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太墟无极

第七十一章 凶兽败退,药师之问(1 / 2)

太墟四周,乾坤天地,风火雷电,诸多天地灵机大道缓缓融合,一道粗浅稚嫩,但是却恢弘崇高的气机出现在太墟的感知之中,真正意义上的容纳了乾坤万象、日月星辉。

磅礴浩瀚的伟力汇聚,森罗万象之力化作宏大至极的流光,伴随着神截氏心中掀起的杀意,向着太墟轰出了囊括乾坤万象的天地之拳!

“哼!”

口中冷哼一声,太墟脚下千叶血莲转动,镇住了周边万丈内的天地变化,然而随后水火相激,万象扭曲,如同潮汐般的毁灭气息汹涌而来,拍打得千叶血莲摇摇欲坠。

冷厉的面容一片平静,无生剑容纳入太墟掌心,刹那之间,三千六百八十一剑已经被太墟斩出,漫天的璀璨剑光交织,如同一张锋锐至极的剑网,将神截氏这一道天地之拳分割撕裂,化解于无形。

无生剑传出一道道越发激昂雄浑的剑吟声,面对乾坤伟力的攻击,太墟心中没有丝毫惧色,反而充满了一往无前,万物皆斩的无上剑意。

暗红色的末法剑光在此时越发的纯净璀璨,无生剑斩出,血金色的剑锋破灭了天地,划分了阴阳,百万里的天地伟力被太墟一剑斩破,这一剑已经隐约触及到了剑修第五阶,一剑生灭。

百万里的天地震动,其内充斥着的灵魂之力崩溃消泯,神截氏面色苍白的出现在太墟不远处,一双眼眸收缩到极致,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墟,似乎不相信自己最强的神通被太墟如此简单的破掉。

“这就是一剑生灭的真意吗,上断天光,下绝地维,天地皆破,万物遁形,果然不愧是剑道至境!”

太墟心中感慨一声,紫府内元神震动,末法剑光演化到极致,开始参悟自己刚才那触及第五阶的一剑,就连对面已经被重创的神截氏都没有心情去管。

神截氏看着双目紧闭,盘坐在千叶金莲上的太墟,面色难看至极,他作为西域凶兽氏族之主,何时受到过这样的欺辱。

七截剑划分天地,神截氏周身气机暴涨,一尊看不清身形样貌,但是气机阴厉诡秘的巍巍虚影出现在神截氏的背后,上参天宇,下踏九幽,单论体型,甚至还要超过须弥山一筹。

面对太墟的轻视,神截氏内心暴怒,毫不犹豫的就要展露出自己的兽皇本相,狂暴凶悍的气机如同一座无量世界,所有靠近须弥山的生灵都感觉自己眼前一暗,作用于心灵上的压迫让这些生灵面色苍白,目光涣散。

然而还不待神截氏的兽皇本相彻底显露出来,一道紫色的长虹掠过神截氏,重重砸在了神截氏身后。

轰鸣声炸裂,尘埃混杂着鲜血迸射,紫极道君双目紧闭,气若游丝的躺在神截氏脚下,一朵金莲扎根在他的胸前,片片莲叶合拢,将北极神针封镇在金莲内。

遮天的无量法身出现在天地之间,浩浩荡荡的金黄佛光覆盖了天地乾坤,上下四方,驱散了神截氏周身汹涌而出的天地浊气。

清净佛祖面色冰冷,一步步走向了神截氏,身后无量法身双手合十,无量佛光普照诸天,一圈圈如同日冕的金黄火焰燃烧,将整座西域映照得恍如白昼。

看着闭目参悟剑道的太墟与踏步走来的清净佛祖,神截氏面上露出了一抹不甘之色,此时即便是他展露出自己的兽皇本相,也不可能敌得过清净佛祖与太墟。

口中无奈长叹了一口气,这次没能破灭佛道气运,那么就只有等到大劫降临之时再清算一切了。

但是以清净佛祖和太墟的成长速度,到了那时,再想要对付这二人,怕是所需要消耗的资源要远远超过现在。

“一切都是因为你!”

神截氏目光转动,阴狠的看着盘坐千叶血莲的太墟,牙齿紧咬,一把将紫极道君拉起,左手三魂镇天印轻轻一落,刹那间,须弥山四周千万里的龙脉暴动,一声声龙脉断裂时的哀鸣声传出,让清净佛祖面色骤变。

无量法身双手一按,无尽金黄光辉如流水一般覆盖了千万里的大地山川,浩荡的佛光镇住了大地中攒动的天地浊气,安抚着一道道暴乱的大地龙脉。

压抑浑浊的大地浊气喷涌出来,数以十万计的大地龙脉暴动,哪怕是太墟与清静佛祖二人,也要被这堪比天道伟力的龙脉之力抹杀得干干净净。

太墟无奈睁开了双目,看着已经带着紫极道君遁走的神截氏,摇了摇头,千叶血莲落到大地之上,暗红色的梵光绽放,如同锁链,将一道道龙脉镇压束缚。

大地浊气与天地戾气自地脉深处喷涌而出,太墟没有想到,仅凭无极道碑一道至宝伟力凝练的三魂镇天印竟然有着如此威能,心中更是对无极道碑这尊天地至宝升起了一抹必得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