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嗜妻如命

第121章 玥儿跳水(1 / 2)

邵文康死皮赖脸往沙发上一躺。

“我也是为你好,你老实上班,一年才赚几万,嫁给人家就能拿三百万,而且男方这么大方,婚后有的是大少奶奶日子过,这是只赚不亏的买卖啊。”

“不好的地方嘛,也有,就是那男的老了点,长得也就跟你爸我差不多帅吧。”

邵清看着他油腻的双下巴,怀孕六个月那么大的啤酒肚,晚餐差点都没给吐出来。

她控制不住地大吼:“你给我滚!我看到你都嫌恶心!”

邵文康脸一拉:“你真不肯?”

包包飞过来,砸中他的大脸。

“滚!”

邵文康捂着鼻子,狼狈地往外走:“你既然这样对我,就不要怪我不讲父女情分。”

这时,门口突然走出几个身材魁梧的壮汉,眼睛紧盯着邵清。

“就是她被我们老板看上了?”为首的一个男人沉声道。

邵文康弓腰谄媚道:“没错,这就是我女儿,从小洁身自好,一直单身没有过男朋友,现在都还是个处呢。”

“邵文康!”邵清气的脑门嗡嗡响。

男人嘿嘿笑了几声,摸着下巴说:“姿容确实不错。”

邵清根本不想跟他们废话,干脆拿出手机拨打110。

后面几个保镖眼尖,不由分说夺过她手机往地上狠狠一摔。

屏幕瞬间裂开熄灭。

邵清的手也被扭得生疼,指甲劈开,鲜血不停滴落。

她表情难看极了。

“这么不懂事,还敢报警。现在可是你们欠了三百万巨债,你最好给我乖乖的,不然你爸你妈的安全,我可不敢保证!”

“我看你妈年纪也不大,实在不行,就把你们一起卖到夜总会去赚钱好了。”

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站在面前,压迫感十足。

邵清有些胆怯,却还是挡在许珍面前。

“等等,我现在打电话想办法筹钱,你们不要打我妈的主意。”

她扭头让许珍把手机给她。

许珍红着眼,颤颤巍巍掏出她那个屏幕裂了好几条缝还不舍得换的破手机。

“你要给那位顾老板打电话?”

邵清漠然拨通顾君柔的电话。

她心中其实根本不抱希望。

上回顾君柔肯帮她,是想她接近凌玥儿,试探凌玥儿的底细和为人。

现在玥儿早已经离职,又神志不清,她已经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只不过这些人凶神恶煞地堵在门口,她们退无可退,哪怕些许的希望,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打电话求救。

“您好,哪位?”电话接通,顾君柔温柔的低语传来。

邵清猛提一口气:“顾夫人,是我,邵清。”

顾君柔顿了顿,“怎么换了个电话号码?”

“这是我母亲的手机。”

“好的,找我是有什么事?”

邵清捏紧了拳头,结结巴巴紧张地说:“能不能麻烦您……就是,我父亲在外欠了许多赌债……”

她话才开口,耳根通红,面上火烧似的羞耻。

那可是三百万。

顾君柔凭什么替她付这三百万?

就凭她异想天开,白日做梦?

果不其然,顾君柔沉默下来,过了好久,她才叹了口气。

“我很抱歉……”

不等她多说,邵清忍着泪挂断电话,强装镇静,胸有成竹地说:“你们先等等,钱再过几个小时就能转过来。”

男人狐疑地看着她:“你不会是在拖延时间吧。”

邵清迎上他的目光,声音有力:“那是三百万,又不是几万,要筹钱等个几个小时不是很正常?”

她说完,就拉着许珍往房间走。

男人在身后幽幽道:“不要报警。警察管得了你一时,管不了你们一世。”

邵清重重摔上卧室门,往阳台走。

他们这个小区房龄大,环境不好设施老旧,住在这里的很多人都已经买了大房子搬走,租户人口流动极大。

也有人觉得出租麻烦,房子留着升值等旧改拆迁,就这么放在那儿不管。

她们对门这一家,就空置了很久,一直没人住。

两家的阳台都改造过,中间连通,隔了一个小门,是对门拜托许珍上门照看特意留下的。

她打开门钻进去,示意许珍也赶快过来。

许珍皱着眉:“这样根本跑不掉的,他们一进来就会发现这个小门。”

“你听我的,我现在报警,能拖延一阵是一阵。”

许珍性格柔弱,没什么主见,见邵清都这么说了,她乖乖听着,往另一边房里钻。

“接下来怎么办?”她完全慌了神,光指望着邵清来安排。

邵清关上小门,踮着脚轻声走到大门,透过猫眼看对面自己家。

门口守着两个人,正表情严肃地瞪着这边。

又过了一阵,房间里的人发现不对劲,开始大声拍门。

门口的两个保镖对视一眼,往里走。

趁着这个间隙,邵清立刻打开门,拉着许珍往下跑。

她们迅速上车,等那帮人发现追来,距离已经隔了很远。

“快呀,他们追上来了。”许珍不停往后望。

邵清一脚油门,在下班高峰期刚过的大路上一路疾驰。

连闯了两个红灯,眼见前方就是警察局,后面的车见势不妙,竟然猛地撞上来,硬生生逼停了邵清的车。

为首的男人下车,满脸怒容敲了敲车窗。

“下来,别等我把你车窗砸了再来求我!”

他敲车窗的力道很重,有种下一秒,玻璃就会碎掉的错觉。

见邵清坐着不动,男人脸上的横肉抖了抖,拳头狠狠砸向车窗。

这动静引来了路人的围观,有两辆警车急驰而过,又掉头回来。

紧接着又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路边。

三辆车里的人同时下来,围了一圈。

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停在车旁,冷冷推开壮汉男,看向邵清。

即便他戴着帽子和口罩,邵清还是一眼认出了陈修语!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邵清。”

“语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人异口同声地开口。

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在看到警车赶到时,其实他就应该放心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