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17章 陈萱道歉(1 / 2)

祁景安面色微沉。

闵恩浩不清楚陈萱和凌玥儿的纠葛,先入为主地认为事情都是祁景安的过错。

可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凌玥儿,说再多,都无法挽救已经发生的残局。

祁景安心里当然是愧疚的。

不止有愧疚,那些绝望和痛苦的日子,他自认为没人能比他过得更煎熬。

已经无法挽回的事,说再多都没用。

唯有加倍的对凌玥儿好,才能尽力弥补回来。

但这些,他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

“我跟玥儿的事,我们自己会妥善处理。”他眸子半眯,傲慢地抬起下颚:“请问你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来对我指手画脚?”

病房里,祁景安刚离开,凌玥儿听到有手机铃声响起。

凌玥儿拿起,发现是陈萱打来的。

昏迷前的情绪一下冲上脑海,令凌玥儿哪怕只是看到陈萱这两个字,都会产生生理上的反胃。

她按下接听键,倒要看看陈萱准备找她想说些什么。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似乎陈萱也没料到凌玥儿会这么快接听,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是景安哥哥还是……?”她弱弱地说。

凌玥儿冷笑:“你打的是谁的电话,自己不知道?还用明知故问。”

发现是凌玥儿接听的电话,陈萱立刻胆大,语调都高了几分。

“我都还没说什么,你干嘛火气这么大。霍院长那个事故,我们已经给福利院捐助了五百万,够你们安稳过上好几年了,别一副我有多亏欠你的模样。”

“正常的车祸事故,我顶多赔偿你四五十万就够了。多余的那些,是我家里看在你流产大出血的份上,给你的补偿。”

凌玥儿深吸一口气,眼神阴寒。

“陈萱,你害死一条人命,心里就没有一点愧疚?你晚上就不怕做噩梦,梦到霍妈妈变成厉鬼来找你报仇吗!”

陈萱哈哈大笑。

“凌玥儿,你是不是昏迷太久,脑子也变傻了。世界上哪来的鬼,真要有鬼,那我还能活到现在?”

“我知道,你想让我杀人偿命,但是不好意思呢,国家法律就是这样的嘛,车祸毕竟是意外,你就算坚持送我坐牢,我也不可能会被判死刑。”

“我劝你收了那五百万,别再对我大呼小叫,明白了吗?”

凌玥儿咬牙,喉咙里溢出被激怒的沉重喘息声。

因为情绪激动,伤口似乎被扯裂,传来阵阵难忍的刺痛。

她脑子飞速旋转,想要报复,甚至动起了买凶杀人的主意。

下一秒,手机被夺走,祁景安冷声接过电话:“陈萱,我警告过你的。你明知道玥儿身体状况还不稳定,为什么要打电话来刺激她?”

陈萱呼吸一窒,语气瞬间转变,唯唯诺诺的说:“景安哥哥,我只是关心嫂子,想问问她的状况,我也没想到她还是这么激动。”

“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再跑来玥儿面前作妖,不要怪我不念旧情。”

祁景安语气隐忍,声音里有清晰的威胁和警告,下了最后通牒。

凌玥儿会流产,归根结底也是陈萱害的,再多的救命之恩,也抵不过宝宝的离世和凌玥儿的生命安全。

“可是……”

不等陈萱争辩,祁景安冷冷挂断电话。

凌玥儿还在阴沉地盯着手机,祁景安视线下移,发现洁白的被单上突然多出几道刺目的血痕。

他被吓到,以为是伤口崩开流血浸透了被单,立刻掀起被窝。

凌玥儿身上一凉,回过神。

“怎么了?”她蹙眉。

祁景安也有些愣,“你流血了,是哪儿疼?”

凌玥儿这才反应过来,手心好像有点痛,又有点痒。

顺着她的视线,祁景安看到凌玥儿被指甲扣得血肉模糊的手心。

他焦急捧着她的手,叫护士进来帮忙,看着护士替凌玥儿清理伤口,她却眉头都不皱一下,心不在焉的样子,心中更是难受。

有心疼,也有生气。

“为什么要这么伤害自己?明知道陈萱打电话过来是不怀好意,你干脆挂掉不接不行吗?何必还要接起来,让自己受气?”

凌玥儿垂眸,看了一会儿自己的伤口。

“我也不是故意的,刚才接电话那会儿,我没发现自己攥拳头的手太用力了。”

“你别生气了,护士都说是皮外伤,好得很快的。”

祁景安眉头深深皱起。

凌玥儿撇开话题:“我跟陈伯父的DNA检测有出来吗?”

“出来了,你们没有血缘关系。”

凌玥儿松了口气:“那陈萱呢?”

祁景安走到床边,摩挲着凌玥儿没受伤那只手的掌心,有些心烦意乱。

“陈萱跟陈伯父也没有血缘关系,陈嘉明这家伙,就知道胡说八道,把事情搅得一团糟。”

“检测的事情陈家还不清楚,现在陈萱不是陈伯父亲生女儿的事,大概只有你,我,还有他们兄妹两个知道。”

凌玥儿应了声,卷起被窝躺好。

知道了陈萱的身份,其实也没什么用处。

即便被公开,对陈瀚海而言,也就多加了一道认她做干女儿的程序。

反正陈萱本就不得他的宠爱,为了哄谢莹莹甚至能把女儿送去沈家讨好沈高齐。

若是知道她不是他亲生女儿,大概还会觉得嫁出去能省些心,更得他意。

凌玥儿也清楚,想让陈萱受到惩罚,什么都不做,让陈萱嫁入沈家就是最好的折磨。

可她不甘心。

陈萱在沈家吃再多的苦,也不是她造成的。

只要陈萱还活着,每分每秒在呼吸着空气,凌玥儿都觉得是便宜了陈萱。

她望着顶灯,终于打定了主意。

“景安,我变成这样,也是陈萱害的,这你没有意见吧。”

“我要她过来,给我道歉。还要在妈妈墓碑前磕头,至少一百个。”

祁景安怔了怔,欲言又止。

凌玥儿现在只要一看到陈萱,多半又会失去理智。

这对她的伤势恢复很不利。

他本意是想把两人分开,一切等到她身体好转,出院再做决断。

再过一个月,陈萱就会嫁去南方,到时天高地远,也能避免许多纷争。

但他见凌玥儿这幅模样,才突然醒悟过来。

陈萱的存在,就像一根刺。

不解决,就会一直扎在凌玥儿心里。

她们之间,必须要有个了断。

“我明白了。”

他站起身,给陈萱打电话。

因为他的主动来电,陈萱还激动得不得了,在听清他的要求后,瞬间就被打回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