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10章 迷妹和偶像(1 / 2)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有给保镖大哥发消息报平安,已经没事了嘛。”

凌玥儿立刻回到祁景安身边,挽住他的手臂亲昵道。

这动作让祁景安脸色好看了些。

出了问题,保镖不敢瞒着,把详细的经过都上报给祁景安。

尽管知道凌玥儿没受伤,他还是放不下心亲自赶来接她。

邵清体贴打开车门,转手跟陈修语告别。

“语哥,好歹也有也一抱之缘,咱们可以加个微信当朋友吗?”

“玥儿有语哥的微信对吧,可不可以把名片推给我,我保证不会骚扰你的。”

陈修语眉头跳了跳,有几分意外。

凌玥儿看陈修语,他扭头就走,没拒绝也没答应。

这意思,应该是同意了?

邵清挤眉弄眼,示意凌玥儿尽快把微信推给她,这才关上车门让司机出发。

她甩着车钥匙往自己停车位那边走,在看到凌玥儿发来的名片以后,心情更是愉快的吹了个口哨。

果然还得是脸皮够厚,才能近距离跟偶像亲近。

当然,刚才那种过分亲密的偶然,还是少来点吧,不然心脏第一个撑不住。

她心思完全在手机上,没发觉陈修语拐了个弯,默默跟在她身后。

趁着开锁的功夫,他坐上副驾驶。

邵清才刚打开主驾驶的门,现在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您这是……?”她迟疑开口。

手机的提示音响起,陈修语垂头通过了她的好友申请。

他眉眼淡淡:“不是当朋友?我的助理开车送陈萱去医院,不知道你有没有空送我一程。”

“有啊!”

邵清立刻上车,系好安全带,关锁,一气呵成。

好像生怕陈修语反悔。

车刚要发动,她忽然深吸了一口气,不好意思道:“要不还是您来开?我有点太激动了,手抖得厉害,怕出事故。”

陈修语:“……”

他觉得邵清脑回路很是奇特,生出一丝探究心理,才鬼使神差选择坐她的车回家。

以前遇到的粉丝,大多都是站在他面前,害羞到不敢说话。

她们开开心心和他拍完合影,就会快步跑开。

从没有人像邵清这样,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竟然还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他要联系方式。

更有甚者,她让他开车,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把他的思路完全打断,车子开到大门口,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在小区外就停下的。

陈修语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

他向来不会跟其他人太过亲密,更不可能开着粉丝的车到自家门口才停下。

这不就等于把自己家的住址贴到人家脸上?

刚下车,邵清眼巴巴地看他:“语哥,我辛苦送你回来,就不请我去家里喝两杯?”

陈修语嘴角抽搐:“是我在开车。”

“那也是开着我的车,我也有在陪你,没闲着。”邵清很是自来熟地拉着他的袖子,甩了甩,“好不好嘛?”

陈修语撇开头:“不行,我们才第一次见,被你知道我的住址,已经是破例了。”

邵清也反应过来自己的唐突,她尴尬地收回手,连连道:“对不起,我第一次跟偶像近距离接触,不太能掌握好社交距离。”

“我走了,有事多发朋友圈哦,我会默默支持你的!”

陈修语看她难掩失落,心中略有些迟疑,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邵清往主驾驶走,看着陈修语的背影,忍不住停下来欣赏。

她掏出手机给他拍照,心里暗暗赞叹不愧是亚洲数一数二的帅哥,就连背影,随手一拍都是大片,能把人迷得神魂颠倒。

也许是她太过着迷,一动不动,一只哈士奇大狗溜过来,站在她脚边嗅了两下,抬起后腿。

牵着狗绳的主人沉迷手机视频,完全没注意到这边的状况。

直到邵清感觉脚边一阵温热——

她要被气死了。

这是什么运气,被尿的鞋,裤子,袜子上都有。

邵清脑中不禁闪出一个疑惑,难道她今天水逆吗?不应该呀,今天出门前星座提醒说她的运势很好的!

她气呼呼轻轻踹了狗一脚泄愤,偏偏这一脚,正巧就被狗主人看到了。

她厉声道:“你干什么!虐待小动物?为什么要踢我家芝麻,她招你惹你了!”

哈士奇见自己有主人撑腰,愈发狗仗人势,冲着邵清疯狂大叫,几次扑上来,差点咬到她。

邵清忍无可忍,撸起袖子就要跟狗主人对骂。

却看见那人突然松开狗绳,指着她大叫:“芝麻,咬死她,让她敢欺负我们!”

好女不跟狗斗,邵清看着龇牙咧嘴,站起来有半人高的大狗,识相地掉头就跑。

她慌不择路,下意识跑向陈修语离去的方向。

陈修语被身后的吵闹声惊动,回过头,愕然看着邵清面目狰狞地跃过他。

在她身后,一只狗飞扑而来。

扑到了陈修语身上。

被六七十斤重的狗这么狠狠一扑,饶是陈修语,都不得不承认自己身子骨确实不够硬朗。

在场的三人都清晰听到他脊椎发出清脆的嘎嘣声,狗主人的理智这时候才冒出来,拉着哈士奇疯狂道歉。

陈修语黑着脸,扶着腰,琢磨着是不是该去趟医院检查一下。

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上他后脊梁骨。

邵清语带愧疚,又两眼放光地说:“对不起啊语哥,是我害了你,我会按摩,我给你按按吧。”

陈修语非常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

她根本就是来吃豆腐的。

狗主人见状,立刻掏出手机:“不好意思,加个微信吧,我先转你两万检查费。要是有问题你再联系我。”

陈修语并不缺这点小钱,他淡声道:“不用。”

“两万哪够?”邵清的二维码已经递到狗主人面前:“看您这么大方,至少五万不二价,谢谢您,大善人,以后记得看好您的狗,别再放出来咬人。”

狗主人看看邵清,看看陈修语,再看看她亲密扶着陈修语的姿势,以为两人是情侣,二话不说就付了款。

陈修语皱眉,没说什么。

他挥开邵清的手,往回走,邵清就像个小尾巴,跟在他身后。

“邵小姐,我不需要你帮我按摩。”陈修语停下,冷冷地说,“请你现在回家,你已经在我家门口闹出很多事了,我不想引来他人的围观。”

邵清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变得冷漠,也许是自己擅自收款惹得他不满,她试图解释:“我并不是看中这五万块钱,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至少能让她明白,做任何事都是有后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