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20章 邵清的秘密(1 / 2)

“其实一开始,是顾夫人吩咐我接近你的。”

“但是渐渐的,我觉得你人挺好的,就真的把你当成好朋友了。是真的哦。”

“这个事情我一直压在心底,总觉得愧对于你,又找不到机会跟你说……现在你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希望你快点好起来吧,哪怕是怪我,不把我当好朋友了我也心甘情愿。”

凌玥儿没有一点反应,呆呆地看着邵清,没听懂邵清在说什么。

她歪着脑袋,嘴里突然冒出一句:“我想吃果冻。”

邵清二话不说,给她买了一大袋果冻回来。

祁景安正准备带凌玥儿去会议室,待会儿有一场公司内部会议要开,就算有邵清在,他也不放心让凌玥儿脱离他的视线范围。

邵清看他这架势,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祁总,您这是?”

祁景安把凳子拉开,让凌玥儿坐到他身旁。

“玥儿跟我一起开会,果冻放桌上就好,钱我单独转给你。”

邵清忙摆手:“没多少钱,玥儿也是我好朋友,真的不用报销了。”

她再看坐在两旁的高层,也是面面相觑,赶忙溜出会议室。

“开始吧。”祁景安双手交叠。

显示屏前的高管清清嗓子,理了理领带,打开PPT开始自信高昂地讲解企划书。

一阵噼里啪啦的塑料袋响动噪音,凌玥儿撕开包装,津津有味地吃着果冻。

果冻太滑,不小心掉到桌上,她惊呼一声,趴在桌上快速把果冻捡起塞回嘴里。

甚至还舔了舔指尖的汁水。

会议室内腾起一股微弱的骚动,大家立刻躲开视线,全当是睁眼瞎。

祁景安神色不变。

他抽出一张纸巾,擦拭凌玥儿的嘴巴和指尖,温声道:“掉在桌上的东西脏了,就要丢掉,不可以再捡起来吃。”

凌玥儿眨眨眼:“为什么?”

“因为脏了。”

“不脏,桌上很干净的,霍妈妈才擦干净。”

“那你听霍妈妈的话,还是听我的话?”

凌玥儿眼神游移,迟疑半晌,看在果冻被他劫持的份上,弱弱地说:“听你的。”

祁景安笑得宠溺,摸摸凌玥儿的脑袋。

明明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场面。

但不知为何,在场的众人只觉得胃胀胀的,好似有狗粮不停往里塞。

他们在开会,凌玥儿听不懂。

她坐不住,动来动去,不是要上洗手间,就是要吃东西。

智力倒退的厉害,很多生活中的常识都给忘掉了。

这一次也是,要不是祁景安眼疾手快,她差点就穿着裤子蹲下去上厕所。

就像带小孩。

什么事情都要费心费力地教,还要接受她时不时的精神异常。

“上厕所要脱裤子,今早还说记住了,怎么还没过几个小时就给忘了?”祁景安敲敲她的脑袋。

凌玥儿捂着头,嘟嘴:“玥儿尿急,就忘记了,下次不会了。”

看着她这副模样,祁景安心中难免酸涩。

尽管如此,他还是温声叮嘱:“下次要记得哦。”

凌玥儿点头,蹦蹦跳跳出门,坐回座位。

一场会议开了一个小时才结束。

高管们忙里偷闲,难得这么轻松自在,喝水的喝水,闲聊的闲聊。

看着已经开始打瞌睡的凌玥儿,祁景安叹了口气:“今天就到这里,辛苦你们了。”

高管们一本正经地离开办公室,才出门,肩膀就放松下来,勾肩搭背地使眼色。

新来的特助被围了个圈,全是打听消息的。

“高特助,看样子祁总对凌小姐是情有独钟啊。”

“还以为我家女儿有希望上位,正准备找个机会介绍给祁总认识认识呢。”

“顾夫人有没有什么指示?”

高勉板着脸,严肃道:“抱歉,我也是刚来,并不清楚祁总的私事。”

从公司出来,祁景安先带着凌玥儿去扫墓。

她以前一直念叨着出院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霍代梅。

现在她不记得了,但他还记得。

墓园是霍代梅生前就挑好的位置,人烟稀少,非常安静。

他带了两束菊花,摆在面前。

凌玥儿疑惑地看着墓碑:“咦,这里怎么会有霍妈妈的照片?”

祁景安温声道:“霍妈妈现在就住在这个小房子里了。”

凌玥儿绕了一圈,锤祁景安的手臂。

“骗人,这么小的房子,都没有门,霍妈妈怎么可能住在里面!”

“我要见霍妈妈,我要回福利院,我不要听你胡说八道。”

她说着说着,眼泪突然流下来。

“霍妈妈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祁景安不忍看她懵懂的眼神,视线移开,取纸巾替她擦泪。

凌玥儿神志不清,流了两滴泪,又开始傻呵呵地笑。

她跳到墓碑面前,摸了摸上面的照片,举着怀里的娃娃给照片看。

“妈妈,你走之后发生了好多好多事,你还不知道吧,陈萱被我弄毁容啦。”

“可是,明明都报仇了,为什么我还是觉得很痛苦?”

“我真的好想你,我每晚都会梦到你,外面到处都是坏人要抢我的宝宝,你看,宝宝很乖哦,她才六个月大,身体却很健康。”

“地下黑乎乎的,你一个人在里面会不会害怕?你出来看看我吧,看看宝宝,她也很想见你。”

凌玥儿一边说着,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

泪水不停从眼眶跌落,摸过墓碑的手擦着泪,白净的脸一下又变得脏兮兮的。

她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委屈得说不出话来。

嘴里反复嘟囔着“妈妈,我要妈妈。”

祁景安抱住她,一点点擦干净她脸上的灰尘和泪水,眼里浸满了爱恋和温柔,轻声安慰着:“不怕,你还有我呢,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霍妈妈虽然不在了,但是她会在天上保佑你,不论发生什么,哪怕是换一种方式,我们也会一直陪着你。”

他拥着她,心跳强劲有力,带着令人沉迷的安心感。

凌玥儿渐渐安静下来。

他情不自禁低下头,像往常一样吻她。

凌玥儿吓了一跳,推着他的肩膀别扭道:“你为什么亲我?”

“我们是夫妻,我想亲你,这很正常。”

“夫妻?”凌玥儿蹙眉。

祁景安的手停在她面上,一点点抚平她眉间的沟壑。

“你讨厌我亲你吗?”他在她耳边呢喃。

凌玥儿挠了挠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