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人娘补完手册

57.甜点(1 / 2)

夜已深了,费舍尔看着眼前的火堆上镌刻的魔法纹章又开始摇摇欲坠,火焰也变得忽明忽暗起来。

寻常的魔法纹章只要是用过一次就会消散,如果想要多次使用的话就必须在环上镌刻一个额外的【永续循环】,这就是魔法的进阶技巧,这样就能在永续循环部分存在之前让这个魔法纹章一直能够使用。

他为火堆附加了大概三个循环,现在最后一个循环也要消散了,不过之后恐怕也没有要使用这个东西的必要了。

等他抵达克里特港之后就可以直接回圣纳黎,那里是西大陆公认的最繁华的城市,同时也是费舍尔的故乡。

“费舍尔大人,这样放对吗?”

此时此刻,火堆的上方,密尔正在熬煮一锅天然的树汁饮料,晚上费舍尔在这里发现了一种蜜糖果树,分泌的树汁里有很高的糖分,他小的时候经常看见有商贩在售卖这种天然的饮料。

密尔还是第一次使用人类的厨具,各种铁质的勺子铲子让她十分喜爱,据她所说,部落里的铁具大都是武器,很少有人用来当厨具。

“嗯,这个成色就差不多能喝了,你拿去给拉尔她们尝尝吧。”

“好的,费舍尔大人不喝吗?”

“不用,我这有替代的了。”

费舍尔扬了扬自己手里的铁质酒壶,这也是在斐洛恩城里买到的,那里还是很繁华的,连西大陆的朗姆酒都有卖,让费舍尔能在旅途中尝一尝味道。

纳黎的绅士也有自己的爱好,香烟美酒还有淑女都让他们喜爱非常,西大陆最出名的七大酿酒工坊纳黎有四个,足以见得他们有多喜爱这种东西。

等密尔端着那一锅树汁去那边找正在玩水的拉尔她们的时候,树林上面的拉法埃尔也慢慢跳下来,来到了费舍尔的身边。

“没看到有其他人往这边过来,但远处似乎也没有枪声和炮声了,估计那边也已经结束了。”

对于这场战争的结果费舍尔和拉法埃尔都心知肚明,费舍尔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你已经成年了,要尝一点人类酿的酒吗?”

“即使没有成年龙人种也可以饮酒,酒类对我们来说只是寻常的饮料而已。”

拉法埃尔凑近费舍尔嗅了嗅壶中的液体,而后脸色不变地调笑道,

“这种浓度的酒恐怕在龙人种之间只能被称作是水吧,如果有机会一定让你尝一尝我们作的火焰酒,我以前喝了之后一呼吸就会喷出火来,我经常会和兄弟比谁吐出的火焰更高。”

话虽如此,她还是接过了费舍尔手中的酒杯,对着自己的嘴巴就“咕噜咕噜”地灌了半杯,就像是喝水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都告诉你关于我们部落的很多事情了,也和我说一说你的事情吧,你生活的地方,我很感兴趣...”

“现在你晓得对我好奇了?”

费舍尔接过她递过来的酒壶,面色不变地问道。

“哼,免得又被某人说是很傲慢对吧。”

费舍尔沉吟了一秒,随后开口就变成了纳黎语,因为有些词用龙语解释起来很麻烦,以拉法埃尔现在的纳黎语水平,语速放慢一些应该就能听懂。

“我从小就是孤儿,在圣纳黎的孤儿院里长大...孤儿院大概就是收养很多失去父母的孩子的地方,然后在教会学校里读了几年书,教会就是...”

费舍尔一边说一边为她科普一些她十分陌生的人类社会词语,她之前曾经见过但并不知道那就是人类的教会,龙人种完全靠自己的父母教育,当然也不知道学校是什么东西,费舍尔耐心地一点点教给了她。

“那蕾妮是谁?”

拉法埃尔在旁边装作无意地问道,她似乎还记得之前在山洞被那群亚人给袭击绑架的时候,那只从天上飞来的鸟说是给蕾妮带话的,就算拉法埃尔是笨蛋也知道那是个女性的名字。

费舍尔张了张口,一时无言,这诡异的举动让拉法埃尔的无意变作了有意,碧色的目光也盯住了身旁的男人。

没感觉到旁边那变得有些危险的视线,费舍尔只是一时没想好怎么评价蕾妮。

“一位魔女,一种西大陆特有的亚人种,我教导过她一段时间的魔法理论,我手杖上的很多魔法都是她帮我完成的。她是一个性格恶劣的女性,以戏弄他人为乐,但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在魔女之中了,她的魔法天赋也是相当优秀的。”

拉法埃尔盯着费舍尔的侧脸良久,而后收回了目光地说道,

“哦,这样。”