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

第七十三章 改革,帝崩(1 / 2)

华山如今比以前已经热闹了许多,梁发等人纷纷收了弟子,少的一两人,多的四五人,年纪少的比小河儿也不过大上三两岁,留着鼻涕奶声奶气的叫着“师伯”。

余飞在华山上待到了元旦之后,才带着妻儿与父母一起离开了华山。

这大半个月是余飞这些年过得最快乐的时候,上有长辈能够孝顺,下有小儿玩闹膝前,还有一众多年未见的师弟们谈天说地。

要说唯一的遗憾恐怕便是令狐冲了,这些年过去,令狐冲依然没有走出任盈盈的阴影,还是整日酗酒成性,也不愿和人交往,在余飞到来的这大半个月,一直待在后山之中。

众人都故意没有提起这位大师兄,余飞也便故作不知了。

正德八年五月,朱厚照于漠南再破达延汗,达延汗也死于乱军之中,一位草原英雄刚刚要绽放他的光芒,却被大明强势的将其捏灭。

六月朱厚照在草原上举行会盟,大小部落无不至,公尊大明为宗主。

八月朱厚照班师回京,举行了盛大的庆贺仪式,整个京城或者说整个大明都陷入了欢喜的海洋之中。

自英宗土木堡之变后,大明的战略便由攻转守,宪宗皇帝虽然英武,但当时的大明千创百孔,能稳住基本盘已经不易,虽然也有成化犁庭等战事胜利,但总的来说还是以防守为主。

而如今朱厚照带领大军深入草原几千里,将整个草原打服,这等功绩已经不下于太宗皇帝了。

而此次出征大明自然也多了几个侯爷伯爷,余飞也因为总督后勤有宫,顺势升任户部尚书,成为当朝正二品大员。

次月,李东阳,王鏊一同上书乞老,经过三次挽留之后,朱厚照也便批复了。

余飞和吏部侍郎杨廷和也被加大学士一同入阁。

焦芳倒也想一起走,可惜朱厚照不让,只能委屈的任了内阁首辅。

是月军政改革也正式被提起,而提起的人,也是这位千不愿万不愿的内阁首辅大人。

从京城禁军开始重新丈量土地,分配军户,淘汰老弱,选其青壮重新成军。

次年,大量被淘汰的百户千户等军中低层将领,一道联合起来,到京城告御状,而被榨干了利用价值的焦芳焦阁老,也自然被朱厚照丢出来平息怒火。

正德九年三月,余飞正式成为内阁首辅,也是国朝最年起的首辅,时年三十六岁。

得了个交代的军户将领们欢天喜地的走了,但军政的改革却没有结束,反而在余飞手中更加激烈。

整个大明在正德八年的时候还有一百三十万军籍,到了正德九年年底,却已经只剩下了不到六十万,整整被裁撤了大半。

深感被骗的军户们,联合起来想要造反弄出些动静,其中以辽东的军户们反应最激烈,但也只是如石子落入湖面,除了激起几朵水花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而其中南方的宁王朱宸濠,以为窥见了机会,比前世早造反了两年,结果还没有怎么蹦跶呢,便被巡查南方的左佥都御史王阳明联合广东巡抚一起,将这场闹剧给平定了,前后历时不到三个月。

而王阳明也因为叛乱之功,被余飞保举于次年入阁。

正德十年一月,经过被余飞八抬大轿请来的平一指治疗之后,夏皇后被查出有了喜脉,困扰朱厚照多年的后嗣问题也终于解决。

十一月,皇后诞下龙子,取名朱载垚。

同时经过接近两年的军政改革,也开始慢慢落下帷幕。

此次军改落马的勋贵极多,单单侯爷便有十余位,其他的各种高级将领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