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18章 谎言被拆穿(1 / 2)

水兜头洒在陈萱脸上,让她发出一声比一声惨烈的尖叫。

那是入睡前才灌进去,滚烫的开水。

祁景安慢一步冲过来,没能制止凌玥儿的举动,沉默收回保温瓶。

凌玥儿拍拍手,在陈萱撕心裂肺的哭声中,笑得放声肆意。

“我承认,有些话你说得没错。国家的法律在这,你撞了人赔钱私了,有律师帮忙,就算送你进监狱,最长也关不到三年。”

“那怎么办呢,我也不能真的杀了你,毕竟我还有宝宝,不能当杀人犯害了宝宝的前途。”

“而且简简单单把你杀了,也未免太过便宜你。思来想去,要折磨你,我还是觉得毁了这张引以为傲的脸,你才会最痛苦。”

陈萱越喊,嘴巴张得越大,脸就越痛。

她想捂住脸,手脚却被牢牢捆着动弹不得。

不断挣扎,绳索却只会越缠越紧。

“你不是跟我道歉,求我原谅你吗?”在陈萱怨恨至极的眼光中,凌玥儿勾起唇角:“现在,我原谅你了。”

她看向打手,轻描淡写地说:“好了,送她去医生那儿吧。”

“凌玥儿,你这个恶毒无耻的贱人!”

“我就没见过比你还能装的婊子,心肠狠毒,还装得清高不可一世,我呸!”

“你等着吧,三哥和沈家会帮我的,我早晚会找你算账!”

陈萱口不择言,被打手扛在背上还在不停咒骂。

脚步声渐远。

凌玥儿勾起唇,低笑,空虚感却席卷而上。

明明也报过仇了,她心里却感觉不到一丝快意。

霍妈妈不在了,她如今做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她突然捂住脸,不太敢面对祁景安的眼神。

怕他对她失望。

怕他也像陈萱说的那样看待她。

“你会觉得我下手太狠吗?”她语速很慢。

“不会。”祁景安没有迟疑,摸了摸她的发丝,“我可以理解。”

“后续我会处理,你只要安心养伤就好。”

陈萱毁容不是件小事。

一整瓶开水从头浇下,大半头皮,几乎整张脸都被深二度到三度烫伤,只能从身体其他部位移植皮肤来挽救。

出了这种事,陈家和沈家都要讨个说法。

祁景安和顾君柔通过气后,适当给了陈家一些补偿,并表示陈萱后续的治疗费用都由祁家负责。

沈家那边,大师糊弄几句,扯到陈萱出事,是因为和沈高齐的命势互补,最好尽快成婚,可以相互抵消风险。

沈老太太信以为然,干脆婚礼也不办了,直接打了结婚证。

反正这儿媳毁了容,娶回家也是关在宅子里不能见人,哪还需要办场婚礼丢人现眼。

大大小小手术做过五回,据说还丑得看一眼都要做噩梦,即便领了结婚证,沈家竟然都没人来看望过陈萱哪怕一次。

等到手术伤口长拢,可以强忍着起床下地走路,凌玥儿趁着护士输液的间隙,偷溜出门。

她想去看看宝宝。

因为月份太小,宝宝一直待在保温箱里,祁景安也只能通过医生给他的视频来确认宝宝的状态。

一个月里,据说已经长到988克了,肺部发育很好,很快就能拔掉辅助呼吸机。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宝宝一面,哪怕是隔着保温箱也好。

一路走,一路问。

紧张和忐忑交织,她血液上涌,苍白的脸染上激动的绯红。

耳边蓦然响起一声:“玥儿?”

陈嘉明站在远处,挑眉淡笑。

“你看上去恢复得还不错。”

他来看陈萱,虽然知道凌玥儿也在这家医院,却从没有主动找过她。

这次完全是因为凑巧撞上。

凌玥儿并不想搭理他。

但想到那天要不是他在胡说八道,陈萱也不会跑来福利院害死霍代梅,脚步又停下来。

她转过身,“是还不错,不知道陈萱的伤怎么样了?”

“她嘛,还不是就那样,植皮以后准备做整容手术,也恢复不成原来的样子了。”

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让凌玥儿心下反感。

但毕竟陈萱的脸是被自己亲手毁的,陈嘉明怎样想,也轮到她一个恶人来置喙。

“你那天,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在房间里,故意在陈萱面前这样说?”她干脆地问。

陈嘉明也很干脆地坦白:“是的。”

“不过我也没想到,陈萱会笨到跑去找你,找福利院对峙,甚至还害死了霍院长。”

“我一开始的目的,只是想让她乖一点,不要企图逃离我罢了。”

凌玥儿隐去那一丝恨意,攥紧双拳。

“是我哪里招你惹你了,你要这样陷害我!”

陈嘉明笑笑:“妹妹,你要怪,也只能怪你母亲不知廉耻跟陈瀚海偷情生了你,又不负责任地把你丢下。”

“不然也轮不到我来动手脚。”

凌玥儿蹙眉。

听陈嘉明的语气,好像他真以为她是亲生妹妹。

DNA检测是祁景安私下在做,结果只有他和凌玥儿知道。

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或许能从陈嘉明这儿问出些实情。

她不动声色地试探:“你说我是你妹妹,又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光凭长相?”

陈嘉明对这种质疑很是不屑。

他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断,在第一眼就已经确定,凌玥儿就是他幼年时扔掉的那个婴儿。

那一年,他才七岁不到。

妈妈病倒住院,爸爸和哥哥也很少回家。

偌大的宅邸,只有他和阿姨,还有一个好像哑巴,基本不哭不闹的小婴儿。

一开始,他时常去逗弄这个新来的妹妹。

渐渐地,当他明白这孩子就是造成原本和睦家庭破裂的罪魁祸首时,他心中就生出了疯狂的念想。

那时他才七岁不到。

孩子嘛,想到什么,就会去做。

照顾婴儿的阿姨也不负责,时常偷懒打瞌睡,他轻而易举地就把婴儿给偷出来了。

等事情闹大,阿姨被辞退,陈嘉明立刻主动坦白,带着从没有见过妹妹的大哥去福利院,随手指认了陈萱领回来。

谁都没有发现,孩子被掉了包。

“你长得跟你妈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年龄相差无几,眼尾有颗泪痣,还是福利院出身,这些足以判断你的身份。”

“可我跟陈伯父的DNA检测结果显示,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陈嘉明僵住,他抬起手又放下,摩挲着下巴,眼里满是惊疑不定。

“你说真的?”

凌玥儿哑着声音说:“我没必要骗你,而且,我跟谢莹莹是双胞胎。”

空气里漂浮着消毒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