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

Chapter 83(1 / 2)

颜豪全身隐蔽在树冠里,只听耳麦中传来周戎刻意压低的声音:“能狙击么?”

“不能。”颜豪小声说,“妈的,他的站位太妙了。”

从瞄准镜望去,罗缪尔不是因为角度的问题被挡住头部,就是被打开的车门遮住大半身体,几乎不露出丝毫空隙——明显是多年专业训练后形成的自然本能。

单从这一点看确实很了不起,连颜豪都很难做到这么滴水不漏。

山坡后郁郁葱葱的树丛间,一点比绿豆还小的影子动了动。

颜豪:“戎哥你别老在瞄准镜里晃,这不在诱惑我爆你吗?”

周戎:“得了吧你技术根本不行,还想爆我?我爆你差不多。”

颜豪:“呵呵没试过怎么知道我技术不行,要不待会打完咱俩试试?”

周戎:“试试就试试,你先小心别把自己暴露了,待会要是被便宜大舅子抓住小心你自己菊花……”

频道里鸦雀无声,只听见长长短短的呼吸,半晌春草终于重重咳了声:

“呃,那个,不好意思……我队正副队长之间真没一腿,完毕。”

山坡下,汤皓用枪狠狠顶了顶司南脑门,喝道:“人我带来了!东西呢?”

罗缪尔打开抗震箱:“东西在这里。”

箱内支架上并排固定着三支试管,在阳光下泛着幽幽蓝光。罗缪尔从中取出一支,悠闲地一上一下抛甩,笑问:“Noah!半年前你带着这只手提箱登上飞机的时候,没想到有一天会连人带箱子重新回到我手里吧?”

“……”司南被勒得面色青白,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放松点让他说话,”罗缪尔吩咐汤皓,“担心他跑了的话,一枪把腿打断也行。”

虽然汤皓知道罗缪尔在这方面比较变态,但没想到他能这么轻描淡写说出把腿打断这种话,霎时愣了一愣。

“怎么?”罗缪尔倒笑了起来:“我早说过我只要一个活着的NoahChong,断手断脚毁容残废都无所谓,你不相信吗?”

他目光瞥向司南,含笑问:“你相信么?”

汤皓手肘微松,司南霎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呛咳,好不容易才止住,嘶哑道:“……你这疯子……”

罗缪尔满意了:“看来还是你比较了解我。”

他顺手把试管打旋向上一抛,在汤皓脸色都快变了的瞬间又稳稳接住,转而问:“——想要吗?”

“拿不到抗体我就杀了司南,再引爆雷|管,大家一起玩完。”汤皓阴冷道。

罗缪尔刚要说什么,却被司南厉声打断:“拿到也没用,你怎么知道他手里抗体是真的?!”

汤皓一怔。

“我告诉过你,抗体被丢下的位置连我都记不清了,他怎么可能这么快找到?他不过是拿个假的来骗你,你这边把我交出去,那边立刻就是你的死期!”

司南一字一句清晰尖锐,汤皓听在耳朵里,动作顿时迟疑下来。

啪,啪,啪。

只见罗缪尔慢条斯理地拍了几下巴掌:“问得好。我为什么立刻就能找到你们苦觅而不得的抗体?原因在这里。”

暗处数道目光同时集中在他的动作上,众目睽睽之下,只见他用试管点了点手提箱柄:“白鹰基地中心实验室的每一只抗体箱手柄里都嵌着芯片信号发射器,辐射范围堪堪一百五十米。别小看这块芯片,虽然一百五十米不算太远距离,但当你接头的那个特工从实验室偷走抗体箱的那一瞬间起,我就立刻知道抗体样本丢了,不然也不会差点在佛罗里达机场抓到你。”

“怎么样?”罗缪尔微笑问,“汤中校,现在还相信NoahChong的花言巧语么?”

汤皓和司南前后而立,心中同时冒出一个念头:原来如此。

“我相信它是真的。”汤皓思量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般:“但他有一点说得对!我这边把人交出去,那边你立刻就会要我的命!”

罗缪尔的笑容淡了些。

汤皓冷笑道:“有命拿到抗体,我还得有命回去请功领赏!这样,抗体和车我都要带走,等开出射程我再把司南推下车来,否则一切免谈!”

罗缪尔那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完全消失了,高高在上俯视着汤皓,那张金发碧眼的典型雅利安人面孔仿佛被冰凝固住了,一丝一毫表情都没有。

空气格外紧绷,仿佛一触即发。

“否则一切免谈?”半晌只听罗缪尔重复道。

汤皓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示弱,当即斩钉截铁:“先把抗体和车给我!否则绝不放人!”

罗缪尔点点头,突然扬手一抛:

“给你了。”

淡蓝色试管在高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空气刹那静止,明里暗里的众多视线都瞬间难以置信。

紧接着,所有人同时暴起!

汤皓手肘一松,司南刹那纵身犹如离弦之箭,与刚才狼狈不堪的模样判若两人,直直扑向试管。

罗缪尔低骂一声,反手将抗震箱扔回越野车,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冲下陡坡,如捕食的凶恶巨禽般冲向司南。

与此同时,二百米外。颜豪悍然扣动扳机,子弹呼啸穿过空气,紧贴罗缪尔脚跟掀起连串尘土!

时间在此刻仿佛变得格外缓慢,抗体在半空中过了最高点,转而急剧下坠——啪!

试管被一只满是伤痕又劲瘦修长的手紧紧抓住,是司南!

周戎从远处藏身的树丛中一跃而下:“所有单位,开始行动!”

司南冲势不减,脊背重重摔在草地上,贴着地面滑出去数米,顷刻间罗缪尔已踩着无数发狙击子弹扑到了面前。

颜豪:“妈的!”

罗缪尔丝毫没有犹豫,当胸一脚把司南踢得踉跄后退。

司南就地打滚起身,猝然呛出一口血来,护着手中的玻璃试管连连闪避。远处瞄准镜后,颜豪紧盯着战况咬紧了牙——罗缪尔紧贴在前咄咄逼人,而司南被迫只能腾挪闪躲,两人的身影很难分开,根本无法狙击!

哐当——

司南被重重按在地面,罗缪尔去抢试管,被他屈膝一脚踹翻,趔趄着连退数步。

“我就知道是这样……”罗缪尔灰蓝色瞳孔压紧,倒映出司南不住粗喘的面孔。他抹去嘴角的血迹,微微冷笑起来:“事先串通好拿自己当诱饵么?我从来没发现你这么有牺牲精神,Noah,真是太出我意料了。”

司南止住喘息,缓缓直起身来:“你不了解我的地方多了,罗缪尔。”

两人彼此对视,司南抓住试管的手背青筋突起,似乎在不断思考传递路线;然而罗缪尔却连看都没看抗体一眼,锐利的视线始终定在司南身上。

他目光有种极不正常的亮,像是猛兽饥饿到极致后盯着猎物,又像从深渊中呼啸而出的,因为长久压抑而面目全非的恶魔:

“如果只有一样东西能被留下,抗体或者你自己,你会怎么选择?”

司南冷冰冰回答:“我选择留下你的命。”

司南闪身而动,与此同时罗缪尔扑了上去,交手犹如闪电一触即分。在司南抓住抗体那侧身体避让的同一瞬间,罗缪尔一手从脖颈间抽出围巾,凌厉风声呼啸而来,霎时将司南咽喉反手勒紧!

“做梦!”罗缪尔喝道。

电光石火间司南却甩手扔出了试管,在喉管彻底锁死前发出最后一声:“非酋!”

·

汤皓暴吼一拳将简打得口鼻喷血,两人扭打着摔倒,压垮了大片低矮的灌木。简没想到这个特种兵中校竟然比想象得还难对付,大骂着将他顶翻,又不敢触及汤皓腰间绑的那串乱七八糟的雷|管和炸|弹,被汤皓飞起手肘击中面颊,登时耳朵蒙住,只感觉鲜血从耳洞中涌出。

汤皓连滚带爬起身,伸手去抓被女Alpha踢飞的手|枪,就在这时试管打着旋飞到!

“休想!”简用英文吼道,伸手就抱住汤皓的脚令他栽倒。谁料千钧一发之际汤皓也是拼了,狠狠一脚正中女Alpha的胸脯,当即把她吐血踹开,旋即飞窜出去,一把准准接住了试管!

下一刻,轰——

汤皓觅声回头,瞳孔紧缩。

山坡顶上那辆越野车在枪林弹雨中发动,车窗全碎、弹痕密布,疯了似的冲下陡坡,沿途撞飞数名持枪扫射的特种兵,裹挟着断树草木向他直直冲来!

驾驶座上的大块头阿巴斯,一手把持方向盘,另一手对他举起了黑洞洞的枪口。

简脱口而出:“不要!”

但已经迟了。

汤皓转身就跑,身后子弹呼啸而来,准确洞穿了他的小腿!

嘭一声汤皓踉跄跪地,霎时脑海空白,只听身后引擎急速逼近。

多年维和部队出生入死练就的本能救了他。汤皓整个人贴地翻滚,只觉滚热车轮贴脸疾驰而过,橡胶胎底搅起的尘沙喷了他满身。

嘶——轮胎摩擦地面的尖响,阿巴斯踩住刹车,迅速倒车掉头。

“你想干什么?!”简几乎是逃命般狂奔出数十米,远远向他怒吼:“你这个蠢货,你开枪想干什么?!”

阿巴斯一言不发,根本不回答她,再次踩下油门向汤皓撞来!

“——汤中校!”

汤皓趴在地上满身鲜血,一抬头只见几名特种兵边手持冲锋|枪向越野车扫射边向这边狂奔,最前面是188的那个丁实。

汤皓仿佛什么都没想,但思维又异常明白。他辨不出那是权衡思考后的结果,还是危急关头潜意识爆发的自主反应;他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压过了越来越近的引擎和疯狂喷吐的枪火,仿佛这辈子从没如此响亮,又如此清晰过:

“站住!”

“接着!”

视线余光已看到了车影,汤皓竭尽全力,把抗体试管远远抛出。

所有画面都在同时发生。

丁实猝然停住脚步,扔下枪支,纵身奋力飞扑,在抗体落地前一瞬双手前伸,勉强抓住了试管;

汤皓安然闭上眼睛,一生无数画面从眼前掠过,同时身后致命的疾风已然来到;

远处,司南硬生生将围巾从自己被绞紫的脖颈上拉开,跪地倒弓仰头,仿佛没有骨头的蛇挣脱了束缚。下一秒,罗缪尔眼睁睁只见他冲向前方。

嘭——

出乎汤皓意料的是,撞击并不如他想象得那么剧烈,也没有轰鸣着把他碾进死亡的车底。仅仅千分之一秒后他意识到自己实际上是被人抱住推了出去,紧接着——

砰!

越野车呼啸而至,将扑上来推开汤皓的司南飞撞了出去!

司南足足飞了十多米,一头栽倒在地,鼻腔、嘴角、耳孔中热流涌出,霎时什么都听不见了。

“司南……”

“司小南!……”

声音隔着深水朦胧不清,那其实是鲜血。

汤皓虽然在最后关头被推开,但还是被撞了出去,翻滚几圈勉强停住,拖着血流不止的腿爬起上半身一看,失声怒吼:“司南!”

越野车停在了极近的地方,这次没有再发动引擎,阿巴斯直接抬起枪口,瞄准汤皓的头,食指扣动扳机——

嗖。

子弹穿越破碎的车窗,阿巴斯整个人僵住,眉心上多出了一个血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