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

第一章 余飞(1 / 2)

大明弘治三年,天下太平。

在这位少年陛下手中,大明一扫宪宗皇帝晚期的朝堂乱象,各种妖僧邪道被逐出朝堂。

天下各处叛乱也是骤起骤灭,大明开始呈现出一副盛世景象。

余家坳乃是新安县下的一个小镇子,托了两代天子之福,已经好多年没有什么大战,百姓也不用负担甚外出劳役,故而生活比起正统皇帝在位之时,要好过了许多。

余家坳之所以叫做此名,乃是因为此地半数百姓都姓余,而其中主脉便是北边大宅的主人余老爷,据说这余老爷祖上也曾经阔过,乃是前宋名臣‘余靖’的后人,从百年前搬到此处之后,便定居于此,经过百年繁衍,如今余姓族人已然有了数百户之多。

余家虽然对外说是书香传家,但已然有好几百年没人出仕了。许是祖宗保佑,余老爷家祖坟冒了青烟,余老爷老来得子,竟然出了个麒麟儿。

这位余家小少爷,前五岁之时还是个调皮捣蛋的小霸王,待得六岁之后便突然便开了窍,请了附近有名的秀才公当私塾老师,从此之后便一心读书,短短五六年便有了成就,据闻今年便要去参加童子试,搞不好便要出个县里最年轻的秀才公了。

余飞并不是天生的大明人士,用句时髦的话来说,其乃是穿越大军的一员。

其前世便颇为聪慧,在大学毕业后,便靠着三年勤工俭学赚来的两万多本钱,倒卖一些小物件,不到三年便自家开了家小公司做互联网,小日子过得颇为不错。

如果一切顺利,也许过得几年便能谈个合得来的女朋友,然后结婚生子,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

只是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余飞在公司小有成就之时,突然便查出了肝癌晚期,本来顺风顺水的人生突然遭此噩耗,任谁也难以接受,余飞同样如此。

也是余飞从小家庭条件便不好,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老农,靠着家里几亩薄田,农闲时为人帮工,这才将余飞供了出来,去到大城市读书。

而余飞也从小便极为懂事,即便遇到别人欺负也是能忍便忍,只因知道自家只有好好读书,才能不负自家父母的辛苦,一时的争强好胜,只能出一时之气,最终辛苦的只有父母。

也是这般境况,让他从小便性格坚韧,颓废了不过几日,便振作起来,先将公司股份卖给了一起创业的好友,得了一千多万现金之后,将钱全部交给了父母,笑着告别了双亲,便独自一人准备好好看看这生养自己的祖国。

一人背着行李,慢慢开始游览祖国的大好山河,直到一年之后,余飞身体已然处于随时可能崩溃的状态,便在岭南附近寻了个废弃道观,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再次醒来之后,便成了大明洛阳人士,一个五岁的小屁孩,也叫余飞,而重活一次的余飞,自然是欣喜不已,而且此世的父母也对余飞很是疼爱,隐隐和前世父母重叠到了一处。

而余飞此世没有生活压力,那聪慧好动的性格便开始显露出来,常常有不可思议之举,余老爷和余夫人也不以为意,本朝本来便神童颇多,余老爷也只当自己孩子聪慧,那里会去责怪,有的只是欣喜。

而余飞在大明生活了几个月后,便明白自己家虽然颇有家底,但是县里随便来一个书吏,自家老父便要小心伺候,心里便知道在大明朝有钱并不能安稳生活,没有身份,一个小吏便能将这诺大家业毁去。

从此之后便一改调皮模样,请求父亲让自己读书,好能挣个身份,让自己父亲不用卑躬屈膝。

余父自然不会反对,便出了大价钱请了县里最好的秀才,来为余飞启蒙,也不知是穿越的原因,还是年纪小,余读起书来,不但能过目不忘,一本论语看过两三次便能全篇背诵,而且往往能够举一反三,常常问的自家老师回答不上来,只能感叹世间果有神童也。

如此余飞读书六年,便换了七个老师,都只能教授不到年余,便感到教无可教,主动向余老爷请辞。

而最近的一位老师更是一位被贬的翰林,而余飞准备参加的童子试,便是这位老师的安排。用这位老师的话来说,余飞学习已然到了,以后只能靠自家钻研才能精进,待得去考场磨炼几年,考个举人已然不在话下。

这一日余家坳中来了两位陌生男女,皆是左手提长剑,右手牵着马儿,正在寻问客栈所在,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是摇头不知。

这余家坳说是镇子,除了人口多些和乡下村庄并无多少不同,又未在什么交通要道之上,故而也没甚冤大头前来开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