家战队一定会输给圣剑,但还是本能道,“那个账号不能这样玩!那是……”

“嘘……”

站在最前面的余邃回头,对着时洛比了个嘘的手势。

余邃对着时洛笑了下,眼睛中闪着光。

前台主持人彩排的声音太大,余邃和时洛之间又隔着那么多人,余邃说话时洛根本就听不清。

但时洛能看出余邃的口型。

余邃说的是:看、哥、替、你、出、气。

时洛喉咙口瞬间堵住了。

恍惚间,时洛感觉自己看到的是三年前那个短发的余邃。

删号战的玩法,还是时洛以前在黑网吧当主播时教给余邃的。

余邃当日已是在役几年的职业选手,不是太能理解这种行为,账号对一个职业选手来说有多重要,余邃比谁都清楚。

余邃当时还同时洛说,这就有点过了。

哪有什么恩怨,值得赌上自己的账号。

余邃当时手把手带着时洛入行,教他的都是根正苗红职业选手的行为准则,后来即使昔日带自己入行的人已不再,时洛还是循着whiser的脚印,一步不错的走了过来,作为一个职业选手,没再来过这么野的玩法。

但余邃自己这会儿却破例了。

三年过去,被对方影响的,不只是时洛而已。

余邃站在后台走廊看着远处灯光,笑了下。

余邃头一次知道删号战的时候就想,没什么人没什么事,值得让自己做到这一步。

之后历经种种,余邃一度想,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也没什么会让自己因一时意气跟人这样争高低。

但现在有了。

比赛打了这么多年,世界赛进了这么多次,本应云淡风轻宠辱不惊,可突然就有了第一次进世界赛时的兴奋和血性。

余邃原本只是想赢。

但他现在想踩在对方脸上赢。

打完比赛还要让对方直接删号的那种赢。

彩排结束后,周火第一时间将彩排当天场馆内发生的事整理好,国内发微博国外发推特,中国赛区负责人马上联系了今年世界赛主办方做出了警告。

但玩家行为,没法让圣剑俱乐部负责,游戏官方也不满圣剑一连串的骚操作,奈何圣剑玩脏玩的太油滑,全程擦边,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违规,灯牌的事最终也只能是比赛主办方来负责,被警告罚款。

这种结果,中国赛区的玩家自然是不满意的,网上骂战进一步升级,大家不要比赛承办方来被处罚,只要圣剑付出代价,联赛官方被狂轰滥炸了一整个晚上,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法表态。

本土赛区群情鼎沸,特别是free的粉丝,已经恨不得生啖圣剑肉了,晚上复盘过最后一场练习赛后,余邃刷新了下推特,同周火道,“这有什么不好解决的,发条微博,告诉粉丝们我们明天跟圣剑打删号战。”

余邃道,“粉丝们知道后肯定不生气了。”

“呃……”周火小心翼翼提醒道,“圣剑那边,虽然他们经理暗示了,但是他们官方没提你们删号战的事的,他们看样子是不想公开,你……懂我意思吧?”

“懂。”余邃收起手机,“怕万一输了,让大家知道这事儿太丢人,想着赢了以后再公开。”

周火点头,其实周火也不想公开,到目前为止,没人能知道明天比赛的结果,万一输了……周火不想让余邃承担这么大的舆论压力。

余邃道,“我不怕。”

“赢比赛,用我的方式来赢比赛……是我唯一能为粉丝们做的事。”余邃语气淡然,“我不算对粉丝们好的选手,但也不至于这点儿担当都没,让我粉丝看个比赛还憋憋屈屈。”

周火一窒,看看众人,几个选手全部首肯。

周火一咬后槽牙,点头,“行,没你们的事了,去休息吧,明天见。”

四人各自回自己房间休息,周火编辑微博,在凌晨点了发送。

周火的文案向来是专业的,开篇第一句:在现有规则无法惩治别有用心之人时,我们的选手会以自己的方式捍卫尊严。

翌日,八强赛正式开始。

free四位选手身着世界赛专门队服,准时抵达比赛场馆。

未免再看见刺眼灯牌,周火本来是要求绕开外场,从单独通道入场的,几个选手嫌麻烦拒绝了。老乔的安排还是对的,自家选手都是大心脏,就算偶尔被煞趣÷阁激怒,也不会被煞趣÷阁激怒第二次,昨天最恶心的已经看过了,今天不至于再被影响情绪,更别提联赛官方已警告过比赛主办方,主办方承诺今天会全程监管,及时将举侮辱性灯牌的观众请出场馆。

大家都无所谓,周火也就不多事了,free正常入场,但这次经过前场时,众人还是被场内灯牌吸引住了目光。

选手们下车后要进内场后台,需经过一段看台区。

看台区视野极佳,整个赛场一览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