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

Chapter 82(1 / 2)

周戎都没反应过来司南反杀这么快,甚至连动作都没看清。但周戎有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优点,一愣之后立刻不甘示弱地举手鼓掌:“干得好!配合漂亮!”

嗯?司南心说我们有配合么?

汤皓眉心抵着枪口,表情格外扭曲。司南收回枪,再也不看他,转身走向搜救队,对周戎比划了个手势,示意自己的活儿已经干完了,剩下的他接手。

周戎还没来得及动手一把抱住自己的Omega,只听身后:

“噢耶!”“司小南好帅!”

颜豪春草丁实三道身影扑上去,把司南高高举起来,簇拥归队安抚压惊顺毛去了。

“……”周戎拥抱的动作僵在半空,随即浑然如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从善如流改成捋起袖子,叉着腰走上前冷冷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汤皓后槽牙绷紧了,内心似乎在剧烈挣扎。周戎近距离注视着他,目光极有压迫性,半晌才听他从牙缝间迸出来一句:

“让A国人劫机飞来这里确实是我的责任,如果到了最后一步,我愿意用任何代价来挽回事态。”

周戎嗤之以鼻,指着身后的特种兵:“要是有当人肉炸|弹抢回抗体的机会,这里早打破头了,你以为你一把老胳膊老腿的还能抢过这帮大小伙子?”

汤皓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周戎居高临下问:“罗缪尔到底藏在哪?”

“……”汤皓终于憋屈道:“丛林山坡后。我得带你们去。”

抗体箱里一共三支样本,都是研究未完的半成品。罗缪尔的条件是绑来司南,拿人来换其中一支;至于司南断手断脚都无所谓,人活着就行。

但与虎谋皮是非常危险的,白鹰基地希望把抗体完全置于自己的控制中,汤皓拿司南换回抗体后,罗缪尔更有可能一枪把他杀人灭口。

一队特种兵在丛林中跋涉,周戎用无线电向等待接应的军方简单汇报了下事情经过,总部也感到非常棘手。现在完全不能强令搜救队把司南先行送回南海了,只能听凭现场人员随机应变,争取先下手为强。

“到近处后观察地形,争取狙击。”周戎关闭无线电,说:“怕就怕罗缪尔也能想到这一点,提前占据了高处地形……”

“我不能理解的是A国人怎么能先找到抗体。”汤皓拎着一包雷|管边走边问,“整片山谷那么大,地形复杂且丛林遍布,就算他们从航行日志或飞行员那里拷问出信息,推测出这块区域,也不可能立刻精准的找到抗体箱啊。”

所有人都看司南,司南正伸手从周戎口袋里掏糖吃,耸了耸肩示意不知道。

所有人头上扎着草叶树枝,利用植被掩护在丛林中穿行。周戎从另一边口袋摸出奶糖,把手伸进外套,在唯一干净的内搭T恤上擦了又擦,才略停下来把糖亲手剥给司南吃了,抹抹他嘴角,继续带头向前走去。

“不到最后一步,谁都不要牺牲。抗体要抢回来,司南要留住,汤酋长也要活着为手下报仇。”周戎沉声道:“我们已经失去很多人了,现在首先要想的是如何让敌人付出代价,而不是争抢着去自我牺牲。”

汤皓似乎没防备周戎会突然说出这么像人的话来,一时有点愣。

周戎没搭理他,问司南:“你觉得罗缪尔对你一枪毙命的可能性有多大?”

“不大吧,”司南吃着糖说。

刚才还人五人六的周戎光速变回原形,立刻用“老子的帽子是不是绿了”的眼神打量他。

司南回以无辜的目光。

周戎:“……为什么?”

司南:“他心理不正常。”

周戎:“……哪种不正常?”

司南十分意外:“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啊。”

周戎满脸一言难尽,汤皓在边上看得极其暗爽。

“司小南。”周戎揽住司南的肩,边走边诚恳道:“虽然老公很相信你,但家庭生活中沟通是很重要的,偶尔你也可以跟我讲讲那些你觉得不重要的,往往直接忽略不说的细节……比方说大舅子跟别人不一样的性格缘由?以及具体表现形式?毕竟结了婚就是一家人了,虽然我们打算马上就弄死他,但至少曾经亲戚一场,关心下嘛。”

这批人翻过茂密难行的丛林,蹚过溪水,前方遥遥出现了覆盖着植被的山坡。

“唔,”司南思索半天,终于道:“罗缪尔很自我压抑。”

周戎停下脚步,拿出军用望远镜,用眼神鼓励他继续说。

“他上军校时据说名声很好,非常自律,极端Alpha精英独|裁主义,厌恶Omega。后来厌恶发展到仇恨,慢慢就变成偏执了,也许是极度压抑后的心理扭曲吧。”

周戎远远观察山坡顶上,轻声道:“把对自身欲望的恐惧转化为对欲望对象的仇视,直A癌都是这样。”

司南很轻松:“差不多,管他呢。”

望远镜焦距不断调整,远处的景象不断放大。只见一辆满是泥泞的越野车停在山坡顶上,看不清车里有没有人,罗缪尔背靠车门站着,少顷那名金发碧眼的彪悍女Alpha不知从哪冒出来,给他点了根烟。

“闺女,”周戎示意所有人迅速隐蔽到树后,说:“上次欺负你的那娘们又出来了。”

春草立刻气势汹汹从后面蹿上来:“什么什么?在哪在哪?”

周戎匍匐在地,把望远镜递给她,春草一看大怒:“妈的,欺负过我的坏人怎么还活蹦乱跳,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了?!”

颜豪在身后几不可闻道:“……我怎么觉得事实正好相反呢……”

“闺女别生气,马上把那娘们交给你。”周戎从春草手里拿回望远镜,仔细观察山坡周围地形,沉吟片刻后做出了决定:“他们的地势太高了,不容易埋伏狙击。这样,咱们得兵分三路,汤皓带司小南从正面上去,尽量吸引罗缪尔的注意力。”

他拍拍汤皓的肩,凑近小声说:“你试试……”

汤皓立刻躲瘟疫般避开:“干啥,好好说话别靠那么近!”

“我这叫给你沾欧气!你个非酋不感激涕零跪地谢恩就算了,还敢嫌弃?!”

汤皓一呆,周戎理直气壮指着颜豪跟丁实:“你问问他俩,每次任务前是不是都要抱本欧皇大腿求奶求欧气?不然你以为老子凭什么当上118队长的,纯靠这张英俊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