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考古大师

第五十二章 干千年,湿万年,不干不湿就半年(1 / 2)

感慨归感慨,正事却是不能耽误的。

陈翰在短暂的胡思乱想了一下后,很快就又继续投入到了紧张的发掘工作之中。

这次新发掘的M-168号墓,陪葬品实在是太丰富了!

虽然和王陵肯定是不能比的,但是比起寻常的西汉墓葬,那绝对算的上是“厚葬”了。

陈翰他们负责清理的边箱,光是清理上层的漆器,估计就要花费至少半个月的时间。

最先被清理出来的,是一个又一个漆木耳杯和盘子。

这两种器物被放在了边箱的最上层,而且数量非常多,杯子一共一百个,盘子二十六个。

“这估计是墓主人用来宴请宾客的用具吧?”

陈翰随意的拿起了一个已经清理好了的耳杯,细细观看。

耳杯,又称“羽觞”,其实就是一种酒杯。

耳杯的外形椭圆、浅腹、平底,两侧有半月形双耳,和现代的杯子样式差别还是比较大的。

最明显的区别,就是现代的杯子都很深,耳杯则很浅,更像是一个盆子。

这是因为在古代,特别是战国到秦汉时期,脚高杯深的酒杯,叫做“爵”。

爵可以说是最早的酒器,只是这玩意在商周时期是礼器的一种,非诸侯和天子不可用。

就算到了西汉时期,爵也一样是至少列侯以上的贵族才能用的高规格礼器。

普通人和中小贵族,只能用浅腹的耳杯。

这是中华文化中礼的一环,绝对是不能逾越的。

比起“爵”,耳杯用起来实际上还更加方便一点。

随耳杯一起出土的,还有一些漆勺。

西汉贵族们饮酒时,便是先让侍女们用这些漆勺,将美酒酌入耳杯之中,然后再以双手执耳杯,一口饮下。

倒是也很爽快舒坦。

就在陈翰为这些清理出来的耳杯做保护措施的时候。

正在他旁边,继续从棺椁内提取漆器的苏飒,突然惊呼道:

“陈师弟,你看!”

“这两个耳杯明显比其他的更加精美啊!”

陈翰闻声看了过去。

只见苏飒正利用水的浮力,以及借助托盘的力量,小心翼翼的将两个叠放在一起的漆木耳杯缓缓托起。

随着她托起的动作,两个颜色非常艳丽好看的耳杯,缓缓从椁室的积水中显露了出来。

“咦,确实啊!”陈翰两步并作一步,唰的一下就凑上前去,双眼直愣愣的看着苏飒手上的托盘。

这两个耳杯确实有些特别!

虽然它们的形状和其他耳杯基本一致,大小也一样。

但是其他的耳杯大多都是简单的外黑内红的涂漆。

苏飒手上的这两个耳杯却在双耳及口沿内外,均用红漆绘上了一些几何纹饰。

而且内底还用红漆绘上了三只灵动的胖鱼,中间还有一个四叶纹点缀。

并且还用金色和黄色的漆够了出了鱼的外形和鱼鳞的花纹。

整个耳杯色彩和谐,形象逼真,栩栩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