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15章 霍代梅走了(1 / 2)

陈萱从一个懵懂黏人,心地善良的小姑娘,长成了一时冲动就要草菅人命的侩子手。

这其中,也有祁景安不可推卸的责任。

是他太过宠着陈萱,导致她放任自流生长成了如今这副娇蛮残忍的大小姐模样。

祁景安嘴里泛着苦,说不出的憋闷。

急救室的灯突然灭了,医生面色沉重地走出来。

凌玥儿看到医生的眼神,只一个照面,她心中就生出了绝望的预感。

她已经不敢再听下去,眼泪疯狂地掉,眼前的视线都变得模糊。

然而她心中再怎么祈祷,也无法挽回已经发生的事实。

医生取下面罩,面色沉重的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凌玥儿已经站不稳,只能靠祁景安支撑着。

她还是不肯放弃:“医生,求求您,再试试吧。”

医生顿了顿,“继续抢救,也只能拖延几个小时,并且不能见到最后一面了。您如果执意要求抢救,我们需要重新签一份知情承诺书。”

凌玥儿呼吸窒住,死死地咬住唇,茫然地看着医生。

医生叹了口气:“最后的时光,大多数人都希望家人陪在自己身边的。霍女士正在等你们,好好告个别吧。”

凌玥儿再也忍不住,抹泪痛哭。

手术室里,霍代梅安静躺在床上,勉强睁开眼。

凌玥儿立刻抓住她的手:“妈妈……”

霍代梅表情有一丝茫然,也许是回光返照的原因,她面色透出些不健康的红润。

她视线在床边一一扫过,在看到陈萱和陈修语时停下。

“你们先出去,我想跟陈先生说两句。”霍代梅表情淡然。

虽然事出突然,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态,迅速明白了如今的处境。

这一刻,她没有慌乱,脑袋无比的清明。

在看到陈修语和陈萱站在一起时,她就明白了他们的来意。

一条人命,可以让陈家赔偿百万,却只能让陈萱入狱最多三年。

陈家有人脉,找关系轻判,只坐牢几个月就放出来,都是有可能的。

尽管她心中难免怨恨,却还是迅速做了一个更合适的回应。

陈修语走近,面带愧疚:“霍阿姨,我很抱歉家妹会做出这样的事。”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的良心让他无法用曾经做过的善事要求他人回报。

霍代梅笑容浅淡中带着一丝平静。

“我会让玥儿出具谅解协议。”

“但代价是,在未来,如果玥儿有难,希望您能够帮她一把。”

“院里那么多孩子,其实我最牵挂的就是她。她性格要强,又没有足以保护自己的能力,出了事情总想自己闷声咬牙解决,如果……”

她咳嗽一声,没有再说下去。

陈修语正要开口,霍代梅打断他:“时间紧迫,麻烦您帮我叫祁景安进来,谢谢。”

她看着在门外探头探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凌玥儿,唇角悲哀地勾起一丝笑来。

很快,祁景安来到病床前。

这种紧要的关头,他才想起自己理应跟着凌玥儿叫霍代梅妈妈,可张开口,叫声停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

一开始,他以为霍代梅不过是福利院的院长。

渐渐地,当他发现在凌玥儿心中,霍代梅扮演的是亲生母亲的角色时,也出了些力,陪着她去看望过几次霍代梅。

过去一年里,他和她的接触还是太少,太生份。

也许是凌玥儿和霍代梅都没在意,他的称呼一直没变,她们也从没说过什么。

“霍阿姨。”他喊了一声。

霍代梅点点头:“我对你,只有一个请求。”

“您说。”

“我知道,你很喜欢玥儿,也为她做出了许多改变。”

“你能够宠着她,珍惜她,这份真情,在豪门贵族里,实在是难能可贵。”

“我接下来的请求,你听了,可能会不高兴,但我还是会说。”

祁景安抿紧唇,肩头就像突然多出了几座大山,压得他心情沉重愁郁一起涌上来。

他干涩地开口:“您先说。”

霍代梅用手帕掩着唇咳嗽,吐出大口的鲜血。

祁景安心头猛地一跳,慌忙抚她的后背,帮她缓缓气。

霍代梅深呼吸数下,止了咳嗽,死死地攥住祁景安的衣袖。

她双眼通红,声音掩饰不住的冷厉透出来:“你与陈萱的关系到底怎样,我不会管。这场事故,我也不会追究。但我要你答应我,如果有一天,玥儿执意跟你离婚,希望你能痛快地放手。”

“不要觉得你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感情不能强求,缘分散了就是散了,到时你放过她,也是放过彼此!”

祁景安默默地看着她。

他没法答应这样的要求。

从结婚起,他打心底的希望就是和凌玥儿永远在一起,可万万没想到,霍代梅竟然是这样看待他的。

至于霍代梅,她并没有给祁景安留太多思考的时间,也没有坚持要等他一个答案,话音刚落,就立刻让他叫凌玥儿进来。

祁景安刚出门,凌玥儿急切地追问:“妈妈跟你说了什么?”

“你先进去吧。”祁景安面不改色地隐瞒,“她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你。”

凌玥儿擦着泪,但眼泪已经决堤,怎么擦都擦不干。

她知道这样不好,但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看着霍代梅如今的状态,心中更是一丝绝望升起。

“能不能不要走,说好了要陪我十年,二十年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

“我还想着以后每年中秋,春节都要陪你过的,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妈妈。”

她伏在霍代梅床前,失声痛哭。

这一切就好像一场噩梦,她多想现在就醒过来,然后霍代梅告诉她,不要怕,那都是假的。

尽管霍代梅极力强忍着痛苦,可她还是能想象得到被子下被血染红的惨状。

那画面,该有多疼,简直难以想象。

霍代梅眼神温柔,手掌慈爱地附在凌玥儿后脑上,轻顺她的发丝。

“人生总有意外,先走的人也许更幸福。一想到我走了,留下你一个人孤苦伶仃,我心里也很难受。”

“但是就算我走了,你也一定要记得好好活着,连带着我的份一起。”

凌玥儿拼命摇头:“我不要,你的份你自己活,我不要听你的大道理!”

霍代梅无奈的笑。

“这段时间其实我已经在着手联系其他福利院接收孩子们,联系电话和记录,都在手机里,你要跟进。”

“我的遗嘱也早就订好了,跟房产证放在一起,大部分都要付给其他福利院,剩下的你跟孩子们一人分一点,没有多少,但也是我一份心意。”

“这起事故,我已经和陈先生谈好,事后你不要再追究陈萱的责任。为了宝宝着想,也不要太过怨恨。”

凌玥儿一条一条听着,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猛地怔住。

在看到陈修语时,她也想过他赶来的目的。

但真正听到霍代梅做出的决定,她还是难以置信。

他不是好人吗?

拿往日的恩,来逼霍代梅不追究陈萱的过失,这还算什么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