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

131、131(1 / 2)

再次中场休息,周火无心照料自家选手,挖心挠肝的恨不得就地掏出个地洞来穿到圣剑休息室看看他们是什么神态。

“被咱们拿了三个赛点,我特别好奇他们现在还能讨论什么?”周火是认真的很好奇,“不如请我这个营销鬼才过去讨论讨论,这个赛后怎么公关,小组赛控分把自己控死在八强,这个公关问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解决的,我这里正有一套用不到的输比赛公关稿可以免费赠与他们……”

连拿两局,老乔脸色也放松了许多,嘲道,“你老东家nsn昨天彩排的时候不是毒奶了自己一波,说没准八强会凉,想要跟你这个前经理要公关稿吗?不给nsn给圣剑?”

“宁予外贼,不予家奴。”周火摇头,大手一挥,“nsn用不到这个,他们不配输。”

时洛笑了下,接过工作人员递给他的两个热帖贴在了自己双手手背上,走到一旁拿自己外套摸了摸,拿了一盒烟出来。

“别飘,小心让二追三。”纵然知道这几率很小,老乔还是不敢太放松,他看向时洛和宸火,“还行吗?我说实话……你们这局真是死熬过来的,中间稍微一点问题就会崩盘,其实没那么稳。”

“知道。”宸火点头,“我也说实话,不知道时洛还顶不顶得住,但我真是要手断了。”

宸火看向几人,“但还能撑。”

“下局换套路,我们又不是只准备了这一点。”余邃接过工作人员递给他的热水喝了两口,“开场给他们打懵了影响了他们的心态就行了,下场换个打法玩玩。”

数据分析师同余邃对视一眼,点头,“ok,但压力还是在你这里,你扛得住就行。”

一屋子人,时洛头次没避人,直接在屋里点了烟,低头深吸了一口。

细看一下,能看出时洛的两只手疼的正发颤。

不是太想赢,其实不会开场两局这么拼命的。

周火时不时的瞟向直播屏,心里有点着急。

为什么还没放?

为什么还在放赞助商广告?

按照上一场中场休息的时间来算,现在完全可以放自家视频了,为什么到自己家这边就拖拖拉拉个没完?是不是针对自己家?一会儿开场了都放不完,自家选手一进隔音房,屁也看不见了,还有什么用?

周火频频看向同步直播屏,数据分析师怜悯的看了看这个头一次进世界赛的人,走到周火身边无奈低声解释:“不怪导播,怪你家选手好不好?”

周火蹙眉看向数据分析师,数据分析师摊手,“人家赞助商既然赞助了,你这一个bo5里面就得把人家的广告全放出来,本来可以有四个中场休息放广告的,可你家开场打了个二比零,万一你家选手下场又赢了,那就没第三个中场休息了,你想让赛事组放赞助商鸽子?赛事组敢吗?”

数据分析师撇撇嘴,“不敢,但他们敢放你鸽子。”

周火:“……”

数据分析师无奈的看着直播屏,“但你还不能说啥,是你们强行缩短了人家的广告时间,只能把广告全挤在这里一起放出来了,怪谁?”

“怪我……”周火千算万算没料到还有这一说法,憋气,“怪我家选手太不讲道理……我自作自受。”

周火气的胸口疼,又不能跟众人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广告不间断播出,待工作人员来提醒选手上场时,广告还在投放。

周火放弃,苦笑了下,不指望自己赶制的视频还能被放出来了,只能当没这会儿事,面带微笑喊着加油声送几个选手出休息室。

开场打了个二比零,现场中国赛区的粉丝已经开始横着行走了,中场时间里欢呼声加油声就没停过,free这边的裁判员领着选手重新入场时特意让众人在进隔音室前停了下,好意让几人看看场内自家粉丝的热情和疯狂。

而就在此刻,巨幕上漫长的广告终于播放完毕,宸火的脸突然出现在了巨屏上,场内粉丝开始疯狂尖叫。

裁判也愣了下,“你们也有赛前视频吗?”

宸火一脸迷茫,“……没啊,呃……”

宸火脸色变换,“前几天,周火让我录个视频,说是下下个月俱乐部一周年年会的时候会用的,所以让我不用害臊,可以说点真情实感的话,该……不……会……是……”

宸火表情僵硬,“所以,你们,也录了吗?”

free其余三人:“……”

uy把手拍在脸上,悔之晚矣,“……我录了。”

时洛反应迅速,回头看向裁判,“导播间在哪儿?或者你们场馆的电控室在哪儿?”

裁判头次看见路子这么野的选手,咽了下口水,满脸写着拒绝,“evil,你马、马上要八强出线了,你大好前途,别在这时候违纪被禁赛……”

裁判求助的看向余邃,希望free的队长可以维持一下纪律,但不想一向在大赛上淡然的余邃脸上竟闪过了一抹不自在神色,细看一下,余队长耳朵居然有点红,对视时眼神还迅速避开了。

裁判骇然,“你们到底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东西?说的话很难听吗?你们放心,脏话的话,导播组肯定帮你们消音的。”

“就是不难听,才不好意思让他放出来……”宸火看着巨幕上自己直接怼在镜头上的素颜,绝望闭眼,“头发这么乱,我|操周火的爸爸……”

裁判头次看这全员恶人队这么慌乱,好心道,“不然你们去隔音房吧?进去就听不见了。”

四人迟疑了下,还不太想走。

每个人都只录了自己的部分,并不知旁人说了什么,这会儿竟还隐隐有点好奇。

反正尴尬大家一起尴尬,要死一起死,几人都想看看谁能最丢人。

十分钟后,free对阵圣剑八强赛第三局,正式开始。

隔音房中,等着比赛开始的free四人这场没再相互搞对方心态。

周经理刚才搞了一波终极心态,几人还在消化,暂时没精力顾得上彼此。

倒计时结束,这次四人没第一时间往外冲。

换了个套路,这局众人不再打快攻,余邃自宸火开始,依次给众人套光子盾。

赛前视频中。

宸火看着镜头看了许久,自己先别扭的笑了下:“艹,好几把尴尬啊……录这玩意儿。”

“先对余邃说,余邃……”

宸火看着镜头停了下来,又隔了好一会儿,笑了下,揉了揉眼睛,慢慢继续道——

“突然想起来……你年纪其实比我还小。”

“我明明是你哥,但……没照顾过你,这几你能让我没心没肺的走过来……反而多亏你了。”

“虽然你没奶过我,但你就是我最好的医疗师。”

“总之……算了,说uy了。”

“uy,我之前总说你直播蹭大家热度,那句话是假的,别走心。”

“虽然我知道你也不会走心。”

“时崽……”

“我也不知道咱俩为啥从你刚入队就整天掐,我其实没烦过你。”

“还有就是跟你说个秘密,当年咱俩吃烤串打起来……确实是我把你点的串串全吃了,你点的太合我胃口了,唉……本来不想说出来的。”

“就这样吧,我去叫uy来?”

赛场上,uy遵照战术安排开始划水,珍惜子|弹,不莽不冲,在后方开着镜当个安静的眼睛,给众人适时报点。

圣剑被free活活折磨了两场,这场开场后神经高度紧张,准备破釜沉舟就跟free正面刚了,但开场拼了一波脸后发现free突然不冲了,稳扎稳打,上一场还宛若地狱阎罗的evil选手居然还去地图边缘偷图了。

uy给时洛报报点,对方一来free四人马上集合,打退就散,不穷追不拉扯,没人了就继续偷图,东一块西一块,不慌不忙。

赛前视频中。

uy无奈的看着镜头,“我最怕这种环节了,说什么啊?”

“先是余邃。”

“就……不夸他什么了,余渣男有多好,大家其实都清楚,只能说……”

“不是你,当初我不会天南海北的跟你走。”

“谢了,多亏你,我现在可以有个能完全放松,可以没事儿就直播,安心打比赛的俱乐部。”

“再说宸火。”

“平时总说你缺心少肺,其实我知道……你不是。”

“那年我被圣剑卖了,余邃在玩自闭,我们联系不上,那段日子多亏你了。”

“整天想办法让余渣男开心,想办法隔着半个欧洲照顾我……谢了。”

“时洛……”

“认真说一次吧,唉好尴尬。”

“时崽,想跟你说……”

“最难熬的那段日子……我们几个在欧洲不好过,你在国内应该也不舒坦。”

“从你进战队那天,我对你和对宸火他们就是一样的了。”

“你从来就不是外人。”

赛场上,uy提醒时洛又有人要来包他了,时洛点头示意已经听到了,飞快道:“不用来,就俩人,我这边自己可以清理。”

“你确认?”余邃同宸火正在守圣剑前排的人,“别死,知道么?”

“清楚,不用过来。”时洛精神高度专注着,靠着耳机内细微声响判断对方位置,蹭在掩体后丢了一个净化皿下去,未免暴露位置快速转到另一掩体后,架枪准备守对方一波。

同一时刻地图正面余邃宸火和圣剑的医疗师和一突击手也碰到上了,真正意义上的二对二,余邃给宸火补好状态直接开打,杀了一个突击手后迅速后撤。

时洛这边遇到的是一突击一狙击手,两人慢慢逼近时洛。

uy提醒道,“余邃那边打完了,让他过去?你带个医疗师更安全一点。”

时洛神情专注,低声道,“……不用。”

时洛掐好时间和位置,突然移了一个身位开|枪,迅速打掉了圣剑包抄二人组身上的光子盾,时洛再次躲回掩体内。

队聊频道,宸火也道,“不然余邃过去?”

余邃给宸火重新补好状态,“谁是指挥?”

宸火老实闭嘴。

时洛给突|击|枪上子|弹,“我能行……别分心给我。”

赛前这个套路已经试了多少次磨了多少次了,每次要开始的打二加一加一套路要分一个突击手出去单独清毒的时候,都是时洛走单。

原因无他,余邃和宸火到底配合多年,细节上默契度要比和时洛强一点。

uy这局前期的任务就是省钱加当眼,嘴闲了下来就忍不住插空道,“渣还是余邃渣啊……就为了保住中央地图,眼睁睁的看着小男朋友一对二,不去救。”

圣剑突击手听出来时洛这边只有一个人,不再周旋,和狙击手队友直接围了上来,时洛听到灌木丛中的脚步声迅速反应过来,飞速转身绕后,直接开枪,一串连发中了三枪,自己也中了一枪。

圣剑的选手细节也已拉满,选择包抄时洛的位置正处于uy狙击范围的斜坡里,uy根本没法帮时洛补枪。

时洛身上盾已经碎了,幸好对面并没医疗师,时洛屏息,仗着自己反应快走位迅速,没再多加消耗对方,自己反而迎了上去,迅速收掉了对方突击手,顶着一个血皮极限操作又趁着对方狙击手换弹的时候收掉了对方狙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