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丹仙

第一章 刺客(1 / 2)

郢都,废园白龙池。

秋风瑟瑟,吹起池水涟漪,吴升麻衣草鞋,立于池畔亭中,手抚长剑,屈指轻弹,一声剑吟。

剑名碧玉,长三尺二寸,越国名师欧冶子所铸,摄五行、控七星,三丈之内来去自如。

“……叔兮伯兮,靡所与同。

琐兮尾兮,流离之子。

叔兮伯兮,褎如充耳。”

有渔夫头戴斗笠,撑着竹蒿泛波而来。

待渔夫来到亭下,吴升摇头道:“亡国之音。”

渔夫黯然:“本将亡国,岂不尔思?中心是悼!”

虎方国祚七百年,崛起六十载,数月之间便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几将为楚所灭,能不怅惘?

但这些都与吴升毫不相干,他不是虎方国人,只是一名刺客,当下问道:“绿萝带来了?”

渔夫从怀中取出个包裹,抛了上来:“仙都山第三峰的绿萝。”

吴升打开包裹,是一株绿丝环绕的嫩苗,异香扑鼻,正是自己破境所需的好东西!

将绿萝收了,吴升点头道:“可以说了?”

渔夫拱手,又抛上来一幅画轴,吴升打开,见画上是个中年男子,以金黄色的狐衾裹身,看上去富贵逼人。

“此为何人?”

“楚大夫昭元,去年已入炼神境。”

吴升微微摇头:“一国大夫,之前可没说。”

渔夫道:“一株绿萝,却也难得。”

吴升没再多言,身为刺客,既然收了酬劳,唯履约而已,只问:“人在何处?”

渔夫道:“今日正于上园鼓琴。”

吴升掌心一团青焰燃起,画轴烧成灰烬,正要动身,渔夫在竹排上叫道:“此人乃令尹屈完谋主,今日不死,虎方亡矣!”

吴升没有理会,将破斗笠往头上一罩,足尖轻点,掠过秋池碧水,身形没入对岸树丛之中。

他露了这一手,渔夫心中稍安,不愧是荆水左近最负盛名的刺客,看来这次以重宝托付,当不至辱命。昭元是楚国主战灭亡虎方的重要人物,只要他死了,局势或有挽回之机!

上园位于城东,是国人游赏的胜地,许多卿大夫也常来宴游,只要是郢都人,没有不知道的。

吴升虽然不是郢都人,但几年前也来过一次,自然识得路途。楚国大军正兵围虎方,但郢都却看不出丝毫的肃杀之气,城中依旧摩肩接踵、行人如织。

穿街过巷,负剑而行,不多时便到了。

上园之中,怪石小桥、飞瀑深潭,草树繁茂、溪水淙淙,好一派盛景。

吴升隐入其间,侧耳倾听,忽闻琴音传来,声如金石。

身为刺客,藏匿身形只是寻常之事,不多时,吴升循着琴音来到一处亭台外。

亭中一人身披狐衾,正凝神鼓琴,周围五、六丈内,有十余剑士护卫。

于树后查看片刻,吴升了然于胸。

剑士都不过炼气境,非自己一合之敌,而这鼓琴之人,与画像依稀相似,应当便是昭元了。

大夫出游,竟是如此托大!

吴升自林中而出,步向竹亭。

护卫们立刻望了过来,各拔长剑戒备,领头的制止道:“尔乃何人?”

吴升轻声道:“听琴之人。”

剑士首领道:“贵人鼓琴,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