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16章 求生的希望(1 / 2)

凌玥儿冷笑。

她手中的圆凳高高举起。

一阵罡风擦过,陈萱闪躲不及,被砸中脑袋,血瞬间流下来,她被吓得尖叫连连。

凌玥儿砸了一下不够,发狠劲地继续砸。

陈萱在地上滚了一圈,险之又险躲过一击,见陈修语只是皱眉站在一旁,并不出手阻拦,害怕地从病房逃窜到走廊。

凌玥儿步伐踉跄,圆凳脱手而出,砸中了陈萱后背。

一声脆响,陈萱瘫倒在地。

凌玥儿想往那边走。

赶来的医生招呼同事把陈萱抬走,祁景安同凌玥儿说话,发觉她眼神空洞,没有任何反应。

祁景安抱住她,眸子里映射着她的面孔,他不安的摇晃凌玥儿肩膀。

“玥儿,玥儿?你给我一点反应,不要吓我。”

在看到地上蜿蜒而出的血迹时,祁景安瞳孔骤缩。

凌玥儿张了张嘴,声音还未发出,世界开始天旋地转。

她再也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天色阴沉。

乌云密布,雨要下不下,空气愈发潮湿闷热。

顾君柔焦急地不断徘徊,不断询问祁景安刚才发生的事情经过。

她厉声责怪祁景安:“你明知道玥儿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为什么不拦着她?”

祁景安双眼猩红,声音很低沉。

“我以为……让她发泄出来,会好一些。”

顾君柔冷笑:“你以为,什么都是你以为!”

她还要说,见医生走出手术室,祁景安立刻跑上前去。

“怎么样了?”他抓住医生的白大褂,眼里布满了惶恐不安。

医生叹息:“现在情况危急,病人大出血已经陷入昏迷,随时有病危的可能。孩子现在进行剖腹产,24周早产儿,送保温箱也不一定能活下来。你们决定先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祁景安毫不犹豫地回答:“救玥儿!”

顾君柔一个踉跄,果决道:“不行,大人、孩子都要救!”

病危通知书签了一叠又一叠,两个小时后,医生取出一名女婴,直接送往保温箱。

紧跟着,就传出凌玥儿失血性休克,急性心肺功能衰竭的消息。

顾君柔考虑了几个时辰,决定将凌玥儿转到更知名的医院继续ICU抢救治疗。

祁景安已经不记得是怎么熬过那一夜的。

幸运的是,在医院的抢救下,凌玥儿终于转危为安,被送入普通病房加以照料。

不知沉睡了多久,凌玥儿被噩梦缠身,醒来浑身大汗。

病房里充斥着消毒水味道,她面无血色,有一瞬间的茫然。

下身的疼痛传来,不消伸手去摸,凌玥儿都能感觉到彻骨的绝望在蔓延。

宝宝还是没了。

跟着霍妈妈一起去了。

这一刻,凌玥儿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怨谁。

她做过许多努力,就连霍代梅都反复叮嘱她情绪不要太过激动,会对宝宝产生影响。

可到最后,她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

愧疚和自责,让她开始痛恨自我,犹如陷入死穴,被情绪彻底击溃。

“你醒了?”祁景安猛地惊醒,第一时间激动又心疼地抱住她,“别哭,没事的,已经没事了。”

他感受到她削瘦的背脊在颤抖,小小的身子里,难言悲痛无处喧泄,已经濒临崩溃。

“我睡了多久?”凌玥儿声音干哑,“妈妈的葬礼……”

祁景安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她一醒来,最关心的不是自己,而是霍代梅。

可见霍代梅的离世,对她打击到底有多大。

因为昏迷而不能陪霍代梅走完最后一程,连葬礼都无法参加,也许会成为她一生的遗憾吧。

祁景安干涩地开口:“你知道自己差点就大出血死了吗?”

凌玥儿垂眸,抬手摸了摸平坦的小腹。

上面绕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

“那我睡了多久?”她望着祁景安,眼神空洞,好似提不起半分精神。

“10天了。”

“哦。”

她回头,望着窗外。

10天,就连头七都赶不上。

妈妈走了,宝宝也没了。

她什么都做不好。

就连葬礼,都不能亲自到场。

为什么自己就这么没用?

凌玥儿眨眨眼,呼吸紊乱,麻木地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眼尾的泪珠不断往下滴,顺着脸颊隐入枕头。

“至少宝宝保住了。”祁景安捧着她的脸,“玥儿,我知道你很难过,但为了宝宝,也要坚强点好吗?”

凌玥儿愣愣望着他,眼里重新燃起了丝希望。

“还……活着?”

可宝宝才六个月大。

真的能活下来吗?

她不可置信,却压制不住期待感,脑中所有的杂念都被抛开。

祁景安努力裂开嘴,给凌玥儿看女儿的视频。

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全身插满了管子,到处贴着绷带,看不清脸蛋。

“你看,她在保温箱里,每天都很努力地活着呢。”

“你把她照顾得很好,她生下来就有710克,比同龄的孩子要大一些,有医生悉心照料她,体重增长得很快,现在已经长到800克了。”

“虽然现在她的状态还没有稳定,偶尔还会忘记呼吸,但是依然还在坚持着呢。”

凌玥儿眼泪瞬间下来了,激动地捂住脸。

她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竭尽全力地挣扎起身:“我想去看看宝宝。”

“不可以。”

祁景安按住她的肩膀,眉头深深隆起。

“你看看你自己身上的管子吧,你跟宝宝一样,都必须好好躺着,接受医生的治疗。”

“不要再让我担心了,好吗?”

说到这一句时,祁景安声音里有几分哽咽。

他眼眶发红,这十天,他无时无刻被撕心裂肺的痛折磨着。

唯恐出现意外,他每日都会侯在凌玥儿身边。

夜不能寐的时候,就拉着她的手,望着她的脸说说心里话。

眼看着她越来越削瘦,脸颊本就不多的肉也没了,就忍不住指尖颤抖。

他的宝贝,就静静躺在床上。

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