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

129、129(1 / 2)

第一局free用超快速战术以十七分钟快速拿下了比赛,给看比赛的所有国内玩家吃了一剂定心丸。

五局三胜,在大赛中拿了首胜其实也代表不了多大的优势,但第一局中free四人的操作实在具压制力,节奏太快,生生把半小时的游戏时间压缩在了这十七分钟之间,解说都跟不上几人的操作,下了场,时洛和宸火两人手指骨节都在微微刺痛。

宸火抓了数据分析师的手按在自己胸口,呲牙,“听听,这心脏要跳出来了行吧?我现在怀疑你们当初定这个战术的时候就是在搞我们,妈的犯了心脏病谁负责?!”

数据分析师笑个不停,“我们也没想到你们实战能操作的这么好,厉害,辛苦了辛苦了。”

“下场要不要换个战术?”老乔问余邃,“他俩太累,你指挥起来大脑绷的也太紧了,这样一直打下去怕你们受不了,要不要缓一缓?”

余邃同工作人员讨一个发热贴,拿到手里微微用力搓了搓,拉过时洛的手按在了时洛手背骨节上,摇头,“不用。”

中场休息没多少时间,周围全是人,还要跟教练组商量战术,根本没时间拉着时洛避开人说什么了,余邃当休息室内所有人包括比赛方的工作人员不存在,用热帖揉着时洛的双手,“疼不疼?”

时洛点头,“有点……不过不影响下一场发挥,没问题。”

宸火手也疼,突击手本来操作强度就比其他职业大,玩这种战术更是完全把他和时洛当牲口在用,宸火磨着牙看了余邃一眼,故意拱火,“先说不用换套路,再去问疼不疼,时洛要说特别疼,你换不换套路?”

裁判组的人进来让余邃签字确认认可上一场比赛结果,余邃一手依旧牵着时洛,一手拿过趣÷阁咬开趣÷阁帽,飞速签下自己id,道,“不换。”

宸火接过uy递给他的热帖捂着手,啧啧,“时神,看看你找了个什么绝世好渣男。”

时洛抬眸同余邃对视,低声道,“我看上的就是个渣男……不早就都知道了?”

“嗨,俩人半斤八两,时洛就是什么好人了?”uy在一旁凉凉道,“玩弄余邃感情……睡了余邃……不允许余邃公开他俩的关系,真的,你们把whiser替换成一个普通人,时洛是不是渣透了?”

知道选手是在调节紧张的气氛,选手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笑了起来,数据分析师赶着时间交代几人上一场对面出现的问题以及下一场依旧沿用这战术可能会遇到的问题,余邃从始至终握着时洛的手。

周火站在最边上,争分夺秒见缝插针的汇报情况,“我刚才去圣剑休息室旁边转了一圈,一群司马脸!那个嚣张的气焰已经没了,听不懂德语,反正肯定在骂人,大家再接再厉。”

“先别飘别轻敌。”老乔害怕毒奶,拼命绷住脸,“下一场继续,对面也不是吃素的,刚才是完全是被咱们打懵了,下一场你们见招拆招,余邃,现在压力在你这里了,争分夺秒的战术,早一点撤就亏,晚一点撤就翻车了,是生是死全在你……”

老乔顿了下,“没办法,这活儿只能让从不失误的人来做,余神……生死全在你身上了,扛得住吧?”

余邃点头,“不用给我做心理辅导,跟宸火说一下刚才打到最后的问题。”

方才一局收时宸火没绷住有了个小小失误,老乔点头,忙去同宸火强调他一贯的走位问题。

余邃深呼吸了下,双手拢在时洛手上,揉了揉。

裁判提醒众人第二局要开始了,众人点头,最后喝了口水纷纷往外走,没人再注意旁人,只有走在最后的老乔留意到余邃低头在时洛手上亲了下,随之放开了时洛。

直男如老乔,看着余邃和时洛的背影,心口突然酸了下。

余渣男不是不心疼。

那是他的时洛,一场比赛下来,时洛两只手因使用过度都在发颤,他怎么可能不心疼?

周火回头看老乔,顺着老乔的目光看了过去——

时洛白皙的手背被热帖烫出了几块红斑,再细看……余邃右手手掌同样被烫的发红。

老乔不经意同周火对视,自己讪讪一笑,摇摇头语气不太自然道,“这算什么,能有多疼?又不是天天都这样累……”

话如此说,老乔脸色也比方才沉了些,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了下。

不知是不是被比赛开始前那漫天的灯牌感染,老乔比往日也敏感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