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威武

48被男色所迷(1 / 2)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寻香公主和多格公主母女为了两个侍卫,争风吃醋,以致烧死自己的事,传得沸沸扬扬。有相信传言的,也有不相信的。但寻香公主在蕃国苦熬二十年,终于得以归国,却这样身亡了,百官免不了为她唏嘘。至于多格和六雪之死,他们倒没有特别上心,毕竟一个是蕃国公主,一个只是小小宫女,不值得他们花心思。

陈平听闻寻香公主死讯,却不肯相信宫中调查的结果,只进宫见陈文安要求说法。陈文安也不多说,让陈平去问简老太妃。

一夕之间,简老太妃已是憔悴得不成人形,病卧在床,听得陈平求见,想了想便让百戏去请陈平进来。

陈平见了简老太妃的样子,不由上前一步道:“老太妃娘娘,是谁害你们的?你只管说出来,总要为你们讨个公道。”

简老太妃心下却是明白,陈文安肯让陈平来见她一面,这是给她一个机会,让她保全简氏家族,保全简云石。寻香和多格已死,她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但是简氏家族,总不能因她之故覆灭。

“陈将军,自从寻香和蕃,我除了日日盼望她归来之外,更暗暗发誓,若有机会,一定要掌权,决不让别人主宰我们母女命运。四年前千金公主身死,六雪逃入我殿中寻求保护,我便让云石送六雪出宫,让六雪在多格跟前侍候。自此后,我着力培养心腹,整整四年,这才有了十数个得力的人听候差遣。此回寻香归来,我便把这得力的人交在寻香手上,让她想法除掉陈文安和太后娘娘,好接手皇上和安阳王的抚育之职,当个监国公主。”

简老太妃说到这儿,喘了喘气,接着道:“我是想着,你和寻香不能成亲,定然心生愧意,一旦寻香掌权当监国公主,你必然忠心效力于她。因你手握重兵,寻香又是名正言顺的公主,百官自会服从。此后,我们母女再不会受人摆布……只没想到,寻香设局引陈文安和太后娘娘入圈套,想烧死他们,不想一个失误,反烧死了自身。”

陈平铁青着脸色,好半晌道:“是你害了她。”

简老太妃眼角有泪珠滚下,心痛如绞,隔一会才道:“希望你看在寻香面上,能帮着保住简氏一族。”

陈平从简老太妃殿中出来时,天已昏暗,他绕道到御花园,站在荷花池边,想起和寻香初次相遇的情景,一时摸出怀中的萧管,放在嘴边吹了一曲,吹完收萧,出了御花园,去见陈文安。他在陈文安处待了片刻,答应交出部分兵权,条件是简氏一族不受简老太妃之事牵连。

第二日,简云石上折子辞官,王倾君当场批准了。简老太妃知道陈平和陈文安的协议后,对百戏道:“有陈平在,简家终是保全了。我死后,你便去服侍云石罢!你一个小小宫女,太后娘娘等人不会为难你的。”

“主子!”百戏不由哭倒在地,只她也知道,纵王倾君愿意放过简老太妃,简老太妃也不愿活着了。盼了二十年,盼来了女儿,不想团聚才没多久,女儿却死了,她怎肯再活着?

当夜,简老太妃便“病死”了。

简老太妃不过深宫一位太妃,极少出现于人前,她病死的消息,反不及简氏家族退出京城回乡的消息引人注意,倒是王倾君听得简老太妃的死讯,伤感了一下。

莫嬷嬷对简老太妃本就警惕着,听得她死了,却是松了口气,悄和叶素素道:“老太妃每回来了,虽一副疼爱皇上和安阳王的模样,我却总是不放心,没想到她真有这些心思啊!”

叶素素关注点在别一方面,皱眉道:“寻香公主和多格公主死了,主子自不用为她们守孝,但是老太妃是长辈,主子要不要守孝啊?若是守了孝,哪主子和千乘王的事,又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解决?”

莫嬷嬷撇嘴道:“守什么孝啊?想要杀主子,主子还用为她守孝?”

“不守孝会不会引人非议?”葡萄问道。

“找一个道长来做法事,让道长随便扯个理由,也就不用守孝了。且主子是太后娘娘,当今皇上的生母,身份尊贵,不为一个老太妃守孝,也不是什么大事。”莫嬷嬷在宫中多年,熟知这些规矩,笑道:“你们不用忧心这些,现下要忧心的,是如何让千乘王有一个名份。”

正说着,红锦悄悄来报道:“千乘王来了!”

叶素素一听,忙道:“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待会儿奉完茶,领着人退下,不要打扰他们。”

红锦笑嘻嘻应了。

葡萄纳闷,问道:“红锦也知道千乘王和皇上安阳王的关系了?”

红锦捂嘴道:“纸是捂不住火的。除了主子自己茫然着,我们心里可雪亮了。”

叶素素笑道:“千乘王那么疼爱皇上和安阳王,三人又那么相像,是个明眼人,其实也瞧出来了,只是不说而已。”

王倾君听得陈文安来了,莫名的慌张,俏脸红透了,坐在榻上不动。

陈文安进了殿,见宫女们颇为识趣,请安完毕就退下了,嘴角不由起了笑意。

“给母后请安!”陈文安站在王倾君跟前,像以往那样请安,见王倾君低头不答,只用手指绕着衣角,不由好笑,又道:“母后这几日睡得好么?”

“一点都不好。”王倾君抬头,对上陈文安灼灼的双眼,又没了底气,怎么听,怎么感觉陈文安这一声母后带着戏谑。

陈文安坐到王倾君身边,含笑看着她,自己斟茶,喝了一口方道:“母后要是睡得不好,可要儿臣来相陪?”

“啐!”王倾君啐了陈文安一口,一时想着唐天喜和唐天乐是他的亲儿子,他自然会护着,再不必担惊受怕了,又忍不住笑了,横陈文安一眼。

陈文安也笑了,悄声问道:“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名份啊?你这样搞了我两次,再不给名份,说不过去吧?”

王倾君的脸又红了,狠狠瞪陈文安道:“正经说话,不要嘻皮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