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

Chapter 80(1 / 2)

咕噜噜噜——

青绿色河水被搅得极浑,仓促间什么都看不清,司南倒没慌,落水后三秒内迅速闭住气,长腿一记猛烈后蹬。伏击者被狠狠踢中小腹,登时喷出一口血沫,在河水中弥漫出猩红,不由自主就松了手向下沉去。

司南在水中哗然拧身潜游,沉重装备给了他极大的下沉速度,几乎顷刻间就就追上伏击者,掐住了对方的手腕和脖颈!

“……!”伏击者甚至没有丝毫反击之力,只能徒劳地蹬腿挣扎着,不断喷出水泡。

这时司南的氧气也快到底了——水中剧烈动作格外耗氧,加之他失脚落水时又猝不及防吐了半口气。他刚要下狠手一把拧断对方的咽喉,再迅速上浮吸氧,有力的手指却突然顿住。

对方的喉管和手腕都细得出乎意料。

——是个女人。

司南脑海中突然掠过一个荒谬的猜测,半秒钟的权衡之后,他果断松开了对方的咽喉,抓住她的手反拧,改从背面勒住对方的腰,顺着河水潜流急速向远处冲去。

“呼!”

司南猛地冒出水面,大口喘息,把快被他掐得半死的伏击者托了起来——果然不出他所猜想,是春草。

“呼,呼呼呼,咳咳咳……”春草呛得上气不接下气,被司南拉着蹚水上了岸。

他们已经离被丧尸群围攻的山洞足有数百米了,河床边地势趋于平坦,石滩连接着茂密的灌木和树林。春草一上岸就开始疯狂呛咳,差点把肺都从喉咙里吐出来,大概是被声音惊动,陆续六七个丧尸趔趄着从密林间钻了出来。

“呜——呜——”

“吼!”

司南的冲锋|枪已经丢在河里了,疾步上前拔出军用三棱|刺,一刀一个徒手弄死了所有丧尸。峡谷中游荡的活死人基本腐完了,在数量不多的情况下冷兵器足以应付,确认周围没有更多活死人之后,司南终于有机会回头粗喘着问:“怎么回事?”

“咳咳咳——!!!”春草勉强止住呛咳,小脸儿苍白发青,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你手也太黑了,对未成年少女下这么——这么重的手,咳咳咳!我我我喝饱了……咳咳!!!”

“未成年么,”司南怀疑道:“我听周戎说你已经满十八了,你想多骗我一份生日礼物?”

春草有气无力摆手:“女人的年龄是个秘密,这种时候就不要追究了……你怎么会跟汤皓在一起?看到祥子了吗?祥子还活着吗?戎哥在哪儿?”

“重伤活着。丁实呢?”

“大丁好好的,你先说……不,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

春草扶着石头站起身,示意司南跟她一路往河岸下游走,避开丧尸神出鬼没的树林。司南简单告诉了她自己从基地劫持飞机跑出来,发现营地,被故意引去见到汤皓,以及如何来到山洞的经过;春草边走边听,末了承认:“没错,刚才围住你们的丧尸是我引去的,从瀑布那里开始我就跟上你们了。”

司南问:“你怀疑汤皓?”

春草迟疑了下,才说:“我本来是笃定他有鬼的,但你刚才说祥子还活着,我就有点拿不准了……这事说来话长,要从丧尸群夜袭营地开始讲起。”

春草外套已经丢了,只穿着破破烂烂的背心,手臂和背上遍布着紫黑色狰狞的抓挠和齿痕。她细碎的齐耳短发滴滴答答往下落水,风吹来不由狠狠哆嗦了一下,司南便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她。

“哎谢谢,”春草把对她而言过于宽大的迷彩服紧紧裹在身上,叹道:“那天晚上我真以为自己要死了。营地里伸手不见五指,到处都是丧尸,惨叫、撕咬、和枪声混杂在一起,不论如何都冲不出去,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开枪打中的是活人还是死人……我只记得我一直在疯狂扫射,期间被咬了很多口,差点没把我大腿上肉活生生撕下来。”

她指指自己脖颈,注射二级抗体后留下的凹痕非常清晰。

“具体细节以后再说了,总之我们拼了命才杀出尸群,但不论如何都找不到祥子。我们一边被丧尸群追赶逃命一边大声喊他,混乱中救出了一个重伤队友,他告诉我们他好像看见有辆越野车从森林中开出来,拉了汤皓和一个有点像祥子的人上去。”

司南打断了她:“车上是不是A国人?”

“不知道,尽管我也怀疑。”春草沙哑道,“我给那人打了二级抗体,但……他没能熬过去。”

两人同时沉默下来。

“我们跋涉了一整夜,所有物资都丢了,子弹也打光了。天亮后我们彻底迷失方向,花了很久的时间都没找回营地,也没能找到祥子的任何线索。”

春草长长叹了口气,说:“我们设立了一个临时据点,我和大丁轮番出去探路、觅食,直到今天早上我才好不容易摸到瀑布附近,结果还没找到营地,就看见你和汤皓沿着河岸一路往下走。我既然对汤皓心存怀疑,就不想轻易打草惊蛇,跟着你们走了大半天,发现他刻意把你往偏僻的地方领……”

“于是我割破手掌引来丧尸,又潜水逼近,趁乱把你拽下了水,好让你俩分开。”春草顿了顿,语气转为疑惑:

“——我本来觉得汤皓是内鬼,跟越野车上的人有勾结;但如果他是,为什么他没杀重伤濒死的祥子,反而竭力照顾他直到获救?这不合常理。”

确实不合常理,除非郭伟祥也跟汤酋长一样通敌了。但这种可能性不啻于周戎突然爱上颜豪,或颜豪突然爱上郑中将;几率小到实在没什么讨论性。

河流曲折转向,春草向司南招招手,带头钻进了树丛。

“汤皓也许有自己的打算,不论如何在跟戎哥会合前,还是先避开他为妙。”春草抽出弯刀砍断半人高的茂密藤蔓,“他那些关于跟我们一起逃亡走散的话全是假的,所谓布条和路标也是伪造的……”

“我知道。”

“?”春草一回头:“你怎么知道?”

司南在齐膝深的草丛中跋涉,眼底掠过一丝伤感的笑意:

“他说走散是因为生死攸关,谁都顾不上谁。但我知道除非你们确认谁已经死了,否则是不会丢下任何人的。这跟生死关头没关系,跟你们的能力也没关系,纯粹只是因为……因为是你们。”

春草动作微滞,目光微微闪动,似乎有些感触:

“司小南……”

司南从胸前摘下那块染血的钢牌,摊在掌心里:“我发现了这个。”

春草一愣:“啊?你怎么——”

她想问你怎么把它挂自己脖子上,多脏啊也不擦擦干净,但司南猝然打断了她,仿佛在逃避来自外界的任何疑问:“我还需要一段时间。”

春草:“?”

“我可能……需要很久才能接受颜豪离开的事实,在此之前,能让我保管它吗?”

春草:“啊?!”

春草懵逼了。

司南:“……怎么?”

两人面面相觑,千分之一秒后春草堪称神速地反应过来,立刻抬手捂住脸,从喉咙里硬挤出了痛苦的声音:“好……好,你愿意就留着吧……不过你在哪找到这块狗……钢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