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离婚请签字

第222章 亲我(1 / 2)

叶声声知道叶彻不会伤害她女儿的。

毕竟她的女儿那么乖巧,人见人爱。

可让她等他的腿好,那得是猴年马月去。

她站在旁边,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叶彻不再看她,按了呼叫按钮让医生过来。

医生战战兢兢地赶来,看到病房里有其他人,他也不敢多看忙颔首问床上的男人。

“叶总,是有哪儿不舒服吗?”

“没有,给她看下脸上的伤。”

叶彻冷声吩咐。

叶声声神色微变,想拒绝可看到男人目光冷冷地投射过来,她又只好闭嘴。

医生忙看向叶声声,示意她:

“你过来坐在这边,我看看。”

叶声声听话地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摘下口罩。

医生让护士准备药物过来,再小心地扯掉叶声声脸颊上的纱布。

当叶彻看到那张小脸上的伤,是长长的一道血盆大口,只是缝上了时,他心口一窒,难受得喘不来气。

那明明是人为的伤,怎么可能是摔的。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整个人看上去如此消瘦憔悴。

很心疼,但叶彻不愿意把对她的关心表现在脸上,只那样冷漠地望着她。

医生问:“怎么伤的?”

叶声声如实回答,“刀子划的。”

“伤口处理得很好,没有灌脓的迹象,但你要注意饮食,不能吃辛辣的食物,还要打点滴消炎。

我现在先给你换药,再给你打点滴。”

说着,医生看向叶彻,“叶总,是给她安排其他的病房,还是同您一间?”

“就安排在这里。”

叶彻随口回,装作毫不在意。

医生明白,赶忙让护士再安排一张床铺进来。

叶声声重新换了药,被安排在叶彻旁边的病床上躺着,开始打点滴。

医生走后,男人的目光又才落在旁边床的女人身上,讽刺道:

“好了,现在变丑了,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去跟别的男人好。”

叶声声剜了他一眼,毫不客气怼回去:

“我再丑也不会跟你好,何况有人比我还惨呢,说不定这辈子都得依靠轮椅,我丑点算什么。”

叶彻,“……”

瞪着身边的女人,他怒不可遏,好想把她揪过来狠狠地蹂躏。

但理智如他,没发飙反而冷笑了起来。

“一个残疾,一个丑丫头,不正好绝配吗?”

叶声声,“……”

不要脸,谁跟他绝配了。

再说她的脸会好的,等伤口愈合,她再去想办法除掉疤痕。

现在整容科技这么发达,还就不信恢复不了原样。

但他的腿……

能不能好还不一定呢。

不管他了,想到自己好久好久都没有睡觉了,现在又困又疲惫,扯了被子盖好。

闭上眼睛前,她叮嘱身边的男人,“你帮我看一下点滴,输完了叫医生,我先睡了。”

叶彻见她真睡,不乐意地道:

“我是让你来伺候我的,敢情你反过来让我伺候你?”

叶声声不理她,翻身背对他入睡。

叶彻再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他感觉得出来,她可能真累了。

不忍再打扰她,让她先睡。

但他却一整晚都睡不着,目光总盯着她在看。

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

他的声声啊,明明当初是那么的爱他,他们明明可以有一段幸福美满的婚姻,到最后却被他亲手毁了。

就算如今她在自己身边,可想到她跟别人已经在一起,还生了一个女儿,他就该死的在乎。

他恨她。

真的恨。

却又控制不住想她,想留她在身边。

可留她在身边后,他却又不知该如何对她。

叶彻觉得这样的自己很矛盾,但他又不知该怎么办。

见睡着的小女人动了,可能是房里空调太热,让她不舒服,她踢开了被子。

叶彻拿过旁边的拐杖,杵着下床去给她盖被子。

被子没盖好,却看到了她后颈下血红的痕迹,像是鞭抽的一样。

他的心口又狠狠地揪了下。

趁着她睡着的时候,他动作轻盈地撩开她的衣服,这一看,她后背处一大片鞭打的痕迹,触目惊心。

叶彻震惊又心疼。

他望着她睡着都还痛苦地皱着小脸,整个身子蜷缩成团抱在一起,不时地发抖着。

他忍不住让泪湿了眼。

这丫头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身上会有这么多伤?

难道她被慕容起带回去后,被那个男人虐待了吗?

该死。

叶彻捏紧拳头,愤怒至极。

但现在的他,连医院大门都走不出去,又怎么去给她出气。

他给她盖好被子,坐回自己的床上,一整晚就在旁边守着,目不转睛地望着她,没合过眼。

叶声声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耳边传来男人阴阳怪气的声音,“你倒是睡得舒服啊。”

听闻,叶声声坐起身来,见旁边的男人板着一张脸坐靠在那儿,跟别人欠他二五八万一样。

她毫不在意。

看到前面的桌子上放着还冒着热气的早餐,她自己动身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