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001 苏醒(1 / 2)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今日爆料:左老爷子今夜十点于中心医院因心脏病去世,左家风云变动,各派争夺不休,大家不如也猜一猜,左老爷子这么一走,司扶倾这个靠着左家才进了娱乐圈当明星的资源咖,以后还能生存得下去吗?

“砰”的一声,一个手机重重地甩在了司扶倾的面前。

上面是今天的新闻,才发出去两分钟,底下已经讨论得热火朝天。

“司扶倾,你应该知道你不是我们左家人,你也根本不姓左。”开口的是左夫人,她声音冰冷,“现在老爷子也走了,你该离开左家了吧?”

“你还想进去看老爷子的遗体?我今天就把话放这儿了,你没资格!”

大厅里,左家所有人都聚在一起。

他们没怎么理这边的动静,正在严肃商讨遗产划分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左老爷子的尸体才被推到太平间。

“再看看网上的人是怎么说你的,你觉得你在娱乐圈名气很大是不是?”左夫人嗤笑,“左家养你十三年,你是怎么回报的?一天到晚只知道抹黑。”

司扶倾低下头,脑海中陌生的记忆在剧烈翻滚着,疼痛蔓延至全身。

她舌尖抵着牙,压下喉咙里泛起的腥甜,拿起旁边纱布缠在滴血的手腕上后,这才瞥了一眼手机屏幕。

新闻下面的评论已经过千,全是骂声。

虽然有些话不厚道,但我还是要说,左老爷子这一没,我看司扶倾还怎么在娱乐圈混。

好啊好啊,大喜事,司扶倾终于可以滚出青春少年了,一个不会唱也不会跳的人凭什么来当男团选秀的舞蹈导师啊?

脸也天天画着浓妆,不知道素颜得有多见不得人,什么时候滚出娱乐圈!

左夫人见她不理不睬,声调拔高:“聋了?!”

司扶倾这才抬起头,唇边还沾染着血色,喉咙微微低哑的发音:“嗯?”

她今天没有带任何妆容,是纯素颜。

女孩的皮相和骨相都极美。

肌肤瓷白,长发温软。

朦朦胧胧得像是描摹的古画,瑰姿艳逸。

偏生她还长了一双勾人的狐狸眼,眉目敛情,含辞未吐,平添了几分艳色,确实是三百六十度都挑不出任何瑕疵的神颜。

左夫人却最讨厌这张脸。

这些年她一直提心吊胆,生怕司扶倾勾引她儿子。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自从司扶倾进娱乐圈之后,就一直画的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大浓妆。

这倒让左夫人少了点忧虑。

她看着这张太过绝丽的脸,想起很久之前的事情。

十三年前,左老爷子去四九城出差,回来之后,身边就多了一个五岁的小姑娘。

不可否认,司扶倾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左家的几个小姐没一个能比得上。

左老爷子力排众议,签了收养协议,将她接进左家。

在他的照拂下,司扶倾的待遇和左家嫡系没什么区别,甚至还要更好。

三年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司扶倾要进娱乐圈,左老爷子也应下了,还专门送她出国进修。

但司扶倾的业务能力很差,妆容也不堪入目。

虽然成功在国外出道又回国发展,还是当红女团星空少女组合的成员,网上却全是她的黑粉,连带着左家都被多次嘲讽。

左夫人出去和贵妇们聚会,频频被问到此事,心中怄气不已。

要不是左老爷子,她怎么会接受司扶倾待在左家?

司扶倾靠在沙发上,手支着头,头部的疼痛慢慢平息了下来。

几秒后,她最终还是接受她做实验出了错误引发了爆炸不幸身亡,又成为了一个负面新闻缠身的女明星。

这件事情告诉她,在制作反重力装甲的时候,绝对不要喝可乐。

女明星和她同名。

五岁之前的记忆都很模糊,记事开始,她就在左家生活。

左家唯一关心她的只有将她带回来的左老爷子,他说她父母双亡,所以由他照顾她。

但左老爷子生意忙,经常不回家。

她一直被左家几个兄弟姐妹欺负,这一次更是在与左家长孙争执之前被他割了腕,差点因此送命。

司扶倾长睫垂下,眸底浮起了几分戾色。

前世的她也是孤儿,有幸被姐姐捡了回去悉心照顾,后来她又拜入了师门,有了一群黑心的师兄师姐们。

结果还没享受享受生活,她“嘭”的一下把她给炸死了。

这样的成就估计整个师门无人能敌,她倒也无愧于她的“鬼见哭”名头。

“行了,别说了。”左天峰象征性地拦了拦,“先解决遗产的事情。”

左夫人恨恨:“你看她这样子,怕不是要赖上咱们。”

收养协议是左老爷子签的,谁都无权破坏。

眼下司扶倾也成年了,如果她不同意,收养协议就无法解除。

司扶倾起身,目光终于落在了左夫人的身上。

她手腕上还缠着纱布,鲜血一点一点地渗出。

看得人触目惊心,可她本人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狐狸眼弯着,一转一动,潋滟生姿。

司扶倾唇勾起,缓缓地笑:“滚。”

“”

大厅有瞬间的寂静。

左家几十个人也纷纷停止了交谈,目光诧异地望了过来。

司扶倾平常在左家是什么样子,他们都挺清楚。

她一向唯唯诺诺,头都不敢抬,更别说跟左夫人放狠话。

左夫人气得眼梢通红,她上前两步,就要去抓女孩的手:“司扶倾,你是要反了!”

司扶倾侧头,唇边笑意冰凉,居高临下的,还是那个字:“滚。”

左夫人一时收力不慎,踩着高跟鞋后跌了几步。

左天峰及时扶住她,也厉声:“司扶倾!”

司扶倾披上外衣,头也没回,径直下楼。

“她还来脾气了?”左夫人胸口起伏,显然气得不轻,“等她滚出左家,我看她以后怎么笑得出来,今天这账,我也记住了!”

左天峰倒是回头多看了一眼,皱了皱眉。

今天的司扶倾很不对劲,难不成是被刺激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