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现实游戏化

101 【油桶怪】!(1 / 2)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

傍晚的黄昏之下,夏灵的脸庞上,明暗交错。

——而浪哥就厉害了。

余晖不仅在他的脸上明暗交错,

甚至还用光影在其上画出了一个神秘的暗号:[?]

是的,没错。

这一刻,

陈一浪的脸上,已经布满了一大串大写的问号。

什么鬼啊!

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和老脸一红啊!

而且这属实是有点突然了,直接打了陈一浪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

浪哥毕竟也是个正经人嘛!

自然也不会想得太歪的了。

“有的,怎么了?”陈一浪道。

“今天晚上,咱们的军训文艺汇演就要彩排了。”

夏灵说道,“我也算是这场表演的策划人之一了吧,”

“所以想问一问你,有没有空过来参加一下呢?”

“啊,应该有的。”陈一浪说道。

虽然表面上很平静,

但陈一浪的内心,其实是暗暗一乐的。

彩排诶!

划水的大好机会!

要知道,

在平常军训的晚上,

如果没有什么别的安排的话,还是要照常训练的。

不过要是能去彩排的话,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这就叫,合理摸鱼。

“好的,那今晚见喔。”夏灵说道。

“好的。”陈一浪点了点头。

夏灵走远了。

高马尾在晚风下微微地摆动着。

陈一浪对着她的背影,也摆了一个鬼脸。

——当然了,是冲着那只屁颠颠地跟在夏灵身后的【霉运怪】。

小恶魔也是非常有礼貌地,向陈一浪比了一个国际友好优势。

“再让你嚣张多一会。”陈一浪心想,

反正嘛,

这只【霉运怪】——

他必杀之!

*

*

军训训练结束之后,陈一浪便被拉进了一个汇报演出的交流群里。

晚上七点。

按照群里发布的通知,陈一浪准时来到了操场上。

不过当他来到地方之后,

眼前的景象和他想象中的画面,似乎不太一样。

并不是一番排练得热火朝天的景致,

反而现场,

只有稀稀拉拉的那么几十号人,还有一个只搭建了一部分的,甚至还不能被称之为半成品的舞台。

陈一浪纳闷了。

这说好的彩排呢?

这时,

一个戴着工作人员牌子的学生走了过来,对陈一浪询问道:“同学,你也是来参加彩排的吗?”

陈一浪看了一眼对方胸前挂着的工牌,发现是南轩大学校学生会的成员。

不过倒也不奇怪,

像这种学校里面策划的,稍微大型一点的活动,基本上也都需要校学生会出马来组织策划的。

“对的。”陈一浪点点头,“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了,今天晚上似乎出了一些意外,彩排时间恐怕要稍微延后一点了。”

男生无奈地说道,“听说校道那边好像有什么情况,学生会的人几乎都过去处理了,这边就剩我们几个小的在这边,话不了事。”

“这样子。”

陈一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他没多想什么,

马上起身往校道那边的方向走了过去。

潜意识告诉他,

估计十有八九是出现什么情况了。

果不其然。

远远的,

陈一浪便看见了一辆停在校道中间的货车。

好几个学生则围在车子的旁边,激烈地争论着什么事情。

陈一浪好奇地迎了上去,才发现夏灵居然也在这里。

她站在激烈争吵的人群另一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脸上一副非常焦虑的神情。

陈一浪可以看见,

她血条之下的那个气运槽,正在不断地下降着。

【[lv9霉运怪]发动了[气运吞噬],对[夏灵]造成了大量的伤害!】

【受[气运吞噬]的影响,夏灵的气运值正在快速下降!】

……

陈一浪又看了一眼尾随在夏灵身后的那只小恶魔,发现它正在用自己的小叉子偷偷地戳着夏灵的后背。

而它每戳那么一下,

夏灵的气运槽都会被削掉一小格。

“这只霉运怪,好像真的有那么一点难缠啊。”陈一浪心想。

见陈一浪走过来,突然注意到后者的夏灵,也是回过了神来:

“陈一浪同学,你怎么在这?”

“听说你们这边好像出了一点问题,我也无聊,就想着过来看看咯。”

陈一浪说道。

他看到夏灵的胸前,同样也挂着学生会的牌子。

这倒是略微有点小惊讶了。

要知道,

这会才刚开学没多久,

各大校园社团和学生组织,

基本上都还没有正式开始招新。

能够在招新之间就加入学生会组织的同学,

要么是过于优秀了,

要么就是关系比较灵通,在入学之前就认识了组织里面的一些学长学姐和前辈。

不过,当然了……

这种事情,像陈一浪这种平常比较咸鱼,也不太关心校园活动的人来说,几乎就是完全不了解的领域了。

“真不好意思啊,耽误陈同学你的时间了。”

夏绫有些抱歉地苦笑道,“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我们负责联系的搬运公司的货车,半路上抛锚了,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情况。”

“里面装着的都是表演要用的舞台道具,如果送不过去的话,彩排就没有办法进行了。”

“所以现在大家都在想办法,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哎……”

“没事的啦,夏同学。”

陈一浪笑着安慰道,“我们都只是大一新生而已,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也不用我们操心的。”

“就算咱们想操心,高年级的那些学生恐怕还不放心我们办事呢。”

“不是这样的。”

夏绫有些自责地摇摇头道,“练习货运公司的这件事情,是由我来负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