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315 司扶倾:找死是吧,我奉陪【2更】(1 / 2)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姜长风是新引起季博彦注意的一个人。

选拔赛目前只进行了一场,作为队长的司扶倾并没有登场。

季博彦看了五州战队这场选拔赛,可以说是景州和这个姜长风赢下来的。

姜长风在游戏上的天赋绝对不会弱于景州。

季博彦已经没想着去招揽姜长风了。

他早早就在国内电竞圈放下话,谁都不允许加入五州战队,和景州合作。

这个叫姜长风的不就是刻意往他枪口上撞?

毁在他手里的天才多了去了,再多两个也无所谓。

“查过这个姜长风了,家里是农民,种地的。”秘书发过去了一份资料,“有个妹妹叫姜长宁,和司扶倾以前是一个女团的。”

“农民?”季博彦不以为意,“想借着电竞比赛一飞冲天?想得倒挺好,行了,按我吩咐去做,后天的选拔赛别让我看到五州战队。”

“别闹得太大出人命,只废手就行。”

电竞比赛看得就是手速,尤其是神谕这种高难度操作系统。

手废了,自然也没办法参加。

秘书点了点头,开始联系专业人士。

他查过了,司扶倾明天要去墨城和渡魔剧组一起宣传电视剧。

她不在,是个很好的下手机会。

**

因为司扶倾报名参加了第五届神谕国际职业联赛,混娱乐圈的追星人对游戏上了心。

颜粉们原本是冲着司扶倾去看五州战队的比赛,结果被队员给圈粉了。

三分钟,我要这个叫姜长风的所有信息!

我深刻怀疑司扶倾是个颜控,景州就不说了,去年就被评选为最帅电竞选手之一,这个姜长风长得也不赖,尤其是这个身材,真的挺绝,素人也有这么帅的帅哥,不进娱乐圈可惜了。

!!!等等,这个姜长风是姜长宁的哥哥,他俩的父母颜值肯定也很高,才能生出这么高颜值的兄妹。

不少网友开始搜姜长风的其他信息,却发现他连微博都没有开。

网友们十分遗憾,全部都跑到姜长宁的微博下面,求她多发发兄妹的生活照。

姜妈妈也看了姜长风的比赛,很欣慰:“陆英你看,网上都在夸咱们儿子呢,他虽然脾气不好性格也不好还不会做饭,但是凭着脸和身材应该能给我骗个儿媳妇回来吧?”

姜陆英很认同地点点头,听完又觉得有些不对:“我怎么觉得你在内涵我呢?”

“不是内涵,本来就是。”姜妈妈斜了他一眼,“你也就颜值基因有点用了,还好有司小姐在,要不然我怕小兔崽子这辈子都找不到对象。”

姜陆英:“”

门在这时被敲了敲。

“来了。”姜妈妈起身,去开门,“宁宁今天回来的真——”

最后一个“早”字还没出口。

姜妈妈看着摘下口罩的苏漾,大脑忽然死机了。

她闺女竟然会带男人回来?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阿姨你好。”苏漾很礼貌,“我是苏漾,姜小姐上次送了我点心,今天综艺录制结束了,我送她回来。”

“噢噢噢。”姜妈妈回过神,“进来进来,她又不是没腿,送什么。”

苏漾:“?”

姜长宁冷漠:“妈。”

“我意思是太麻烦了,坐坐坐。”姜妈妈去厨房,端了几盘点心,“都是我们宁宁做的,来来来,吃,快吃。”

姜长宁的手艺的确很好。

苏漾前两年为了找司扶倾,走遍大夏帝国各处的酒吧,也吃了不少当地美食,却比不过姜长宁的的手艺。

“谢谢阿姨。”苏漾婉拒,“我还有事,就不多留了。”

“留,那是一定要留的。”姜妈妈笑眯眯的,“我们这村比较偏僻,没有人带是出不去的,你开了一路的车也来了,还是休息一晚等明天再走吧,老姜。”

姜陆英有些不情愿:“来了。”

他带苏漾去客房。

“你怎么突然给人家做饭了?”这边,姜妈妈拉过姜长宁,“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

姜长宁茫然:“我是给司司做的,她是司司的弟弟,我那天看他挺可怜的,就顺手送了。”

姜妈妈:“”

也不知道这对兄妹的情商,到底遗传了谁。

她这孙子还能不能抱上了。

姜妈妈忧心忡忡。

看来只有她出手才行了。

**

第二天早上,桑砚清一大早就带着造型师来了。

她发现司扶倾自己找的助理十分能干。

尤其是化妆技术,可以说是登峰造极。

就是有时候会找不到人影。

但桑砚清也能接受,这么多功能的助理不好找。

重要的是司扶倾还挺听助理的话。

“快快快,今天要去墨城。”桑砚清看了眼时间,“等路演结束,就要发定档公告了。”

国内国外同时上映,也就只有司扶倾整得出来。

司扶倾任由月见把她拉起来,按在化妆镜前。

桑砚清在一旁接了个电话。

“嗯,我知道。”她笑着,笑却不达眼底,“我们倾倾的发展路线和你们艺人也不一样,你说我们的采访视频?我也没有针对谁,我只是夸我们艺人综艺感强。”

几分钟的功夫,月见给司扶倾画完了妆。

司扶倾伸了个懒腰:“桑姐谁啊?”

“童洛芸团队。”桑砚清淡淡,“给我道歉说那段视频是他们公司的一个小艺人故意放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双方斗上一斗,现在他们把这个小艺人找出来了,已经让她上微博给你道歉了。”

司扶倾懒洋洋的:“可话是她说的。”

“所以还跟我玩什么宫心计呢。”桑砚清冷笑,“到时候两部电视剧一起上,看看到底是谁倒霉。”

说着,她又查看了一下后续的通告:“因为渡魔在星光台上映,所以我给你接的是星光台的跨年晚会,有几个男艺人想约你一起走红毯,我知道你没兴趣,已经帮你拒了。”

“别啊桑姐。”司扶倾再次跃跃欲试,“你去拍卖一下我男伴的位置,我觉得是可以赚一笔的。”

走个红毯唱个歌,就能挣钱,多么轻松的事情?

桑砚清:“你认真的?”

“当然了。”司扶倾神情散漫,“还有我下次再上热搜,到时候可以把热搜广场当成广告位租出去,又能赚一笔。”

桑砚清:“”

这是什么级别的钱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