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

130、130(1 / 2)

历届首次出现在世界赛大名单上的新人,都会被整个赛事组格外关注。

free三冠军天才选手,在第一次进世界赛那年拿下荣誉的同时,也都打破了些记录,以自己过人之处在世界赛上画下了专属自己的那一浓墨重彩。

比如whiser,首次进世界赛那年他破了冠军选手年龄最小记录,当年决赛上拿下了三个单局v,是世界赛有史以来最年轻冠军选手、是以医疗师这职业拿下最多v的选手、还被赛事组官方誉为首征世界赛操作最华丽最惊艳选手。

比如宸火,首征世界赛同样夺冠的同时,还被赛事组官方誉为最莽选手,敢拼敢杀,纵又失误但从不畏战,场上局势越混乱他越能超长发挥。

比如uy,同样首征世界赛夺冠,又被赛事组官方誉为当年最沉稳选手,当年年纪也不大,但发挥格外沉稳老练,不冲动不急躁。

再比如今年的时洛。

虽世界赛赛事刚刚近半,但evil已是官方首肯的世界赛世上最狂新人。

赛事组的数据分析师们没人关注时洛同圣剑的恩恩怨怨,也没时间去看时洛的种种赛后采访,只是单纯从数据分析觉得这新人实在太贪太霸道,不管是从小组赛阶段疯狂掠夺v看还是他在八强赛前的个人训练时长最长记录(选手游戏时间全部在官方数据统计中)来评判,深深感受到了这新人的野心和肆狂。

官方只以为evil选手年纪小,身出电竞豪门,首征战场,心高气傲,立功心切。

只有free俱乐部的寥寥几个自家人知道,时洛自始至终没考虑那么多。

时神想要的不是让自己赢的多漂亮,他想要的是让对手输的更难堪。

而时洛的能力也确实能担得下他这份野心。

赛程行至八强,时洛全程横冲直撞发挥惊艳亮眼,身边三个冠军队友都无法遮住他的光辉,宛若专为大赛而生。

八强赛bo5赛第二局倒计时开始。

时洛盯着地图倒计时,在队内语音频道突然道,“你们说……他们慌不慌?”

其余三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信我。”宸火活动着手指,“谁遇到我们这种疯子打法,谁都会慌。”

“我和余邃算是疯子,你俩不是……你俩是疯狗,请问谁看见要吃人的疯狗不慌?”uy缓缓调节呼吸节奏,“……其实上一局打到最后他们已经在想办法周旋了,他们教练组整体实力比咱们的强……毕竟是上赛季冠军教练组,绝对已经想到应对的办法了,只是不知道能针对咱们化解多少而已,这局见招拆招,余神……靠你了,这局指挥上最好不要有失误。”

余邃垂眸看着自己被烫红的手掌,淡淡反问,“你是在担心我可能会失误?”

uy认真想了下,还真记不起余邃上次失误是哪年的事了。

几人怔了半秒笑了,导播忙将镜头切了过来,时洛喃喃,“看我们笑你是不是更慌?是不是?是不是……”

倒计时结束。

free复刻上一局的开场,倒计时结束的那一刻同时全员冲了出去,赛事导播组有了上一局的经验,直接将镜头切给了free前排四人,巨幕上帝视角中,free四人好似饿狼。

这种疯狗打法中半秒钟都弥足珍贵,余邃依旧没浪费时间给两突击手套盾,时洛宸火开场直接放净化皿,圣剑吃了上一局的教训,担心free还如上一场一般,也有防备,想赶在free之前拿下时洛宸火人头,上来同样四人同时突脸。

时洛宸火俩突击在无盾情况下放净化皿就是两个靶子,若是同其他战队较量,这个情况下两边全员冲脸就是三打一,圣剑的两突击一狙击手打对方唯一有战力的狙击手,胜算极大。

但free不是普通战队。

free战队的医疗师whiser,他可以是医疗师,也可以是突击手。

free全员都能打。

“二点五秒。”时洛死死盯着净化皿放置倒计时读条,“一点五秒……”

圣剑为抢这开场优势,争分夺秒间亦没套盾,近身肉搏,余邃想都没想直接抽出长匕|首挡在自家双突击手身前,一个走位骗过圣剑狙击手一枪,横踢挡开圣剑打头突击手,一匕首砍在另一突击手脸上!

uy一枪狙中圣剑被砍突击手拿下一血,余邃同时中弹仅剩丝血,uy狙击抢换|弹空档里无法再做压制,uy及时提醒,“再不撤就没了。”余邃语速飞快,“再下一个,我卖了。”

决策只在分毫之间,余邃一抗三,快速走位又躲开一枪,赶在圣剑狙击手换弹之前绕后给了他一刀,圣剑医疗师已及时将光子盾补上,余邃□□乏术没能极限一换一,索性再次绕到已经半血的宸火前面替他拖了最后一秒,下一秒——

下一秒,余邃被圣剑狙击手突击手同时击中,转去复活。

但时洛和宸火这边已在地图中央一共成功放置了令圣剑绝望的一二三四五六个净化皿,随着净化皿的嗤嗤声圣剑一层地图在逐渐变得清晰,极大方便了时洛和宸火的发挥,地图大面积被清理圣剑前排几人不得不后退,时洛宸火乘势又拿掉了圣剑另一个突击手的人头。

开局一换二,和上一局相较优势了小了些,但free还是成功侵占了大片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