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者

Chapter 85(1 / 2)

宁瑜的死给周戎带来了很大|麻烦。

从科学院到军委,乃至于中央上层都被震动了,国际社会更是普遍的难以置信。

虽然军委对周戎一贯比较信任,在场所有人也都能证明宁瑜是自杀,但他们还是受到了一轮接着一轮的隔离审查。除此之外,跟宁瑜远赴肃北这件事沾边的所有人都被问话,郑中将更是被严厉批评了好几次。

他为何要自杀?动机是什么?是否为冲动?或者当天发生什么对他产生了刺激?

其中有没有任何一点能够挽回的可能?

这件事的政治意义非常重大,虽然暂时还没人受到实质性的惩罚,但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郑中将曾经答应帮118申请恢复编制,然而火种行动让军方有生力量倾囊而出,加之此事没有先例,因此进展得非常缓慢。

宁瑜一自杀,周戎等人被严肃调查,118编制的事就干脆被中止了。

那段时间大家嘴上不说,内心却都非常消沉,尤其还要应付无休无止的重复问话和例行调查,让人不由对宁瑜的死感觉复杂。

只有司南说他觉得宁瑜不是这样的人。

他说宁瑜的风格有头有尾,习惯把一件事做完整,不会在最后时刻偏偏坑人一把。春草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明明他们跟宁瑜的交集也很有限,想要准确揣测这位站在时代巅峰的科学家的内心世界几乎不可能。

司南也无法解释所以然来。

但事实很快证明司南的感觉是正确的。

宁瑜的专业资料陆续解密,研究所在一本趣÷阁记里发现了他的绝趣÷阁信。

这封信让调查行动很快结束,所有人都恢复了言行自由。更出乎意料的是大家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军方就下了决定恢复118编制的正式通知——周戎被提升为大队长,团级实职,拥有再次组建八支中队的权力。

周戎自己都非常意外,直到郑中将告诉了他为什么。

“宁博士在绝趣÷阁信里说,回顾自己的一生,很幸运在那个时间点遇到了你们。他知道你们都希望118能够重建,也知道重建申请已经停滞很久了,希望军方能看在是你们救他来南海的功劳上,破格恢复118部队的编制。”郑中将微微叹了口气,道:“他还说如果很难办的话,请军方将此事看作他唯一的遗愿来处理。”

“……他知道作为遗愿的话所有人都必须答应,”周戎低声道。

“是的。”

“他还说什么了?”

郑中将摇了摇头:“不清楚,我也只打听出这一段来,其他所有内容都被绝密处理了……也许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后,当我们的后代能用更冷静和全面的眼光来回首这场灾难时,他的绝趣÷阁信才会被慢慢解密吧。”

周戎走出大楼,司南背对着他站在台阶下,眯眼望着天空。

今天天气很好,苍穹瓦蓝,阳光普照。风从海洋席卷陆地,穿过生机萌发的旷野和伤痕累累的城市,拂起了司南的后领和发梢。

周戎走到他身侧,只见广袤天穹尽数倒映在那双琥珀色的瞳孔里,远方的硝烟渐渐消散以至无形。

司南轻声说:“再见,宁博士。”

周戎伸出手,司南收回目光向他微微一笑,两人并肩向远处走去。

·

2021年初,火种行动初步覆盖全国。

城市里的丧尸被基本清除,个别重灾地区军方仍在攻坚。全国六座大型基地的幸存者们被分配抗体和物资,在统一调遣下开始轰轰烈烈地重建家园。

不久后,基因疫苗问世,迅速在全球范围内普及。

即便被残留在阴暗处的丧尸咬伤,人们也不用惧怕感染病毒了。

这场灾难带走了全球三十亿人的生命,差点就造成了种族灭绝,堪称人类有史以来最大也是最严重的浩劫。然而人类用自己的手关闭了潘多拉魔盒,将它封存在历史的长河中,永远也不会再开启。

周戎这位手下只有四个兵的光杆司令,终于费劲巴拉从各军区挑出了一批精兵,弄回总部来进行淘汰和特训。

原本可以躺着尽情吃国家一辈子的司南担当起了特训教官的重任,但鉴于他的执教风格,被艹成狗的学员们都不太喜欢他。

司南并不在意弱鸡们喜不喜欢自己,他在意的是郑中将终于给他签了军方特聘战术顾问的正式委任书。从此他再不是民间志愿者司南了,他是特种部队118的总指导教官,还被分配了采光和通风都非常好离食堂也很近的办公室。

鉴于司南终于正式加入了118,颜豪诚恳请求将自己的队花头衔让贤,不过被司南礼貌坚定地拒绝了。颜豪对此感到非常失望。

春草倒是愿意当队花,但所有人都表示反对,春草为此气得一星期没理他们。

·

第一批兵员补充进来后,周戎决定将他们编制成四支中队,分别由颜豪、春草、丁实和郭伟祥带领。原118第六中队从此化整为零,成为了新118的骨架——而这支部队的灵魂则由那些牺牲了的特种兵们转生而来,将在未来硝烟和战火的洗礼中,生生不息地延续下去。

在新编制推行之前,原第六中队执行了他们的最后一次任务。

他们把十七名牺牲战友的铭牌和遗物整理出来,其中包括张英杰的骨灰,然后踏上了寻找这些战友遗属的旅途。

这并不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因为118的家属们相对比较集中,在灾难最初爆发时就被送到避难基地了,找起来有据可查。但过程却非常艰辛,每一位军属的哭泣和悲痛,都像烫红的烙铁,反复刻印在他们的灵魂和血肉里。

更多的烈士家属则全都不在了,对周戎他们而言,这比烙铁带来的刺痛更加让人空虚和悲凉。

幸运的是,他们赶到东北后顺利找到了张英杰的妻女。她们和家人一起躲在菜窖里,度过了漫长难熬的严冬,转年春天就和同乡一起被黑龙江基地基地的官兵接走了。周戎双手把张英杰的骨灰盒交给她的时候,听到了自己此生最悲惨最绝望的哭声,他甚至无法在这个痛苦的女人面前待上片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有无数根带刺的鞭子,血淋淋拷问着,抽打着他的灵魂。

现在的流通货币已经不是钱而是粮票了,周戎拿到所有的拖欠工资后,统统以军人优惠价换成了粮票和物资,自己一点没留,全部给了牺牲战友的家属。

那是相当大一趣÷阁钱,就算均摊开来,每位家属都能分得不少,对失去了顶梁柱的家庭来说勉强算是微许的慰藉。

不过分完钱以后周戎就彻底赤贫了,司南说他不介意,他现在有工资拿了,可以养周戎这个拖油瓶。

周戎后来又想了个办法。他把所有烈士家属都调来118的军区辖地,分别安排了食堂、仓库、后勤等等闲职,确保他们能拿到国家发给的抚恤金和稳定收入,子女能够在军区内上学。他特意为张英杰家小姑娘争取到了难得的十二年免费重点教育名额,还对她许诺,等她考上大学以后,自己会负担她的所有费用,考到哪里供到哪里。

可以确定的是,周戎这辈子都富不起来了。

“我的鸽子蛋呢?”司南突然不满道。

周戎:“放心,交给戎哥。”

·

时光很快推移到二零二一年除夕。

新年夜,118营地食堂早早准备好丰盛的年夜饭,郑老中将也来了,所有队员和家属都齐聚一堂。

开饭前照例要说几句,周戎和郑中将互殴般彼此推搡了整整十分钟,周戎输了,只得端着酒杯站起身。

食堂里张灯结彩,满是白雾的玻璃窗上贴着红纸花,外面在放烟火,映得夜空缤纷明亮。

周戎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深吸一口气,仿佛突然失去了他能言善道的优点,猛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半晌才短促地笑了笑:

“戎哥不太会说话。”

众人哄然大笑,周戎也跟着笑了起来。

“去年除夕夜,病毒最肆虐的时候,我和你们最害怕的司教官两个人,跟大部队走散了,困在大雪封住的深山里。”

提到司教官,众位特种兵立马不笑了,眼观鼻鼻观心正襟危坐噤若寒蝉。

司南专心吃着面前的糖炒栗子。

周戎缓缓道:“零点到来的时候,我对着窗外许了三个愿望。第一件私事就不提了,第二个愿望是所有牺牲的战友魂归故里,保佑我们顺利渡过这场灾难。第三个是人类尽早研究出抗体,战胜病毒,兴建家园,恢复安定与和平。”

“这三个愿望都实现了。”周戎略一停顿,说:“所以我觉得在除夕夜许愿可能真有某种魔力,我决定今年再许三个。”

他斟满酒杯,并不看任何人,直接仰头饮尽:“第一杯,还是我的个人愿望。”

下面有人笑着说:“戎哥一定能心想事成!”

周戎微笑摇头不答:

“——第二杯。”

他斟满酒,环顾众人,在家属席那个方向停住,欠身深深鞠了一躬:

“祝已经离开我们的战友在天国仍然一切安好,你们的名字会永远记在我们心里,你们的功绩将永远铭刻在人类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