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

Chapter 74(1 / 2)

翌日,郑将军单独发给周戎的调令终于公布了。

春草、颜豪、丁实和郭伟祥四人被编入特殊行动组,由汤皓担任组长,去丧尸密集的陆地寻找当初摔下山谷的终极抗体样本。

周戎被特殊委任,干起了他中央护卫的老本行。

司南站在窗前,衣袖随意卷到手肘上,左手端着热茶,右手插在裤兜里,露出胳膊刚抽过血后贴上的医药胶布。

远处军区大门口,一辆军绿色吉普车在阳光下反射出亮光,春草颜豪他们全副武装,周戎则白T恤,黑色短外套和长裤,轻便潇洒又利落,跟自己的队员逐一告别。

汤皓十分不耐烦地坐在驾驶座上,撑着额角频频看表,能看出他的忍耐已渐渐到了极限。

“通讯仪带好,关键时刻叫戎哥,戎哥会发出远程技术指导,另有千分之一几率可以起召唤阵现出真身……”

周戎最后拍拍春草的头,强行勾着颜豪的肩,吊儿郎当笑道:“好了,差不多就这样,希望我们118……前118第六中队的队员们不畏艰险,知难而上,集中所有人的欧气克制汤中校的非酋属性,顺利刷完地图开到装备,早日把生化危机副本打通关。”

汤皓吼道:“谁是非酋?!周戎!”

汤皓气势汹汹把车门一甩,还没走上前来,四个前118特种兵齐齐转身。

双方瞪视半晌,汤皓捂着额头长叹一口气:“你们差不多收收吧,战斗机再过十分钟起飞,这都几点了!”

郭伟祥似乎控制不住想说什么,被颜豪拉住了,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好了,走吧。”颜豪从地上拎起三十公斤的装备包,往单肩上一扔,主动上前给了周戎一个紧紧的拥抱:“戎哥升官还没请我们吃饭呢,等哥几个带着抗体顺利回来后,可记着别把这顿给逃了啊。”

周戎说:“嗯嗯,行,一食堂青菜麻辣烫管够。”

春草泪眼婆娑:“爸,我不在的日子里你会跟新妈妈生弟弟去吗?”

周戎:“当然了我的傻闺女,等你回来就生完一个排了,准备好做扶弟魔吧科科。”

郭伟祥:“我没什么可说的,我只认戎哥是我的队长……嗷!”话音未落被周戎狠狠一掌,剩下的豪言壮语全被打回了肚子里。

周戎:“快滚!”

周戎目送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向外走去,不远处金华中校抱着手臂,站在树下,沉默注视着队伍末端的人。然而丁实没有回应她的目光,一直刻意低着头,就像做错了事的大男生一样,匆匆钻进了吉普车。

汤皓最后按了下喇叭,车头缓缓调转,带着尘土向港口方向驶去。

尘烟掀起周戎的短夹克下摆,露出结实的腰,和吊在胯上的长裤。他摸出烟盒,弹出一根烟,点燃长长吸了一口。

因为不用执行任务的缘故,他的配枪被收缴了,后腰那儿空空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喂!”周戎朗声道,金华中校回过头来,猝不及防接住了他迎面抛来的烟盒。

金华微红着眼角笑了起来,对周戎做了个谢谢的口型。

远处三楼上,热茶白雾袅袅,将司南的眉眼笼罩得朦胧不清。

“周戎很想去,”突然他轻轻道。

宁瑜聚精会神盯着显微镜,“嗯”了一声:“那为什么不去?”

司南冷冷道:“因为你这个傻逼实验还没做完。”

宁瑜失声笑了起来,然而紧接着就变成了从胸腔中震动的闷咳。

“没关系,再过一段时间就初步合成人造抗体了,虽然只适用于少数基因优良者,但可以在特种部队内部推行,可以赋予士兵被丧尸咬伤后迅速愈合的能力。”宁瑜勉强止住咳嗽,沙哑道:“等他们带回终极抗体,制成能够普及给所有民众的疫苗之后,你就彻底自由了,可以跟周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或者躺着吃国家一辈子。”

司南对最后那句话不置可否,但扭头看了宁瑜一眼。

“怎么?”

司南淡淡道:“我认识你到现在,这是你说的最像人的一段话。”

宁瑜立刻恢复了刁钻刻薄的本相:“不会说中文就少说两句,这是什么烂形容?过来我给你试一针疫苗……喂,上哪去!”

司南把热茶一饮而尽,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去上中文补习班。”

周戎在刺目的阳光下眯起眼睛,司南的身影穿过空地,逆着微风,向他走来。

金华已经走了,军区重地没有行人,远处的哨兵背着枪站在岗亭上,趣÷阁直趣÷阁直的如同标枪。周戎叼着烟注视着司南走近,突然张开双臂,懒洋洋道:“喂,过来!”

“……”

“戎哥心情不好,过来给戎哥安慰一下!”

司南站定脚步,上下打量周戎,问:“怎么安慰?”

周戎狡猾地反问:“昨晚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戎哥是怎么安慰你的?”

司南思忖片刻,诚恳道:“好。”紧接着猛地弯腰使劲,仿照着昨晚周戎把他一路抱回宿舍的姿势,打横把周戎抱了起来。

“哈哈哈——”周戎失控的大笑响彻空地,不远处两名哨兵的眼珠子差点瞪脱框。只见司南抱着比自己高四英寸的周戎,昂首挺胸憋着气,大步走了二十多米,终于撑不住扑通一声摔倒了,两人灰头土脸地滚作了一团。

·

这支返回陆地搜索抗体的行动组代号“黑隼”,由三十名千挑万选的精英士兵组成,每个人出发之前都写了遗书。

所有人都知道这项任务的危险性。

春天到来后沿海大批丧尸北迁,整片华北,尤其是B市周边地区几乎成了活死人的世界。战斗机将搜索小组空投到山陵地区,接下来的所有危险都是未知的,如果他们刚巧降落在北上的丧尸潮头顶,那全军覆没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况且集团军出身的汤皓并不是带队的最佳人选,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像这种极度艰难、很可能最后需要单兵突入的任务,其实应该由周戎亲自出马,才能最大程度地确保全身而退。

但周戎不能去。

他是个天生的军人,从灵魂中就有种对于战场的渴望,然而现在只能被困在大后方。

司南什么都没有说,就像平常一样,中午跟周戎去食堂,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吃了饭,结伴回宿舍。

隔壁颜豪春草和祥子大丁的两间寝室空荡荡的。早上他们四个一阵风似的收拾装备、出门报道的动静仿佛还在耳边,转眼空气就变得安安静静,仿佛走路重了都能激起回响。

下午周戎去中央|办公室报道上任,临走时把午睡的司南卷巴卷巴,塞进口袋里,施施然带走了。

与此同时,战斗机抵达河北边界,机舱在高空强气流中剧烈颠簸。从前窗向下望去,山川大地密密麻麻,蹒跚游荡的活死人潮占据了每一寸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