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

Chapter 84(1 / 2)

一周后,南海军方总医院。

司南睫毛颤动,继而迷迷糊糊睁开眼皮,首先跃入视线的就是周戎。

周戎用手臂枕着脸,俯在病床边睡得正香,乌黑趣÷阁直的眉毛微微锁起,刚毅的嘴角抿着,短发竖起一种性感的凌乱,侧脸有着鲜明俊美的轮廓。

司南心中浮现出一丝温暖,费力地动手扯下氧气罩,沙哑道:“周戎……”

没反应。

“周戎……”

没反应。

司南虚弱地上手搡了几下,周戎睡梦中终于有动静了——他转了个脸,把黑乎乎的后脑对着司南,紧接着传出了惬意的鼾声。

司南:“……”

司小南暴怒,攒足力气抬腿一脚,周戎稀里哗啦从椅子里摔下地面,终于醒了。

“啊!司南!”周戎感动不已,扑上前一把将他呼噜到怀里抚摸顺毛:“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戎哥担心得吃不下睡不着,不眠不休守了你七天七夜,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真恨不得随你一块去殉情算了……”

司南被呼噜得头毛竖起,面无表情道:“你刮胡子了。”

周戎忙不迭端水给他喝。

“还理发了。”

周戎赶紧摇铃叫医生。

“还换新衣服了!”司南骤然怒道:“你是来照顾病人还是来孔雀开屏的!”

宁瑜推门而入,只见周戎把司小南强行卷成一个球搂在怀里,不停亲嘴哈气挠耳朵捏后颈:“听话,乖宝听话,戎哥特地花了俩小时梳头洗脸做造型,他们说结了婚的男人要时刻保持魅力才能讨得老婆的欢心……”

周戎把本应悲喜交集的劫后余生弄得十分反套路,以至于他对着电视剧抄来的台词都没达成煽情效果,只得悻悻去医院食堂打了份甜汤圆,回来哄司小南高兴。

罗缪尔那一刀扎得非常深,饶是总部紧急出动战斗机接应,司南被送进手术室时,还是因为脾脏破裂导致大出血,抢救了三个小时才保下命来。

然而他快速愈合的能力帮了很大的忙,七天后在加护病房里苏醒,检查结果已经初步无碍了。

颜豪、春草和郭伟祥轮番拎着水果甜食来病房嘘寒问暖,甚至连汤皓都摇着轮椅出现了一趟。

汤皓就住在隔壁病房。他小腿上的穿透性枪伤比较麻烦,但医生说伤愈后不会影响走路,只是如果要恢复到原来的格斗水准,则需要相当程度的复健。

他对司南惊人的恢复速度表示羡慕嫉妒恨,周戎却说以他的脸黑程度,被子弹打中而不留下任何后遗症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不是决战前周戎让他沾了欧气,这条腿指不定还得留在峡谷里呢。

“别听姓周的胡说八道。”汤皓嗤之以鼻,说:“我问过了,都是司南幸运值高,才把咱们这组给带旺了。下次出任务我还要跟司南组队,姓周的就会从别人身上吸欧气,谁沾他谁非。”

司南不住点头表示赞同,然而除他以外,所有人的表情都十分一言难尽。

跟他俩并排住同一层病房的还有个丁实——他说不上是倒霉还是幸运。

作为战场上最后拿到终极抗体的人,丁实在丧尸群包围山坡时,用身体拼命护住抗体试管,差点被丧尸把肠子给撕出来。回去的直升机上周戎亲手给他打了二级抗体,但不确定他能不能扛过二分之一的生存率,当时所有人都做好了承受最坏结果的准备。

但丁实扛过来了。

他全身是血地被送回南海,郑中将一激动,非要现场写报告盖章帮他提军衔,于是丁实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上尉。

虽然从军衔上来说,丁实离他的小金花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追赶,但他扛过二级抗体,侧面证明了基因等级的优秀,周戎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份安利卖给金华中校了。原话是这么说的:

“作为人群中绝大多数的Beta,你想实现优生优育吗?你想培养基因优秀的Alpha后代吗?丁实,一个勤劳肯干、硬件出众的男人,一个被大家亲切称之为大丁的男人,永远都是你忠实不二的选择!”

金华:“我没有一定想生Alpha孩子谢谢,再说一个字我就投诉你性骚扰了周上校。”

不过后来她还是主动来探望丁实,大家都很为他俩高兴,只有郭伟祥不太满意。

丁实升衔后,全队就数他军衔最低了。

“真给我爷爷丢脸,”他悲伤地表示。

·

那支沾满了丁实鲜血的抗体试管,被荷枪实弹的士兵保护着,严密送进了宁瑜的研究室。

从那天起宁瑜就再没踏出过实验室的门。

所有人被严格隔离,只有司南被叫进去过一次,是为了配合做血液实验。

这座生化实验室跟他上次见到的已经大不相同了。从墙壁到天花板密密麻麻写着各种公式和演算,地上铺满了即兴扔掉的趣÷阁记纸张,试验台周围多了许多前所未见的专业设备。圆形大厅正中间矗立着一台宏伟的、泛着银白冷光的超级计算机,司南多看了两眼,心里隐约能猜出那是什么。

“模拟免疫系统,”宁瑜点开光标,一望无际的数字在屏幕上成排跳动,倒映在金边眼镜片上,把他苍白的面孔照得微微发青。

“仿照B军区地下研究所里那台现造的,隔壁科学院给它起名为火种一号。”

倾颓的十字架上没有上帝,翻倒的潘多拉魔盒边亦没有神灵。

但人类凭自己的双手,在黑暗的末世里摸索前行,最终点燃了生存的火光。

“能完全模拟人体免疫功能,包括固有免疫和适应免疫,准确率和涵盖率达到99%以上。”宁瑜顿了顿,笑道:“早点造出来就好了,省得费那么大劲,还得用活人。”

司南望着他,宁瑜伸手扶了扶镜架,像是在掩饰某种情绪。

“来吧,”他转身若无其事地道:“赶紧弄完赶紧走,抗体研究到最终阶段了,我还有大把的事情要忙呢。”

仿佛上天注定人类要迎来希望的曙光,终极抗体实验宣告成功的当天,大陆前线终于传来了捷报——在从第一到第十二搜救大队的浴血奋战,以及全国五大幸存者基地的通力配合下,军方终于修复了足够数量的地面基站和信号塔。

北斗系统再次运行,全国大部分地区恢复了短波通讯。

军方广播传遍大陆的当天,周戎站在海边,风从远方陆地席卷而来,呜呜咽咽,长久不绝。

他听见海风中掺杂着遥远的号哭。

·

南海科学院中央大厅门外,高大的黄铜门光可鉴人,隐约映出宁瑜的身影。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宁瑜穿正装,他瘦得太厉害了,似乎有点神经质,不时抬手拽领带结,好像那是根吊在脖子上不断收紧的绞索。

最后所有人都实在受不了了,正当司南准备上去把那领带给他扯了的时候,黄铜大门缓缓打开,一位满头白发的院士走出来,站定,做了个“请”的手势:

“宁博士,”他满是皱纹的脸上神情肃穆尊敬:“请上去发言吧。”

宁瑜突然就镇定下来了。

他从司南手中接过试管箱,喉结剧烈滑动了一下,举步走进了那扇象征着末世中人类最高科学殿堂的大门。

二零二零年八月,即是丧尸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爆发的第11个月。

各国领导人、政权领袖及顶尖科学家通过卫星信号齐聚一堂,所有空置座位上都放着通讯显示屏。站在最高讲台向下望去,中央大厅熙熙攘攘,座无虚席。

然而所有人都不动也不说话,巨大的圆形空间鸦雀无声。

半晌只见宁瑜抬起手,咔哒一声清响,打开了试管箱。

“潘多拉病毒,又称丧尸病毒,是一种通过体|液感染及影响细胞早期复制,杀死大脑后以生物电控制躯体,将人类转化为嗜血生物的单股负链RNA病毒。”

“该病毒的致命性导致它不论如何减毒,都会因最微量的接触而产生彻底感染,因此以传统方式不能研制出疫苗。且病毒在将自身RNA整合至人体细胞DNA的过程中,突变效率之高极其惊人,免疫系统难以及时生成抗体,为此在过去的十一个月中,全球范围内产生了数以十亿计的牺牲者。”

“今天,我宣布,通过促使潘多拉病毒进化并稳定其形态的手段,我们终于研制出了适用于绝大多数人类的终极抗体。”

“该抗体由全球范围内首例活体感染者,亦是迄今唯一的自然痊愈者体内B细胞提取而来,经过解读抗体基因图谱,已实现了实验室大规模培养,在病毒进入血液后六到八小时以内注射均可起效。”

“而基因层面的疫苗研究也在进行中,相信不久的将来,从潘多拉魔盒中飞出的灭世瘟疫,将彻底从我们的星球上灭绝。”

啪,啪。

啪。

开始只是一两人,随即如燎原般传遍会场,宽阔的大厅中响起了如潮的掌声。

宁瑜摘下眼镜,用掌心紧紧捂住脸庞。他的十指尖因为这个动作而微微泛白,直到很久以后,掌声渐渐平息,他终于松开手,低头戴上了眼镜:

“在……公布抗体图谱之前,我想先公布一份名单。”

数百双眼睛注视着他,只见宁瑜从抗体箱放置试管的支架下取出了一本趣÷阁记。

那只是个非常普通且有些破旧的黑色牛皮趣÷阁记本,宁瑜将它打开,反手展示全场,上面整整齐齐记载着一排排人名和日期:

“这是病毒进化试验期间,牺牲在手术台上的活体实验者,有些自愿捐躯而有些不是,共计九十五名。”

“他们的死亡日期已一一记录在案,我希望未来人类的史册上,能永远记载他们的名字。”

这一次大厅内没有掌声,所有人都长久地静默着。

座位最后一排,黄铜大门边。

“他怎么没说哪些不是自愿的?”春草皱着眉头小声嘀咕。

周戎垂下视线,在几乎无声的叹息之后,摸了摸她的脑袋:

“……谁知道呢。”

·

这场史无前例的全球会议进行了十多个小时,而宁瑜没有参与剩下的环节,公布完抗体基因图谱后他就悄然离开了会场。

实验室和他今早离开时一个样。阳光透过玻璃,静静洒在写满了数字的墙壁、铺着乱七八糟废纸的地板、以及凌乱的试验台上,火种一号成排的机柜闪烁着指示灯,钛银色生化设备在没有温度的阳光中,焕发出微渺恍惚的光晕。

宁瑜直直坐在显示器前,仿佛在凝视虚空中并不存在的浮尘,又仿佛望着深黑荧幕中自己空白的脸。

叩,叩。

身后传来敲门声,随即有人走了进来。

“宁博士……”实验室助理端着放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的托盘,小心翼翼道:“您,您要不要吃点东西……”

宁瑜脖子动了动,颈骨就像长期不曾移动的机械,猛然凝涩了下,紧接着才转过来:

“我白天不吃东西。”

“我知道,但……”助理鼓起勇气说了下去:“我想实验已经完成了,现在午间进食也没有影响了吧。再说长期不吃午饭对身体非常不好,所以您……”

宁瑜眼珠直勾勾盯着她。

他像是个灵魂已然飘离的躯壳,空空洞洞坐在那里。有刹那间助理甚至不敢与他对视,仿佛只要看见那双黑洞似的瞳孔,便会被深不见底的枯井吸走魂魄。

“放那吧,”半晌宁瑜蹦出来三个字。

助理如蒙大赦,慌忙将托盘放在实验室门口,躬身退了出去。

宁瑜慢慢回过头,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他连眼珠都不转,温暖的食物香气在空气中飘散,绕过他身侧无形冰冷的壳,缓缓向高处弥漫。

天光渐渐暗淡,面条一点点变凉,汤汁凝固出薄薄的膜。

宁瑜始终没有移动过。

·

2020年九月,抗体全球化量产完成,基因疫苗项目启动。

南海军方倾囊而出,向陆地进行全面反杀。

军队用火烧、炸|弹、坦克碾压等方式清理一座座被丧尸统治的城市,由祖国最南端为起点,呈扇形向北推进,直至塔河、北疆和内蒙。与此同时飞机开始民众空投食物和抗体,除了已经被搜救出来安置在五大基地的幸存者外,部队又陆续从高原和深山救出了数以千万计的民众。

这项代号为火种的行动持续了四个多月,直至深冬。

疫苗项目不再需要司南的配合,周戎自由了。他得到中央特许批准,可以率领原118第六中队加民间志愿者司小南同志,形成一个暂时的编制,远赴肃北边境,执行定点突破任务。

结果临行前队伍里突然加进了一名不速之客——宁瑜。

“宁博士是肃北人,虽然没在那过呆几天。”郑中将如是说,“他打报告说想作为军医随队行动,顺便回家乡看看,上级特批了。”

周戎疑道:“他不是要待实验室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