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聊斋寻长生

第七十章 我观青山更亲切(1 / 2)

“老实说,我也不太懂,先放一边吧。”王哲将纸张放倒了一旁。

除了这《无名碑文》之外,他还从郭定方那里得到了一丝“山之力”。

山之力,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山的力量。

这个他最为直观的感受就是,一旦他动用身体之中的那一丝“山之力”,身上的力量会明显的增强。

另外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他进入这山中之中,感觉四周更加的亲切了,进了山就仿佛进了自己的家中。

山上的花草树木、甚至是泥土山石,在他看来都是那么的亲切。

在山中他神识的感知范围扩大了不少,吐纳修炼的时候对山中灵气的感知比之以前更加的清晰、敏锐。

总之是好处多多。

不过这一丝“山之力”很是微薄,更像是在他的身体里面种下了一粒种子,需要去浇灌、呵护,等着种子萌发、生长,没准还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得到的东西越来越多,还有些繁杂,他需要参悟和体会的东西也就越多。

好在这是山中无人打扰,他可以静静的参悟。

会稽府,大牢之中,

从玉柳山庄来的那三个人只剩下了一个人在苟延残喘。另外两个人重伤不治,一天前去世了。

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还有五个道士被关在大牢里,衣衫褴褛,身上还有血痕,看那样子明显的是已经用过刑了。

他们是在两天前被抓进大牢的,起因是炼丹之事。

“师兄,你说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吗?”一个年轻的道士靠在冰冷的墙壁上,面色苍白。

“难啊!”一旁一个稍稍年长些的道士叹了口气。

以邪法炼丹,谋害他人性命,虽然这事情不是他们做的,他们也的确是并不知情,但是说出去那些差役根本就不信!

就认定了他们是同谋。

他们是百口莫辩,毕竟做出那种事情的是他们的掌门师尊。

“师兄,你说这是不是报应?”

“他为炼丹谋害性命,为何报应到我们头上?”年长些的道士听后气愤道。

年轻道士苦涩一笑,靠在墙壁上,闭上眼睛,想着道观进来发生的事情,曾经的过往,师尊的作为。

接下来怕是听天由命了。

哎,轻轻的叹了口。

会稽府衙之中,于弘正在和一位身穿红色长袍的男子交谈。

两人谈的自然是的三天前发生在会稽府中的惊天大案,太守和郡丞被杀,有人谋害了几十个孩子就位炼制灵丹。

这两件事情之间很可能还关联。

“于都尉,实不相瞒,在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刺史大人也不敢耽搁,已经上报了朝廷。”

“下官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相关的人都已经押入了大牢,而且已经审问过了。

那松云观的确是用邪法炼制灵丹,人血是由玉柳山庄提供的。

松云观的道士和玉柳山庄的人都提到了一个人,是这个人杀了松云观的掌门和一个道士,还杀害了玉柳山庄的柳传峰等一众人。

但是却无一人看清楚他的长相。”

“于大人,你说杀害郭太守和刘郡丞的有没有可能就是一个人呢?”

“下官认为这个可能性很大,只是他为什么要杀这两位大人,我是百思不得其解啊?”于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