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考古大师

第五十三章 科普工作任重道远(1 / 2)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考古工作是一件非常耗时的事情。

不知不觉间,社科院考古所的大家,就已经来到了荆州三月有余。

时间,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2018年的12月底。

一般来说,考古工作都是集中在春夏秋三季的,冬天基本不会进行田野考古。

这是因为以前华夏考古刚起步的时候,在北方进行考古工作的情况比较多。

中原毕竟是华夏文明发源地嘛,遗址和墓葬都比较多。

而北方的冬天,土地都会上冻,而且还会有强降雪,很不适合进行考古工作,所以冬季不发掘。

但是荆州这边不一样。

荆州是在南方长江流域,虽然地理位置也比较靠近北方,但是12月的温度还在5°左右。

最冷要到来年的一月底,二月初的时候,气温才会下降到零下。

所以社科院考古所和湖北考古所的考古工作者们,为了赶进度,还在加紧进行凤凰山汉墓群的考古发掘工作。

喇家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也已经进行了半年。

就在陈翰他们在天寒地冻的大冷天里,忙碌着清理168号墓椁室中的随葬品时。

远在青海的喇家遗址发掘项目,也终于做出了第一期的成果报告。

经过半个华夏的考古工作者们大半年的清理发掘,喇家遗址一期项目已经发掘了将近4000平方米。

其中,包括陈翰他们发现的四千年前的第一碗面条,还有那个埋葬了疑似部落首领的高级墓葬区,以及祭台区、居民区、制陶区和广场都发掘出了一大部分。

累计,共出土了各类陶、石器六千多件,玉器和半成品玉器近五百件!

一系列的考古发掘简报,还有关于喇家遗址毁灭原因的地质研究和考古现场考察报告,陆陆续续的都被发表在了国内考古学相关期刊之上。

《考古进行时》节目,还为此专门做了一期专题节目播出。

只是,当节目和成果报告被陆续在网络上发酵之后,产生的舆论却有些歪离了上头做科普工作的本意。

知乎、微博、豆瓣等主流的社交网站上,#喇家遗址#的词条,都在官方的引导下,登上了较为前排的热搜位置。

各类关于喇家遗址发掘成果的科普文章与视频,出现在词条下方,引发了热议。

可以看得出来,这应该是华夏考古圈有意识的在炒作热点。

在这个网络时代,你不炒作一些热点来吸引关注度,那就会被大众遗忘。

但是,让主导这次话题炒作的官方人员没有想到的是。

这次喇家遗址的发掘成果公布,不但没有唤起大众对考古学的热情,反而迎来了满天的吐槽和“辩论”!

和陈翰他们团队公布“喇家遗址面条”的研究成果时不同。

当时喇家小米面条的研究成果公布,是有整套小米面条复原流程的!

而且有出土实物佐证,铁证如山。

没有任何人能对华夏出土了世界最早的一碗面条而产生质疑。

所以当时话题爆了之后,舆论大多都是一面倒的欢呼和自豪。

但是这次喇家遗址的整体发掘成果公布,引发的讨论可就不是一般的激烈了。

“约四千年前的一处新石器时期遗址?而且是毁灭于地震和大洪水的?”

“都死了几千年的人了,还要被挖出来展览参观?还有没有人性了?”

“真是让古人死不安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