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

Chapter 75(1 / 2)

五分钟前,南海总部。

“第一波来自前方的通讯到了!”通讯处办公室内一名少尉朗声道:“是来自阳春草上尉的……呃……指定连接周上校的临时频道。”

“嗯?”周戎一抬头:“这么快就需要场外指导了?”

少尉恭敬地让开位置,周戎上前坐下,戴上耳麦,只听沙沙电流中不清晰的声音传来:

“戎哥被感染那天……才发现,原来还是有一点难过的……”

周戎:“……”

通讯处内,工作人员正全神贯注监听全国各地搜救大队的最新消息反馈,郑中将对着电话怒道:“什么?什么叫做你跳伞正好摔进了一堆丧尸头顶?汤中校!你说话清楚点!”

少尉有点惶恐地站在边上,周戎打了个手势让他离开,示意自己可以搞定。

“你需要我做什么吗,”春草的声音在私频中响起:“或者我去跟司小南谈谈,让他给你道个歉?”

周戎轻轻屏住呼吸,片刻后只听颜豪模糊地苦笑了声,说:“不了,跟司南有什么关系?他的话伤人只是因为他说了实话而已。”

频道中没声音了,只有沉闷的呼吸和走路声。

过了很久,淙淙溪流声骤然明显起来,大概是他们终于走到了峡谷底部。耳麦里春草“喂”了声,压低声音问:“戎哥?戎哥你在吗?紧急请求场外援助,队花进入很丧的状态了,他现在差不多是一朵狗尾巴花了,怎么办?”

周戎向周围瞥了眼:“小声点,颜豪能听见么?”

“不能,他在前面,我们快到集合地了。”

“他有要变异成食人花的迹象吗?”

“目前没有,但说不准……颜小豪跳伞时大字型拍上山壁,现在快毁容了,我觉得他心情应该不太好……”

“让他维持狗尾巴花的状态,不要激发食人花模式。”周戎凝重道,“待会我让司小南来通讯处跟他聊两句。”

春草说:“明白,啊!我看到大丁跟祥子了!我们快到集合地了,待会聊!”

溪谷中的一小块乱石滩上,黄色信号烟随风直上高空,周遭密密麻麻躺满了丧尸,粗略数竟不下上百个。汤皓明显经过一场恶战,他的降落伞挂在不远处树梢上,全身溅满了黑血和腐肉,正精疲力尽地跪在溪边捧水洗脸。

空地上已经聚集了十多名队员,郭伟祥一见他俩,当场大惊失色:“队花!队花你怎么毁容了?你降落时脸先着地了?!”

颜豪:“……”

春草立刻拼命使眼色示意他闭嘴,紧接着丁实扛着枪穿过石滩,抬头一看面色剧变:“副队!副队你脸怎么肿成这样?你降落时脸先着地了?!”

颜豪:“…………”

春草强行勾着他俩的脖子,一手一个把他俩拖走,颜豪则转去小溪边洗他满脸干涸的鼻血。结果他刚蹲下,冷不防汤皓湿漉漉一抬头,两人目光相撞。

五秒诡异的静寂后,颜豪冷冷道:“脸先……”

出乎意料的是汤皓打断了他:“不,不用说。人都有倒霉的时候。”

那瞬间颜豪简直被他的通情达理惊呆了,紧接着下一秒,汤皓噗地一笑,闪电般从怀里摸出间谍用微型照相机——

咔擦!

汤皓撒丫子就跑,颜豪怒吼:“你给我回来!!”

半小时后,颜豪终于绕着石滩一圈圈跑累了,扶着膝盖一个劲粗喘。汤皓停下脚步,得意洋洋把照相机丢进战术包里,拍掌道:“全体集合点数!”

从山谷各处陆陆续续赶来的队员集中在空地上,然而汤皓仔细扫去,突然觉得不对。他让所有人列队站好报数,果然发现确实不对——少了四个人。

怎么会少?难道跳伞时出了意外?

峡谷跳伞的危险系数本来就大,附近丧尸众多,出意外情有可原;但四名特种兵连声儿都没有就消失了,怎么想都非常蹊跷。汤皓思忖片刻,放眼望去,山谷上空那狭窄的天空越来越暗,已经接近六点了。

一旦天黑,成群结队的丧尸活动,会给他们带来很大危险。

“可能暂时迷路了,不能在这里等他们。”汤皓沉吟道:“先进入搜索区域,寻找背风处布置营地,安排人员轮流值夜,明天一早展开彻底搜索。”

众人集体应声,分头行动。

“什么?”郑中将眉头一皱:“少了四个人?”

郑中将回过头,周戎在手指尖转动的趣÷阁突然停下,耸了耸肩:“可能是迷路或牺牲了。”

郑协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汤皓的咆哮已经从电话中传了出来:“周——戎!怎么又是你!拜托好好呆在大后方别跳出来多嘴,每次沾到你这个欧皇我就特别倒霉,真是谢谢你全家!”

郑中将慌忙用手捂住听筒,但冷不防周戎在边上慢悠悠地接了上去:“不好意思汤组长,本欧……本上校现在是你们黑隼小组的远程作战顾问,有权随时过问前线最新战报。今早总参部才下的任命,你可以向上级求证……”

“什么?”汤皓怒道:“作战顾问?你?”

郑老中将捂了听筒捂话筒,一时间被吵得头皮发炸,终于手忙脚乱地按着周戎的头,把他强行摁回了转椅上。

“周上校因为小组行动经验丰富的原因被任命为远程指导,临时给他开通了一个通讯频道。”郑协板着脸对电话道:“好了!停止抗议,汤组长!保持警戒,随时汇报移动方向。”

郑中将啪地挂上电话,终于吁了口气。

周戎深陷在转椅里,动作隐蔽地摸出烟盒,还没来得及点上就被郑老中将一把夺走了。

“……好吧。”周戎无奈地开始玩趣÷阁,沉吟道:“掉队的四个人可能遭到了丧尸攻击,随气流降落到了远处,无法及时赶到集合地。峡谷地形和风向数据汤皓已经传回来了吧?让战斗机飞行员报告一下那四个队员的跳伞时间和高度,结合风速可以初步推算出他们的降落地点。”

郑老中将的脸色终于好看了点。

“不过汤皓下令开拔的决定是对的。”周戎叹了口气,说:“现在不论谁掉队都不能去救,该放弃时必须放弃。”

郑中将赞同地点头道:“如果汤皓传回的地形图是对的,峡谷里起码有一万多只丧尸。太危险了,必须速战速决,迟则生变。”

郑协起身去找飞行队要跳伞报告,周戎满面敬畏,恭恭敬敬目送老中将伟岸的背影离开,立刻像被抽了骨头一样歪倒了,偷偷摸摸向通讯处门外招手:“司小南!司小南!”

司南猫腰钻进办公室,眼看周围没人,神奇地变出了一根点燃的香烟。

周戎长长地、惬意地抽了一口,大腿跷二腿歪在转椅里,搂着司南的腰感叹:“这才是我想要的人生啊……”随即戴上耳麦,接通频道,懒洋洋道:“喂,闺女?你们怎么样了?”

瀑布下的树林里,士兵们训练有素,很快搭建起一座座军绿色帐篷,生火吃饭持枪警戒。

“目前为止一切良好!”春草盘腿坐在帐篷边的大石头上,一边啃她的行军专用高蛋白牛肉夹饼一边含糊不清道:“四个人丢了,我们点了红色信号烟让他们来集合!峡谷里特别多丧尸,刚才又轰炸了好几轮!颜豪的狗尾巴花模式还在持续,妈蛋出师不利,咋感觉这次这么背呢?”

通讯处里,周戎瞥见郑中将远远经过,立刻把烟从嘴里拿出来藏在桌子底下。

“……”郑协似乎嗅到一丝烟味,狐疑地站住脚步四下张望,蓦然撞见了司南的目光。

司南坐在不远处,安静地凝视着他,肤色苍白毫无血色,浅琥珀的瞳孔冰冷漠然,活像个无机质的假人。

郑协:“……”

一股寒意顺脊背爬上脑髓,郑中将眼皮猛跳起来,忙不迭转身走了。

“我早说你们小组的代号有问题。”周戎从操作台后张望着郑中将走了,才把烟拿出来,对着话筒继续道:“本来姓汤的已经够黑了,不寻思着找大师算算起一好代号,还非叫什么‘黑隼’,嫌非气不够还是想以毒攻毒?——叫我说你们应该代号‘金鸡’啊,‘旺财’啊,实在不行‘熊猫’也挺好。出去齐刷刷一亮相,嘿!第九搜救大队熊猫盼盼特别战队前来报道!……”

春草欲哭无泪:“现在就别说这个了好吗?上面非要起这倒霉名儿跟A国的白鹰部队互怼,你能咋办呢?”

周戎说:“这就不对了。你自己来问司小南,白鹰的对家一直是我们118啊。姓汤的还想跟白鹰部队怼,这纯属越级碰瓷,首先在心态上就没把自己的咖位摆正……”

树林中传来一阵轻微喧哗,春草抬起头,昏暗中隐约可见远处人影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