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

第133章 番外(1 / 2)

free整支战队的气氛的状态,让今年世界赛的赛事组人员有些担忧。

free俱乐部很牛逼。

free俱乐部是首个建队当年就破了n个比赛记录的俱乐部。

free俱乐部四位选手全是少年天才选手。

free有目前全联盟粉丝最多的明星选手……

……

等等等等,这些了不起的成绩赛事组全体官方人员都甘心承认。

但,这不代表,这个俱乐部可以在八强赛后就庆祝他们今年顺利夺冠。

也不代表,他们俱乐部的宸火选手和uy选手可以在仅仅八强晋级后,就去同安放在比赛场馆最中央的冠军奖杯合影。

更不代表,他们俱乐部那个神志不清哭个不停的经理人,可以在八强出线后就联系游戏官方,要求开始预热自家战队夺冠后的庆祝活动。

这只东方战队,逾矩了。

太放肆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主要是他们只是自己嚣张就算了,毕竟实力摆在这了,对战圣剑这场bo5把所有人都打服了,可气的是,他们还影响了另一只来自中国赛区的战队。

nsn俱乐部不知为何,也跟着抖了起来,开始横着走路。他们的八强赛对手瑞典战队已经向赛事组举报,nsn战队不知道遭了什么瘟,这边free比赛刚打完,nsn开开心心的跑去询问了他们的八强赛对手,输了比赛的要不要删点什么。

敦朴做人规矩比赛的瑞典战队惹不起躲得起,先一步打了nsn俱乐部的小报告,nsn因此被赛事组警告了一次,这才欢天喜地的老实了。

nsn完全是莫名其妙跟着傻嗨,赛事组还是可以警告吓唬一下的,至于free这边……

圣剑之前做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赛事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些小节就装没看见了。

比如有工作人员举报,free几个选手在赛后认真讨论过,要不要趁着在境外,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揍圣剑队长一顿。

比如八强赛后free圣剑两队在后台相遇,free几个选手匪里匪气的对着圣剑俱乐部老板吹口哨起哄。

再比如evil选手申了个推特账号,在赛后直接开喷,一边庆祝圣剑喜提八强一轮游一边放了狠话:明年世界赛若能再见,他对上圣剑一次,就再删圣剑一次的号。

赛事组官方权当无事发生了。

“……稍微收收,你也忒狂了。”

送走圣剑的当天,free下榻酒店里,战队所有人全挤在了周火房间中,宸火拎着一瓶酒趴在沙发靠背上看时洛在推特上激情输出,“见到一次你删他们一次?你怎么跟个土匪似得?”

时洛没理宸火,自己端起一旁的一瓶酒喝了两口,继续踩在圣剑的坟头上疯狂蹦迪。

“唉,做圣剑的队员也挺可怜的。”uy已经爽够了,开着直播,一边跟弹幕互动一边假模假式的装好人,“一年删一次号,每年都要重头再来……他们新赛季一开赛好看了,新赛季一开战,四个光秃秃的新号去别人打哈哈哈笑死我了……”

“活几把该!不就是想欺负人,才去二号种子池的么……踢到铁板了吧?知道谁最能狂了吧?呵……”老乔歪在沙发上,同周火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酒,迷迷糊糊的闻了闻杯中酒,“哎?这个酒真不错,这是啥酒?当地的吗?”

“不是,我从家里捎的。”周火不知喝了多少,满脸通红,口齿不清道,“我让人给我空运带过来,专门用来庆祝咱们夺冠的!五万多一瓶……我准备了整整六瓶。”

“牛|逼牛|逼。”老乔不住点头,一边给自己续杯一边费力道,“这贵的酒就是他娘的好喝,不过……”

老乔又喝了一口酒,眯着眼认真想了片刻,一时之间竟想不起来自己家战队到底有没有夺冠。

想不起来就不想了,老乔摇摇头,又跟周火碰了一杯。

三个选手一个教练一个经理加上六个工作人员十个人,就着薯片和爆米花造了六瓶度数颇高的酒,而后全喝高了。

全俱乐部唯一不能喝酒的那个人在做了整整两小时的赛后采访,回到酒店时,看到的就是这个靡费的画面。

余邃看着一屋子酒鬼,认真问道,“还有人……记得咱们只是刚八强出线吗?”

一屋子的王者看向余邃,神智虽不清,但姿态仍尊贵,一个个眼神睥睨。

显然是没人记得了。屋里弥漫着诡异的爆米花和红酒混杂的味道,余邃这数年没沾过酒的人有点扛不住,闻着这味儿屋都不想进,他脱了外套丢在门口,开着门坐在自己外套上刷了一会儿手机,等了片刻待房间内酒味淡了些才进了房间。

uy已经坐在地上靠着沙发睡着了,直播还开着,余邃看了一眼——

【是余神回来了吗???】

【哈哈哈哈哈whiser那么爱干净,怕是都不想进这屋。】

【感觉到了余神的绝望,崽崽们,我们还要打四强的你们知道吗?】

【余神啊啊啊啊啊啊看镜头!!!】

【whiser,求求你检查一下周经理的手机,我怀疑他刚才喝大了已经把你们明天回国的票定了!】

【有那么一刻,感觉你们今年就是单纯来打个八强赛的。微笑脸,你们是打完就走是不是?】

【已经笑不动了,为什么我队酒量都这么差啊?唯一一个能喝的现在却戒酒了,hhhhh……】

余邃对着镜头打了个招呼,看见有弹幕在问:【删号战都为他打了,某人还不公开你?】

余邃嘴角控制不住的往上挑,“看某人是没这个意思。”

到底要公开什么粉丝们都心知肚明,有弹幕故意道:【可能还是不够喜欢。】

余邃莞尔。

粉丝们怕余邃当真,忙把说时洛不够喜欢余邃的刷下去了,又一起排队复制粘贴,恭喜余邃过了八强的难关。

余邃谢过粉丝,起身再次看过屋里众人——

余邃揉了揉脖颈,在自家俱乐部总群里发了消息,请没来聚众酗酒的随行工作人员照顾一下众人。

至于这一窝醉鬼里的某个人,当然是余邃自己单独照顾。

余邃捞起时洛,半扶半抱的将人带回了自己房间。

时洛大概是心里还残存着一缕竞技之魂,虽然喝的眼睛已经直了,但还有点理智,回到房间被余邃扶着躺倒床上片刻后,突然拉住了余邃的衣角。

“明天……”时洛眼睛发红,直直的看着余邃,“……约练习赛了吗?几点?”

余邃反问,“要是约了,你起得来么?”

时洛目光直直的看着余邃,显然是根本听不明白余邃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