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19章 玥儿疯了(1 / 2)

“对不起。”祁景安声音模糊而沉重:“我本想等你身体再好一点,再跟你坦白。”

看到停尸房里,那个蜷缩着小小的身子,被冻上一片白霜的小婴儿时,凌玥儿才彻底地死心。

她再也站不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此前被抛到脑后的伤心和绝望,又成倍的滋生占据了脑海。

宝宝身上好冷。

这冷,好像可以传播,让她的心也跟着被冻成冰块。

一碰,就碎成了渣。

她浑身颤抖,抱着宝宝嚎啕大哭。

祁景安在身后抱着她,不断地安慰她,但凌玥儿毫无所查。

她一遍遍想着曾经有过的美好期盼,在病房里他们定好宝宝的名字,就叫祁晚灵,取父母的姓氏,最美好的祝福。

然而所有的期盼,都不过是被祁景安刻意编织的谎言。

她的心好像被剜出来一样痛不欲生,不断提醒着她。

梦,也该醒了。

可能是情绪太过激动,凌玥儿浑浑噩噩,思维困乱,嘴里絮絮叨叨说着胡话。

祁景安见势不妙,立刻强行把宝宝从她怀里抢出来,要带她离开。

凌玥儿拼命挣扎:“你为什么抢我的宝宝,还给我!救命,有人抢我的宝宝!”

她的状态明显不对劲了,甚至把祁景安都当作敌人攻击。

祁景安心下焦急,摸着她被冻得冰凉的手,干脆扛起她去找医生。

凌玥儿不断挣扎,她厉声尖叫,在祁景安背上抓出数道血痕。

好几名医生赶来,联手才压制住不断挣扎的她。

“这是怎么了?她好像听不到我说话,也认不出我了。”祁景安双目通红。

医生眉头紧锁,让护士准备镇定剂:“太太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出现了精神异常。”

“我们先给她注射一针镇静剂,醒来后应该就会恢复正常了。”

凌玥儿惶恐地看着护士走来。

她挣扎不开,那根针直直扎进手臂,过了没一会儿,无法控制的睡意涌上来,她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原本出院的时间无奈被推迟,祁景安看看时间,发现已经要错过一场重要的会议。

尽管医生说醒来就会恢复,但祁景安心里仍有丝莫名的不安。

“她还有多久能醒?”

医生估摸着:“大约三个小时后醒过来。”

“这样吧,先送她回家,派个心理医生在家候着,我怕她醒来情绪不好,总打针也不是个办法。”

安排好一切,他匆忙赶回公司,路上顾君柔打来电话:“玥儿怎么回事,听说她情绪不好,在医院大闹了一场?”

祁景安嗯了一声。

顾君柔顿了顿。

“至亲去世,她情绪波动较大,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宝宝经此一事没了,她就没有吸取到半点教训吗?”

“你也不管管她,在医院大吵大闹,发了疯似的,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祁景安心里本就烦躁,被顾君柔念叨了两句,更是心烦。

“你一定要这样?骂完了我,又来怪玥儿。天底下只有你做事都是对的,别人错一下都是罪过?”

顾君柔呵呵冷笑。

“这段时间我为孩子和她的病操了多少心,因为她任性,把陈萱弄毁容,烂摊子我收拾,我说了什么?”

“真是上辈子造孽欠了你们的,要轮到这辈子来还。”

“费心费力,没有一句好话也就罢了,说上两句就生气。医院是什么样的地方,人多眼杂,被有心人拍到会造成什么后果,还需要我来提醒吗?”

恰逢塞车,祁景安猛地狂按喇叭。

“陈萱的事情我当初就说了我可以解决,是你自己非要插手。”他冷冷说完,就挂断电话。

匆忙赶到公司,会议开至一半,医生突然来了电话。

参加会议开静音模式,是最基础的礼仪要求。

但祁景安因为担心错过凌玥儿的电话,特意只是调低音量。

同事们面面相觑,这还是头一次看到祁总带头不守规矩。

一个甲方的领导呵呵笑道:“什么情况,是有什么要紧事?”

祁景安抱歉起身:“我爱人最近情绪不太稳定,我怕错过她的电话……”

甲方暧昧地哦了一声。

会议室内立刻安静下来,两边的高层面面相觑地对视。

祁景安拿起手机走到窗边。

电话那头,医生支支吾吾,总说不到正题。

“我正在开会,麻烦您有话直说。”祁景安压低语气。

一两秒后。

医生艰涩地说:“关于太太精神的问题,好像比先前设想的要严重了些。”

祁景安心里咯噔一下。

电话那头,凌玥儿疯疯癫癫的哭声传来,“你走开!霍妈妈呢?我要霍妈妈,霍妈妈,你在哪里,不要丢下玥儿!”

祁景安深吸一口气,忽视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能治好吗?”

医生像是察觉到祁景安情绪的变化,说话愈发小心翼翼。

“目前太太出现了幻想、妄想等精神病症,初步判断是急性短暂性精神病发作,但也有精神分裂的可能。”

祁景安一字一句地问:“我问的是,能治好吗?”

医生腿一软,眼泪汪汪地说:“祁总,这我真的没法跟您打包票。”

“我知道了。”

他挂断电话,眼睑微动,眉间溢出几分阴翳。

眼一眨,回到座位后,唇角复又挂起笑,和甲方重新商谈合作的细节。

会议一直到天黑才散场,直到深夜祁景安才回到家中。

医生已经离开。

阿姨面上忧心忡忡,伺候祁景安端茶倒水没几句,就开始大吐苦水。

“太太现在的性子就好像个孩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完全不记得我,光吵着要霍院长。”

“晚上饭也不吃,我跟医生一起哄了好久,十点多才折腾累到没力气,哭着睡着了。”

祁景安淡淡道:“我记得那么多阿姨里,她最喜欢你,你白天好好照顾她,我会给你加薪。”

阿姨心里又开心,也忧愁。

再怎样,看着以前好好一个人,变成如今这模样,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想想祁景安那样喜欢凌玥儿,如今她变成这样,他心中的难过只会比她只多不少。

但他还是强撑着,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

阿姨叹了一声。

“我在祁家待的时间虽然不长,却也有三年了。照顾太太是我应该做的,不消您提,我也会努力做好。”

祁景安洗过澡,站在门外很久。

他抽了两根烟,压下心中的难过,才轻手轻脚推门上床。

月光下,凌玥儿眼尾还挂着未干的泪珠。

触手的枕头潮湿一片,即便是睡着了,梦里也在流着泪。

从凌玥儿大出血开始,到宝宝去世,瞒着凌玥儿两个月有余。

这种无能为力,无时无刻不在让祁景安精神日益绷紧。

事到如今,那根弦终于断开,无声无息,却也早有准备。

他不得不承认,这已经是他做过努力后,能得到的最好结局。

生,老,病,死。

世上有许多事,是人再多努力,也不能预料和改变的。

都说有钱什么买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