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312 踢到铁板!【1更】(2 / 2)

季博彦相信,只是玩玩的话,司扶倾会抛弃五州战队的。

一个明星,肯定也很识趣,不会为了景州和季家对上。

特助点了点头,下去准备了。

**

深夜。

司扶倾趁着桑砚清不注意,悄悄摸摸地拿了几瓶酒,去了野外。

郁夕珩正在长椅上等待。

见她过来,他扫了一眼她手中的酒:“忘记自己不能喝酒了?”

“也不是不能。”司扶倾比了个小拇指,“就是我喝酒后的破坏力有一丁点强,但是老板你不愧是老板,可以不用打晕我的方式让我平静下来,所以你在我就可以喝一点。”

“哦?”郁夕珩眉梢抬起,不紧不慢,“看来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喝酒,工具人?”

“当然不是。”司扶倾神情严肃,“我要汇报工作,我这次能拿八千万片酬,分老板你一半。”

郁夕珩默然了一瞬。

他不免想起郁棠很久之前同他说的话。

当一个十分爱钱的人都愿意和你分钱了,那一定是真爱。

虽然是骗零花钱,但的确很有道理。

可他看着她澄澈明亮的眼神,却发现有道理的话在她身上都变得没有道理了。

不开窍。

司扶倾托着下巴,眨眨眼:“你不会不信吧?”

郁夕珩收回思绪,淡淡地笑:“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信,想喝就喝吧。”

司扶倾果断地开了两瓶啤酒:“那我就自己喝了,你不饮酒。“

郁夕珩支着头看她:“我就提过一次,你记得到清。”

“好员工守则第一条,就是要记住老板的喜好。”司扶倾吨吨吨地喝了一瓶,“敬业我是最拿手的。”

郁夕珩没言声,就只是看着她喝。

她酒量不错,一口气喝了五六瓶,然后又开始重复以前的流程,冒充植物。

她喝完酒后倒是很乖巧。

破坏力也是真的强。

能够直接毁掉慕斯顿公国的一片小树林。

夜晚静谧,郁夕珩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将西服外套脱下来,盖在了司扶倾的身上。

他也闭上了眼睛,就陪在她身旁。

与此同时,明灯大师也找到了司扶倾所在的方位。

深夜原本人少,这里又偏,更是没有其他人在。

明灯大师侧头,看见了前面的一男一女,他皱了下眉。

这个祸患身边有人,他也不好出手。

此事涉及超自然事件,不是普通人能接触到的。

他此次出手,也尽量不能让普通人发现。

明灯大师准备等到司扶倾落单的时候再出手。

他将禅杖立在一旁,盘腿坐了下来。

可就在明灯大师刚坐下来的这一瞬,郁夕珩抱着司扶倾的手臂慢慢地紧了紧。

“来者是客,何必缩头缩尾。”他淡淡开口,“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聚,或许你我还能坦诚相待。”

他语气平缓,却话落有力。

明明声调不高不低,震慑力也极强。

明灯大师霍地起身,神色骤然一变!

他修行也有七十余载了,这才能够主持光华寺。

明灯大师当然知道进化者以及阴阳师的存在,也清楚地知道他是肉身修行,没办法跟这些天赋之人相比。

可也不是普通人能发现得了的。

“既然阁下执意躲藏,不愿现身。”郁夕珩慢慢地睁开双眼,浅琥珀色的瞳孔中是一片淡凉,“那么,我也只好亲自动手了。”

“唰!”

他手中折扇忽然打开,十二枚银色长钉瞬间飞出。

速度之快,空中只留下的道道残影。

银色长钉破空而来,连空气都发出了撕裂的声响。

明灯大师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回过神,这十二枚银色长钉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他大惊,立刻举起了手中的禅杖。

可银色长钉的力度太强,明灯大师手中的禅杖难以抵挡。

仓皇之下,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堪堪躲过了暗器的攻击。

“唰唰唰!”

十二枚音色长钉没入了他周围的地面。

明灯大师低头一看,瞳孔剧烈地收缩了起来。

此等暗器手法,莫非是墨家?

这个祸患已经搭上了墨家的路子?

这得掠夺了季清微多少气运?

明灯大师扶着禅杖,艰难地站了起来。

他虽然躲过了暗器,但是在躲避的过程中,身上也多了不少伤痕。

十分狼狈,哪里还有半点得到高僧的模样。

明灯大师呼吸了几下,这才抬头看去:“阁下”

男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他单手抱住女孩,另一只手护着她的头。

并且很细心地给她戴上了耳塞和帽子。

他狭长的瑞凤眼微微抬起,气势浑然天成,杀伐而凌厉。

明灯大师惊骇欲绝。

根本不用去掐算,都能看出来。

因为男人身上的气太强了。

他只是坐在这里,就有远远不断的气在朝着他汇聚。

这并非他人的气运,而是人气达到一定高度转变而成的信仰之力。

紫微气运,帝王命格!

------题外话------

新的一周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