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14章 霍代梅被撞(1 / 2)

“至于你,只是我随便找了个走失的借口,从福利院领回来的孤儿罢了。”

“我告诉你这件事,只是想让你明白,无论你嫁去沈家,还是嫁给别的什么人,都别指望借此来反抗我,明白了吗?”

陈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不断摇头,嘴里发出痛苦绝望的喘息。

“这不可能。”

陈瀚海蹲下来,端详她痛苦的模样,这让他有些兴奋,指尖开始愉悦地颤抖。

这个秘密,他瞒了近二十年。

每当看到陈萱,他脑海中都会期待着陈萱得知真相后的反应。

在见到凌玥儿时,他就知道,坦白的那一天,已经到来。

他视线不经意间扫过一旁的屏风,嘴角勾起疯狂的笑意。

“事实就是如此,我真正的妹妹,其实是凌玥儿。”

“你顶替了她的身份,陈瀚海那个老家伙沉浸在女人去世的悲伤之中,根本没发现女儿已经被调包。”

“不过,我猜他其实也不是很在意这种事吧,毕竟他把孩子带回家,完全是出于内心的愧疚。凌玥儿被我扔掉以后,我带着你回来,也没多看你几眼。”

凌玥儿惊呆了。

她从没想过,世上会有这样恶劣的人。

凌玥儿走丢时,陈嘉明大概也就七八岁的年纪。

他能在重逢时一眼认出她,就说明他心里一直记得这件事。

更离谱的是,孩子出门一趟换了个模样,陈家上下竟没有一个人发现。

又或者,是他们发现了,也并不放在心上。

这就是她幼年时苦苦奢望的亲情。

凌玥儿不禁苦笑。

也许她应该感激陈嘉明,要不是他把她扔了,遇到霍代梅,她在陈家就会被养成另一个陈萱。

她看向祁景安,他脸上也有些诧异,又多出几分了然。

陈萱回过神来,开始歇斯底里地哭骂。

她不停发出刺耳的叫声,像是疯了,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夺门而出。

陈嘉明紧随其后,慢悠悠离开。

凌玥儿提着的心放下,无力地靠在祁景安身上。

“他说的是真的吗?”凌玥儿喃喃地问。

祁景安抱着她,心里不停思索:“不管怎样,都要先确认一下。我想办法取几根陈瀚海的头发,送去做DNA检测。”

提起陈瀚海,凌玥儿脸色一白。

想到谢莹莹跟他的关系,她们是双胞胎姐妹,如果自己是陈瀚海的女儿……

“我真希望陈嘉明是在胡说八道。”她忽然一阵恶寒,抱着胳膊打了个寒战。

祁景安安慰道:“别多想,你先回家,等我的消息。”

出了这档子事,凌玥儿已经完全没心情配合沈高齐做戏,她回到福利院,还没下车,就看到晃荡在门外,满眼血丝的陈萱。

她正抓着霍代梅,不可置信地质问:“你说我是从这里被领养的?我不信,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们都在骗人,都是一群骗子,我不是孤儿,我没有来过这里!”

霍代梅无奈道:“陈小姐,是你要来查档案,现在我找出来了,你又不相信,怎么还责怪我?”

“我们福利院领养出去的孩子也不少,你要是不来,我压根不记得你,也犯不着骗你。”

凌玥儿皱眉吩咐保镖去把她们拉开。

十几年前的领养手续并不完善,陈萱刚被丢弃到福利院没多久,陈家就找上门说这是他们遗弃的孩子,两方都没有过多去核查,导致最后发生这样匪夷所思的闹剧。

陈萱被保镖架着胳膊,眼睛死死瞪着凌玥儿:“我不相信,你抢走我的景安哥哥,还要抢走我的身份,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

凌玥儿觉得这事棘手得很。

就算她跟陈瀚海真是父女关系,她也并不想认他做父亲。

更别提他们已经敲定让陈萱嫁给沈高齐。

其实凌玥儿估摸着,即便这时候曝出陈萱不是他的亲生女儿,陈瀚海恐怕也会选择瞒下此事,等到婚事落地,再考虑身份问题。

只可惜陈萱太慌了,心理素质太差。

本来只是她和陈嘉明知道的事,现在非要闹到所有人都知道。

凌玥儿啧了一声,不想跟她过多理论,让保镖把她丢出门外。

她不依不饶,砸着铁栏杆大吼:“凌玥儿,你给我出来!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一眨眼你飞上枝头变凤凰,我反倒成了落地鸡。”

“现在你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了,可我呢,我成了孤儿!”

凌玥儿站得远远的,神情冷漠:“陈萱,我根本不稀罕你的身份。”

“不过也好,你先前不是时常嘲讽我的孤儿身份吗?现在也让你自己尝尝恶果。”

她刚说完,就见霍代梅拿着扫把棍冲出来,一下下狠狠地打陈萱。

“原来就是你欺负我家玥儿,占着玥儿的身份还心安理得地责怪别人揭穿你,你该打!”

陈萱抱头鼠窜,嘴里念念有词,神色癫狂。

她隔着栅栏冲凌玥儿笑,一双又大又黑的瞳仁死死盯在身上,眼神木讷,嘴角却裂得很开。

凌玥儿看她这样发疯,有些渗得慌,拉上霍代梅回房,门窗牢牢锁上,把那些发疯的喊叫声关在门外。

霍代梅气呼呼道:“原来你才是陈家走丢的孩子,难为你在福利院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真是,怎么还会有认错自家孩子这种事?”

“还没有确定呢,要等DNA结果出来才知道。”凌玥儿苦恼地说,“就算是,我也不想认亲,陈家关系太乱了,我真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

霍代梅想想也是:“你也大了,自己的事情能自己做主。”

她还是有些愧疚。

想着当初如果多核对几次,也许两个人的命运会变得截然不同。

但事情已经发生,此刻后悔也于事无补。

思来想去,她从自己的衣柜深处拿出一个小铁盒,放到凌玥儿面前。

“这是福利院的房产证,还有一些定期存单,都在这个盒子里。”

“密码我都改成了你的生日,都交给你来保管吧。”

凌玥儿知道她的意思,推回给她:“我不要。”

霍代梅又推回来:“你拿着,我知道我生病治疗,也花了你不少钱。房产证因为孩子的缘故不能卖,给你留着,以后我走了,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凌玥儿蹙眉:“说什么呢,你还能活的时候长着呢!”

她说什么都不收,逼着霍代梅把铁盒放回原位。

“你就别瞎想了,一点点治疗费,景安还是掏得起的。”

霍代梅叹气:“他是他的,我是我的。”

“说了不要就是不要,你再说,我就走了!”

这里不光是霍代梅一生的心血,也是她最后的归宿。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卖掉这座福利院。

即便是霍代梅不在了,她也早已决定要好好照顾孩子们度过余下的年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