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

Chapter 76(1 / 2)

“丧尸潮夜袭营地, 情况危急, 稍后联络。”

这成了黑隼小组传给总部的最后一道通讯。

此后持续三十六个小时,通讯处夜以继日, 再也没能联系上他们。

会议室里香烟缭绕,再也没人讲究总部室内不得抽烟的规定了。郑中将带头夹着根烟, 站在会议桌首端,满眼是熬夜后的血丝, 说话声音沙哑难辨:

“搜救纵深长达二百公里, 基本属于山林地带,约有一万名丧尸游荡聚集。正在河北地区实施搜救的第八集团军已经亲赴现场,伤亡惨重, 但并未发现生还者迹象。内蒙基地的精锐侦察营正赶往峡谷的路上, 后续将很快传来报告……”

“总参部没有结论吗?” 有人问。

郑中将抽烟的动作停了, 只见白雾袅袅腾起, 片刻后他低沉道:“如果侦察营也没有发现生还者,即可初步断定,黑隼小组已全员牺牲。”

“艹他妈的!”后排有人骤然暴起, 砰地摔了茶缸:“汤皓那废物,把老子的兵还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孔营长!”郑中将喝道。

立刻有人上去拉他,周戎向后一瞥,认出那是隔壁伞兵部队的——汤皓这次带走了伞兵营的九个尖子兵,乍听到黑隼小组全军覆没的消息, 营长情绪立刻就失控了。

“够了!如果全员牺牲的话, 汤组长自己也在战死之列!”郑中将厉声道:“况且任务难度极大, 牺牲在所难免,谁能预估丧尸潮的动向?!”

“我们营每个兵都是我亲手从成都军区带出来的,九个!” 孔营长悲愤莫名:“最小的才二十岁,全家只剩他一独苗,遗书都不知道写给谁!……”

周戎打断了他:“我的兵最小刚满十八,是个姑娘。”

孔营长吼声一顿。

“郭副部长全家烈士,他唯一的孙子也在里面。”周戎缓缓道:“那是我们118最后的四个兵。”

周遭静寂无声,孔营长说不出话了,颓然滑坐到椅子上。

“我相信还有幸存者,黑隼小组全员配备二级抗体,就算被感染也绝不至于全军覆没。”众目睽睽之下,周戎从座位上起身,转向郑中将:“内蒙基地兵力不足,我请求由总部亲自牵头组织营救。”

郑中将面沉如水:“对方是精锐侦察营,能力足够了!”

“那么我请求组织更专业的特种兵营救小组。”

郑中将还没来得及答话,那边孔营长打了肾上腺素一般噌!地蹿起身:“我愿意担任领队!”

周戎沉声道:“请由我亲自领队。”

“……”孔营长眨巴着眼睛看看自己,又看看周戎,赶紧开口:“我,我愿意担任周领队的副手!”

“你们都够了!”郑中将忍无可忍。

会议室里人人噤声,一片死寂。半晌在无数焦灼的注视下,郑老中将终于松了口:“如果侦察营的搜救还是没有结果,十二个小时后由南海总参部组织最后一轮搜救,由孔营长担任领队。散会。”

·

会议室大门打开,军官们鱼贯而出,三五成群地顺着走廊回到了各自的办公室内。

郑老中将最后整理完文件材料,端起他的陶瓷大茶缸,刚要出门,横里却有人眼明手快地插了进来,反手把木门砰地一关。

郑中将无奈地站住脚步:“周上校……”

“我请求前往峡谷进行搜救。”

“请求驳回。”

周戎冷冷道:“为什么?”

隔壁通讯处。

司南肩上披着周戎的军服外套,枕着手臂在桌面上睡觉。军官们散会的脚步纷沓经过走廊,传进虚掩的办公室门,把他惊醒了。

司南动了动,抬头揉眼睛:“……周戎?”

周围静悄悄的,周戎还没回来。

司南打着哈欠去倒了杯温水,慢慢一口口喝完,精神恢复了些。周戎还是没回来,他看看表,推门走出了通讯处,隐约听见走廊尽头的参谋部会议室里传出激烈的争执。

“他们已经牺牲了,周上校!这点你我都心知肚明!第八搜救大队已经损失了那么多人手,你还想要我们往里填多少人命才满意?!”

周戎勃然动怒:“每个人都配有二级抗体,你跟我说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牺牲了?!”

郑中将:“二级抗体的治愈率只有50%!”

“颜豪连初级抗体千分之一的几率都中了,怎么可能三十个人的精锐战队没有一个扛过二级抗体?!”

司南停下脚步,默不作声地站在门外。

郑中将无可奈何,后退了几步,把大茶缸和文件资料哗地摔到了会议桌上,问:“你就非逼我说实话吗?”

“……”

“黑夜,森林,上千丧尸围攻营地,你觉得‘被感染’而不是‘被活吃’的几率是多少?你们队那个颜豪就算再能扛,被丧尸撕成几块之后拿抗体洗澡都不管用!根本就不是抗体的问题!”

周遭骤然陷入安静。

周戎一言不发,直挺挺站着,轮廓俊朗的面颊仿佛被冰冻住了似的。

郑中将瞅瞅他,大概也觉得自己话说重了,勉强放缓声调:“我明白你的心情,周上校。所有人都盼望黑隼小组能够生还,我难道就希望他们牺牲吗?这样,我向你保证,如果颜豪、郭伟祥他们几个能全部活着回来,我一定争取……不,我一定帮118恢复编制,你看怎么样?”

片刻静默后,周戎低声道:“可以,我要亲自带队搜救。”

郑中将想也不想:“不行!”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总参部不允许!你上前线了,那个抗体携带者怎么办?!”

周戎吼道:“我自己去!生死算我一个人的!还有,他有名有姓叫司南,不姓抗体名携带者!”

周戎失控的咆哮传出门,清晰地回荡在走廊上。

司南手臂上挂着周戎尚带余温的军服,另一手插在裤兜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晚了,周上校。”郑中将怒意勃发,但表现出了惊人的克制,注视着周戎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的生死在标记抗体携带者的那时起就不属于你一个人了。你考虑过吗,万一你战死后他殉情怎么办?或者更简单的,他要是跟我说,只要你们把周戎派出去我就不配合实验,那又怎么办?”

周戎不耐烦道:“司南他不会……”

“那要是他会呢?”郑中将立刻反问:“你觉得在他心里,是你的命重要,还是那四个战友的命重要?”

周戎猝然开口,但什么都说不出来。

隔着薄薄的门板,司南安静伫立了许久,周戎难以压抑的、痛苦的喘息终于传出了门缝:

“……我知道他们都活着,他们在等我……然而我偏偏就不能去救他们……”

司南垂下目光,倒退了一步,转过身。

就在这时郑中将再次开了口,声音有些冷酷的意味:“你早该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周上校。你是个军人,还是个经常执行高危任务要写遗书的军人,标记Omega的时候你完全忘了这回事吗?他能对丧尸病毒免疫你一点没察觉吗?你真的丝毫没怀疑过,他就是118的任务对象吗?!事情发展到今天完全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你自己给自己找了这么个累赘!……”

司南呼吸急促,用力捂住眼睛,耳朵嗡嗡作响。

几秒钟后他猝然穿过走廊,没有回通讯处,径直下楼离开了。

·

“我不管你怎么说。”郑老中将强行堵住周戎,从桌上抱起文件资料,重新端起大茶缸:“总之事情已经决定了,你必须留下来陪着抗体携带……那个司南,就是这样。”

周戎眼眶发红,就像头走投无路的老虎:“司南他不是……”

郑老将军怒道:“除非你说服他今天就做手术洗掉标记!重新再找一个!必须从军方找!满足以上三项条件我立刻就把你派到峡谷,说到做到!”

“……”周戎僵立良久,久到郑老将军甚至突然升起了一丝指望,才见他摇头拒绝:“不……不行。”

郑老将军骤然泄气:“那你还说个屁,还不快滚蛋。”

但周戎没有滚,分毫不让地注视着郑协:“司南可以加入搜救队一起行动。”

“你疯了吗!”

“没有。”周戎缓慢而坚决,每个字都非常清晰,说:“司南不是累赘,他一直是118的成员。他跟我们深入地下军区,跟我们沿途搜救群众,不知多少次豁出命来保护战友,没有他我们早就全军覆没好几次了。司南有这个能力,他从来都不是需要被保护在后方的弱者,而是能并肩战斗的同伴!”

“不、行!”郑老将军几乎要咆哮起来:“别说了!万一终极抗体出意外我们还需要他,我不能允许抗体携带者有任何危险!”

周戎问:“还能出什么意外?!”

“多了!万一那终极抗体根本就不在山谷里呢?万一它其实从来就不存在呢?!”

周戎愕然瞪着郑老将军,如瞪怪物。

郑中将深吸一口气,勉强恢复情绪,说:“不用浪费时间了,周上校。今晚二十三点最后一批搜救队伍起飞,祝你的队员……不,祝黑隼小组所有战士生还。”

郑中将余怒未消,绕过僵直的周戎,打开门走出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