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12章 沈高齐的诱饵(1 / 2)

“还有陈瀚海的仇,我会找机会报,你不要放在心上。”

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一低头,才发现凌玥儿已经熟睡了。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祁景安垂眸,抵着凌玥儿脑袋,闻着她洗发香氛的味道,眼瞳被黑夜侵占,愈发暗沉。

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泥土的味道从窗缝中飘进来,祁景安手指微动,突然想抽根烟。

怀里的人发出呓语,摸索着手臂伸进祁景安睡衣里,搭在腰上环着。

即使是睡着了,也能潜意识阻止他去抽烟?

祁景安低笑,摸了摸口袋里的烟,扔到床边去。

他低头吻凌玥儿的额头,低声道:“晚安,宝贝。”

雨连着下了一周,难得放晴,阳光穿过院前的花丛,被露水折射出柔和的光。

凌玥儿心不在焉吃着早饭,手机里正在放关于《绝色》的宣传和点评。

上映三天票房五亿,这个数据在陈修语参演的电影中,其实并不算高。

考虑到电影的内容受众面不高,还是在网上大火了一把。

有人预言这片子明年必然会拿奖拿到手软。

凌玥儿单纯看个热闹,自己也跟着开心。

吃过饭后,她去了趟医院接霍代梅回家。

第一阶段的治疗已经完成,效果不错,接下来只需要放疗配合中药。

凌玥儿不放心,还想让霍代梅在医院多待几天。

可霍代梅早在医院待腻歪了,惦记着院里的孩子,恨不得当天就跑路回家。

没办法,凌玥儿只能送她回去。

“正好中秋节,要一家人在一起过才最好。我找人订了一箱月饼,一会儿你也提几袋回去吧。”

凌玥儿拧眉:“月饼太甜了,景安也不太爱吃,带回去浪费,还不如留给孩子们。”

霍代梅说:“我特意给你订的冰皮月饼,好吃的,回去你先尝尝。”

凌玥儿眼睛一酸,想起去年中秋节,霍代梅也曾约她一起赏月,因为太忙,她没能去成。

也不知今后还能陪她过几次中秋。

回到家,孩子们一个月没见霍代梅,突然见着了,一个哭得比一个厉害。

凌玥儿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哄好,再看霍代梅,已经在桌上摆好切碎的月饼。

她买的这种月饼又大又扁,便宜实惠,虽然不像市售的主流月饼那么好看,但两面洒满了烤香的白芝麻,味道是一顶一的好。

孩子们排着队挨个领月饼,剩下的带去给行走不便的同伴。

凌玥儿伸手拿了一块,霍代梅摆手:“你吃冰皮月饼,这个可贵着呢,舍不得多买,都给你吃。”

凌玥儿微怔,这样的场景,在她从前的记忆里并不少见。

她所在的福利院,属于自负盈亏的民间组织。

院里大部分都是靠着善款维持生活,捉襟见肘的时候也有,但霍代梅总是会想法子,尽量不让她们在吃喝上受亏待。

每次吃饭,她总是会把好菜往孩子碗里夹,凌玥儿一直习以为常,没觉得有哪里不对。

凌玥儿接过月饼,拿了一个,把剩下的塞回给霍代梅:“我尝一个,你也尝一个。”

霍代梅尝了一口,“你还别说,这种新鲜玩意,确实是挺好吃的。软软糯糯,又不是很甜,不像普通月饼,吃了还想吃。”

两人就着一壶茶,一边赏月,看孩子们玩游戏。

九点左右,凌玥儿催促霍代梅洗漱睡觉。

肝脏不好的人,最忌讳的就是熬夜。

霍代梅调笑道:“以前都是我催你们早点睡觉,现在倒好,反过来了。”

凌玥儿笑嘻嘻把她的换洗衣服放进浴室:“我也要跟你学着操心啦。”

一直看着她躺下,凌玥儿才放心地离开福利院。

祁景安今天下班早,特意过来接她,见她拎着一个保温桶,伸手去接。

他以为这是霍代梅吃完药膳的空桶,接过来才发现,沉甸甸的。

“装了什么?”祁景安把桶随手放到座位边。

凌玥儿调整一下姿势,怕桶歪了漏汤。

“先前不是说没吃过我做的饭菜嘛?晚上做饭的时候,顺便炖了一点清肺止咳的汤。”

“你最近抽烟抽得厉害,得多喝点。”

祁景安忍不住伸手去搂她。

“开车就好好开车!”凌玥儿竖起眉毛,“别动手动脚。”

祁景安忍住,委屈收回无处安放的手。

好容易等到一个红绿灯,他立刻瞅准时机拉她的手。

“你还记得去年中秋节我们是怎么过的吗?”

“加班到半夜,回来倒头就睡了。”凌玥儿歪头想了想,“我记得你那晚太累,路上睡迷糊说了几句梦话。”

祁景安表情一僵:“什么梦话,你怎么没告诉过我。”

凌玥儿勾起唇角:“你喊得可大声了,说怎么这么多人?我打不过,不行,要赶紧跑!”

祁景安迅速抽回手,木着脸直视前方,“哦……那可能是做噩梦了。”

他顿了顿,忍不住问:“我经常说梦话?”

“逗你玩的,你还真信了。”凌玥儿哈哈大笑,“你是说了梦话,不过说的是工作上的事情,搞得我那阵子可心疼你,生怕你累病了。”

祁景安没好气瞪她,凌玥儿睡觉倒是老实,这是没让他抓着,不然他肯定要拍个视频笑话她。

回到家,他刚洗完手,就听凌玥儿突然惊呼一声,随即是不锈钢餐具掉落的声音。

祁景安立刻冲出去,“怎么了?”

凌玥儿甩甩手,不好意思地说:“被烫到了。”

保温桶的效果很好,汤到家还是烫的。

凌玥儿打开盖子,没留神冲出来的水蒸气,猛地扑到手上,手腕侧面的一片皮肤瞬间就红了。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祁景安皱起眉责怪道,忙拉着她去厨房冲洗被烫到的皮肤。

他嘴里怪她不知道注意点,去冰箱取冰块还是跑着去的,凌玥儿看他着急心疼的样子,那点儿痛立马被抛到脑后。

“没事的,我看手上没有起泡,应该也就是掉一层皮,有冰块敷着,已经没那么痛了。”

她推着他坐下,指着保温桶里的汤:“看在我为了这碗汤负伤的份上,你是不是得赏脸全部喝光?”

祁景安看那么大一个桶,眉头直跳:“全喝光,你想让我今晚住在洗手间里?”

住洗手间那是不可能的,凌玥儿不过是随口说说,夜里喝多了对睡眠不好,保温桶也是看着大,其实才装了一碗的分量。

不过到底是清肺止咳的汤,味道不像一般的炖汤好,喝起来有些苦味。

看着祁景安皱眉喝光,凌玥儿这才心满意足的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