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13章 陈萱的身世(1 / 2)

凌玥儿这会儿脑子才渐渐清明。

她看看时间,一点不到。

也许这时候赶回福利院,还能瞒得住祁景安。

可沈高齐答应的那个条件,她连最想问的问题都还没想出来。

是该问身世,还是该问他有何图谋?

凌玥儿坐在马桶上纠结来纠结去,最后还是没想出个结果。

干脆破罐子破摔,继续装下去得了。

刚出洗手间门,迎头撞上等在门口的陈萱。

她跟她,在厕所这个地方,似乎格外有缘分。

“你想怎样?”陈萱瞪着凌玥儿的肚子,满脸不耐烦,“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装凌玥儿出门,在景安哥哥面前晃悠?”

“装得再像,也就是个假货,想把自己送出去,景安哥哥都看不上好吗!”

“下药都下不好,还给正主抓个现行,跑出来丢人现眼。”

凌玥儿表情很尴尬。

她到底不是谢莹莹,不知道谢莹莹跟陈萱的交往方式是什么样的,应变能力也不够好,导致现在被一通输出,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总之,根据之前她们之间的相处模式来看,她应该是处于弱势一方的。

“我也不想装的。”凌玥儿挤出几滴眼泪,弱弱的说,“你不是都要嫁给沈总了嘛……我以为你对景安已经没那么在意了。”

“谢莹莹!不准你这么亲密的叫景安哥哥!”陈萱气急,伸手推凌玥儿。

“还不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我爸怎么会答应让我嫁给沈高齐那个死残废!”

“啊!我真的好像弄死你,妈的!一边跟我爸暧昧不清,一边又想着勾搭景安哥哥,你怎么这么贱?”

凌玥儿很想说这话在你身上也非常适用。

一边惦记着祁景安,一边讨好沈家,竟然还好意思骂谢莹莹。

见陈萱冲上来,她立刻闪身躲进隔间里,刚反锁,门板就被敲得哐哐直响。

她担忧地看了眼不锈钢合页,默默祈祷这门能结实一点,至少挡住陈萱这一波怒气。

“小萱,你冷静点。我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的。”凌玥儿绞尽脑汁劝导:“你这么闹,小心惊动了沈家。”

门砸得更重了。

“要不,我给陈大哥说说,让他把婚事给取消掉?”

陈萱冷笑:“你?还是别给我添乱了吧,嫁给沈哥也不是不可以,还能帮到景安哥哥,我就是不爽被你这种家伙踩在头上!”

都到了这份上,陈萱嫁进沈家,居然还是为了祁景安。

凌玥儿感觉有圣光穿透厕所门板,要照瞎她的眼。

这大概就是真爱吧。

凌玥儿迅速转换思路:“是我的错,别再砸了,你也不想让景安,不是,祁景安发现你这么粗鲁吧。”

陈萱立刻停下来。

过了会儿,她阴沉着说:“你出来吧,我有事跟你商量。”

凌玥儿哪有那么傻:“隔着一块门板而已,你现在说我也能听到。”

陈萱泄愤似的又踢了一脚门。

“沈高齐只是在利用你,天底下也就我爸对你是真心的,等我嫁进沈家,你要帮着我知道吗!”

“我知道的。”

脚步声远去,凌玥儿松了口气。

从洗手间溜出来,凌玥儿脑子有点乱,完全没发现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在快要走到包间前的一个房间,身后人突然冲出,捂住她的嘴把她推进隔壁房间。

凌玥儿被抵在门后,她被吓到了,张嘴就想喊救命,忽然闻到熟悉的味道,动作一滞。

祁景安食指抵在她唇上,做了个“嘘”的手势。

凌玥儿闭嘴,等着他的下文,却见他脸色一下变得阴沉。

“玥儿,你为什么会跟沈高齐在一起?”

凌玥儿心里咯噔一下,第一反应是立刻撇清关系。

但她现在是假扮凌玥儿的谢莹莹。

谢莹莹被误认为是凌玥儿,她不会反驳,反而会顺着他的话来答,甚至更主动的想让祁景安误会。

祁景安能一眼认出自己吗?

凌玥儿并没有这个把握,也因此怀疑他是在使诈。

“他把我绑过来,让我假装谢莹莹,我没办法,只能答应他的要求。”凌玥儿眨巴眨巴眼睛,怯怯的伸手拉住祁景安衣摆。

祁景安皱眉:“你应该进门就找机会暗示我,要不是我察觉出不对,你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这真的是在使诈?

凌玥儿已经被唬住了,只能顺着他的话接:“我也没想到你一下就能看穿我。”

祁景安敛去审视的目光。

他垂头,闻着凌玥儿身上的幽香,她的香水好像换过,让祁景安不免开始疑神疑鬼。

实在是同卵双胞胎太过相似,就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算有些微的不同,被谢莹莹刻意调整后,就愈发令人难辨真假。

在心中起疑时,他第一时间给保镖队打电话,得到的消息是凌玥儿去陪霍代梅,进了福利院以后就一直没来过。

按理来说,霍代梅肯定是不会认错凌玥儿的。

可如果她不会认错,那就代表他认错了。

这不对劲。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干脆找了个机会跟人单独相处。

“沈高齐找你假扮谢莹莹做什么?他有没有说过自己的目的?”

凌玥儿摇头,实话实说道:“他说我只需要装作谢莹莹陪他一天,就答应回答我一个问题。”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假话要想骗过祁景安,其中至少要有80%的真实作为基础。

凌玥儿冷静的思考着该怎么才在祁景安认为自己是凌玥儿的情况下,不经意间误导他的判断。

但这样真的好吗?

如果他得知自己是被沈高齐蛊惑,自愿配合这场演出,一定会生气。

可如果她真的蒙混过去,最后被他发现自己骗了他,那估计就是地狱级别的非常生气了。

想到这,凌玥儿更是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冒险做出这种决定,导致现在左右为难。

“是嘛,你想好要问他什么问题了吗?”祁景安突然靠近了些。

凌玥儿往后退,后面就是门板,退无可退。

她干脆眼睛一闭,反手抱住祁景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