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丹仙

第一百三十三章 针锋相对(1 / 2)

一品丹仙

最新章节!

寿春行走景泰从地下牢房中上来,接过仆役递上的湿巾,擦去指尖的血迹,浓眉紧锁。

他身后跟着的两名门下修士同样在擦拭血迹,满脸都是疲倦之色。

连续没日没夜的审讯,三名人犯如同滚刀肉一般,就是不吐口。

各种刑具、各种手段都上了,从利益相诱到皮肉之苦,再从皮肉之苦到经脉、气海残破,再重回皮肉之苦、利益相诱。

为首的微叔芒一言不发,年岁大的伯宜倒是说了不少,却都是无关紧要的鸡毛蒜皮,最小的季孙则不停的破口大骂,刚才终于激怒了景泰,将他舌头扯断了,可那季孙却“嗬嗬”大笑,笑得满嘴都是血,似乎是因为他终于可以不用再说话了。

不能说话,就意味着没有用处了,没有用处的人犯,下场通常都是死,只是因为还没有接到临淄的回复,暂时没有处决罢了。

没想到会那么硬气。

可越是硬气,就越是表明有问题,这一点,不仅是景泰,没日没夜轮换着用刑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出来。

景泰带人出来后,有两名学舍修士准备下去轮换,景泰告诉他们:“先上生骨丹,歇几个时辰,不然恐怕要死了。”

两人请示:“可否断其肢?”

景泰想了想,道:“那就从脚开始吧。”

又问侍立着的袁氏三杰:“孙五来了?”

老大袁伯海道:“带了鹰氏兄弟,已至花厅。”

景泰点头冷笑:“终于沉不住气了!临淄那边回复了么?”

之前专程往返临淄学宫的老二袁仲河摇头:“还是没有回书,当日我亲自送呈学宫内档房的。毕竟临淄离咱们寿春六百里,路途遥远,再等等。”

老三袁叔溪禀告:“行走,廷寺在湖边的寺吏回报,今日有随城座船停靠湖岸,疑似随城行走随樾亲至,却并未下船。”

景泰皱起眉来,缓缓点头:“走,咱们去会会孙五。”

来到花厅,景泰满脸堆笑,向在此等候的吴升拱手致歉:“来晚了,来晚了,正审讯人犯,不意孙行走大驾光临,未得出迎,失礼之至,还望莫怪碍这两位,想必便是鹰氏昆仲了?贤昆仲当年在狼山时,便大名鼎鼎,我在寿春都有耳闻呐,哈哈”

鹰氏兄弟对视一眼,所谓哪壶不开提哪壶,兄弟俩本就没准备客气,这下子又被揭了老底,正要有所表示,被吴升以眼神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