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职业选手

第五篇 第17章 机缘(1 / 2)

站在中子星上,许景明全身维持''能量化''状态,仔细感受着。

包括《化光》上篇在内的六本传承中学到的知识,让许景明对身体能量化有一个整体的认知。如今他暂时将六本传承中的掌控身体方法抛到一边,研究能量化身体的种种特性。

“能量化身体,具有''能量''的特性,自然得符合最基本的能量定律,从这一角度来看……”“能量化身体,也具有''身体''的特性,从这一角度··……”

许景明细细研究着。

就像他当初在蓝星教导武道,是从动能等角度讲解。

''能量化身体''是很复杂,但许景明会试着从能理解的角度去剖析。

“每个人都有不懂的知识。”

“即便学历达到100级,同样有很多困惑,学无止境!所以我构建的''能量化''身体体系,只要确保''模糊的正确''就足够了。”许景明思索

着。

有时候,模糊才是正确的。

因为''精确的正确''要求太高了,如今这时代认为的''精确'',可能科技进步后,就发现很多谬误。

而模糊的正确,才有更高的包容度。

比如古人,很难算出圆周率的准确数字。

但从模糊角度:圆周率在3.14和3.15之间。许景明知识积累是不高,可他利用六本传承中记载的‘能量化身体''的知识,以''模糊的正确''角度,开始构建他最认可的能量化身体体系。

·……

观测空间。

常观察员、矮胖子''格鲁''观察员以及其他众多观察员们,偶尔看看第四第六第七星球,但更多精力还是在第五星球。

因为他们邀请的对象,大多都在第五星球。

“第一次接触八阶极限肉身,如果数月时间就能掌控肉身能量化,成功行走中子星。”常观察员看着,暗道,“那么现实中,耗费更长时间,成八阶极限就是很容易的事了。

“能通过第五星球考验,就代表拥有达到八阶极限的潜力。同时这第五星球,也在考验他们的学习能力。”常观察员想着。

一旁矮胖子格鲁看着,感慨道:“想要成为宇宙人类真正伟大的存在,必须拥有一双看穿虚妄,看透本质的眼睛!唯有如此,才能更高效掌握知识,令自身达到更高生命层次。”

“是的,掌握知识。”常观察员也难得赞同。每一个源生命,都会去努力掌握知识!

愈是伟大的源生命,学历一般也都极高!十七大顶尖势力在选择是否招募探索者时,也会根据第五星球的表现,判断这些探索者们的学习能力。

毕竟对十七大顶尖势力而言,他们招募成员,是为了培养成为九阶源生命,甚至希望培养到十阶乃至更强的存在!学习能力弱的,他们自然不愿招收。

六本传承中记载的方法,许景明用的都有些别扭。

而当他自己逐渐构建体系时,虽然体系粗陋,但体系的每一个关键他自己都很清楚,反而掌控能量化身体轻松不少!

随着一次次尝试,在中子星恶劣环境下的一次次崩溃,不断总结经验,修改自身体系。

终于!

在7月27号这一天,许景明掌控着能量化身体,抵抗着中子星下恶劣的环境,一步步行走,不知不觉,许景明便看到了前方的目的地。

目的地,也有防护罩笼罩,那里有微型虫洞。“我抵达目的地了?”许景明一愣。

他太沉迷于研究,在看到目的地时才惊醒。

他继续行走。

恐怖的引力、凶猛爆发的种种射线,许景明承受住了,就这么走进了目的地防护罩。

看着眼前微型虫洞。

“我成功了。”许景明心头欢喜。

欢喜过后,许景明忽然犹豫下,回头看看中子星的环境。

他思忖了下,竟然又走出了目的地防护罩范围,继续在中子星上行走!甚至看到某一处射线爆发非常迅猛,还主动朝那走过去。

····

“我们吴钩星盟的这个新人,通过第五星球考验了!”观测空间中,常观察员看得一脸喜色,“一个多月时间,就成功从中子星一端走到另一端!这学习能力可不一般啊。格鲁观察员,你怎么不吭声?”

矮胖子瞥了眼一旁黑袍的常观察员,哼了声,懒得多说。

“我们吴钩星盟,也有人要抵达第六星球。”常观察员微笑道。

“别太得意了。”矮胖子说道,“不就是第六星球吗?我们九羽星盟早有人抵达了。”

他们俩刚聊两句,便惊愕看到许景明又离开了目的地区域。

“他在做什么?”矮胖子瞪眼。

“他没去第六星球!”常观察员也是一愣,“难道想要在中子星上寻找机缘?

的确有些探索者,更重视机缘,并不急着前往下一星球。

许景明之前是一路前进,从未寻找过机缘。“真是愚蠢。”矮胖子摇头,“现在应该抓紧时间前往后面的星球!七大星球,越往后的机缘才是越好的。”

常观察员也皱眉观察。

的确有些弱小文明的天才,更加在意那些''机缘''。

“前面四大星球,机缘藏匿各处,寻找不易。

第五星球中子星,机缘却是能轻易寻到,所以他去寻找机缘?”常观察员皱眉想道。

愚蠢啊!

论机缘,第六第七星球的机缘,不更好?

许景明行走在中子星上,甚至主动进入射线爆发区域,以肉身抵抗冲击。

最终得偿所愿,在恐怖射线冲击下,肉身崩溃了,他又回到了出发点。

“八阶极限的肉身,中子星环境,这样的修炼条件……外界可没有啊。”许景明这次在个人面板,轻轻一点,选择了一杆长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